🏡
PTT小說網
x
    慶國的打砸搶被各地衙役與駐軍鎮壓,抓了一批人,象州似乎恢復平靜,但很快有慶國人在論榜上發文嘲笑,引發景國人與慶國人口水戰。

    在聖元大陸並不關注的孔聖文界,楚國開始了一場極為殘酷的大清洗。

    即便是律法嚴苛的秦國或崇尚遊俠精神的燕趙之地,都有許多讀書人不敢相信新楚王竟然會如此做。

    楚國宗室之中,超過三成被逐出族譜,由王室之人淪為普通人,大都是與舊楚王血脈最近的人。

    楚國的中高層官員進行大換血,一些好事者發現,凡是當年對珠江軍或珠江侯府進行過窮追猛打之人或家族,此次都遭到沉重的打擊,奪爵的奪爵,抄家的抄家。

    不過,那些當年雖然得罪珠江軍或珠江侯府但手下留情的家族,只是被稍加懲罰,沒有傷筋動骨。

    此番的楚國大清洗,直接波及楚國七成的官員,間接波及所有官員,每一州、每一府甚至每一縣都被這前所未有的浪潮淹沒。

    如此大規模的清洗,在文界歷史上前所未有,各國讀書人不認為新楚王能夠如願以償,以為會出現大量讀書人抵抗甚至叛國的事件。

    但是,讓所有人大跌文台的是,除了零星幾個讀書人抱怨,大多數官員沒人開口,這一批官員似乎無比擁護新楚王。

    對於楚國發生的事,不僅他國的讀書人百思不得其解,連楚國的讀書人也不清楚。

    因為許多人都見到張龍象進入王宮,所以他們都知道整件事與張龍象脫不了干係,甚至有人認定是張龍象發起了一次王宮政.變。

    但是,這正是文界各地讀書人難以理解的地方,文界可不是一個可以隨便造反的地方,因為文界屬於孔家。

    歷史上,也有一些王室子弟造反,甚至與大儒聯手,這種力量本來可以穩勝國君,但最後都被孔家人制止,所有造反之人的下場十分慘。

    張龍象甚至不是楚王宗室,而新楚王的身份更是人盡皆知。

    最後,許多人得出結論,恐怕是孔家人看不慣前任楚王的種種劣跡,乾脆藉助張龍象之手展開大清洗。

    大清洗之後,楚國雖然千瘡百孔,但也出現前所未有的生機勃勃。

    楚國人比之前更加自信,因為楚國出了一個張龍象,一個可以文壓一界的大人物。

    楚國的精神領袖,已然由楚王變為張龍象。

    楚國的變化,引發了聖元大陸部分世家的關注,但都認為是孔家內部的行為,不認為由張龍象主導,沒有繼續關注。

    他們反倒一直在關注象州的變化,許多人都從象州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中嗅出不同尋常的味道。

    方運大多數時間都用來鑄造真龍文台和書寫《古妖史》,離《古妖史》第一部完成的日子越來越近。

    方運只是從論榜與景國邸報中得知象州發生了許多事情,不過象州自有當地官員管轄,方運並不太操心。方運真正操心的還是寧安城,寧安縣的官員經常會向他傳書,彙報或請教,方運簡直如同寧安縣的太上皇。

    濟縣的方家學子偶爾會寫信,經由方家族長挑選后,寄給方運。這些書信大都是請教如何讀書,偶爾是心中迷茫希望方運當指路的明燈。由於書信並不多,方運都會一一回復。

    正月十五剛過不久,方運鑄就真龍文台屢次失敗,實在疲乏,於是走到院子里,一邊散步一邊思考。

    小狐狸奴奴第一時間竄到方運懷裡,也不出聲打擾方運,只是享受與方運在一起的時光。

    楊玉環也坐在院子里,慢慢做著針線活,偶爾看一眼方運,庭院越發溫馨。

    方運正慢慢走,餘光發現方大牛,本來沒在意,但是身為致知境的大學士,方運本能利用格物能力覺察方大牛的情緒不對,連呼吸與血液流速都發生改變,很快猜到方大牛是遇到了難事,想求自己但又不好意思。

    方運笑了笑,邊向方大牛走邊道:「大牛哥,在想什麼?」

    方大牛一驚,隨後尷尬笑道:「沒什麼沒什麼。」

    「說吧,你瞞不過我。」方運道。

    方大牛露出為難之色,道:「您果然是虛聖,一點都瞞不過您。您也知道,我爹娘在濟縣住慣了,不願意去京城,一直在家裡的老宅住著。老宅年久失修,再加上這些年我寄了不少銀錢回去,爹娘就乾脆重建房屋。可一重建,就跟西面的陸家起了齷齪。兩家之間原本有處狹窄的空地,我爹娘就給佔了,砌上牆,可陸家不高興了,說陸家也有一份。」

    方大牛遲疑片刻,繼續道:「這事吧,也說不上誰對誰錯,可兩家互不相讓,就吵了起來,我娘就氣病了。我爹心疼我娘,就給我寫了一封信,讓我找濟縣的知縣懲治一下陸家。我自然知道不能那般做,若是做了,我豈不是白跟了您這些年?可是,我若不幫爹娘,也說不過去。」

    方運略一回憶,道:「西面的陸家?不會陸展家裡吧?」

    方大牛苦笑道:「就是陸展家。我說句難聽的,憑我跟您的關係,莫說濟縣的人,就算是京城進士甚至翰林老爺都會退讓。可陸展是您兒時的同窗好友,他爹娘一直覺得他兒子跟您的關係不輸於我,估計是懷疑我爹娘欺負他們陸家,所以也就杠上了。」

    方運淡然一笑,自然明白,無論是方大牛家還是陸展家,與自己關係也都算親近,憑藉這層關係,兩家都敢拿捏尋常的舉人甚至進士,估計也做過狐假虎威的事,不過,至少目前沒有什麼劣跡,不然早就鬧得滿城風雨。

    方大牛紅著臉道:「我本來想讓您幫幫忙,可又覺得為了這等小事找您簡直就是侮辱堂堂虛聖,所以我方才覺得還是算了。」

    「雖是小事一樁,但既然讓我碰到,而且兩家都與我頗有淵源,我就來解決試試。」方運道。

    方大牛更覺臊的慌,道:「我看還是您別管了,要是傳揚出去,讓堂堂虛聖處理我們兩家的小事,我怕我以後沒臉見人。」

    「無妨。」方運說著便拿出紙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