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熾熱的紅色熔岩在地面起伏,處處冒出淡淡的黑煙,大量的黑煙在天空凝聚,蓋住了天空。

    前方如同是黑暗的地底,熔岩是唯一的光源。

    方運來之前,對戰界和裂天殿已經有所了解,但在前六千里的時候,感覺裂天殿並不難,畢竟這是考驗龍族的地方,自己身為人族都能輕易闖過就是最好的證據,但看到眼前無窮無盡的熔岩,才真正意識到人族身體的脆弱。

    在前六千里的時候,一個人影都沒有,但在這第七千里的熔岩之地,方運看到有三十餘頭水妖,其中七頭在熔岩邊緣,全身都是燒傷,氣血枯竭。

    裂天殿乃是龍族修鍊之地,即便是對龍侯來說,萬里之內都如同是熱身,歷史上就沒有任何龍族在第一次闖裂天殿的時候少於一萬里。

    不過,裂天殿也不僅僅只有龍族能進入,水族與少數與西海龍宮交好的妖蠻也可以進入其中。

    對於大部分妖王蠻王來說,這熔岩之地只能算是小困難,完全可以快速通過,但對水妖來說,這裡簡直就是陰曹地府。

    熔岩的溫度超過一千,這個溫度,已經可以融化金銀!

    其餘各族妖王蠻王可以憑藉靈活的身手,踩著熔岩的表面快速前行,但水妖王不行,它們可沒有腿,在這裡又不敢飛行,只能在熔岩里遊動。

    方運默默地看了看在熔岩里遊動的妖王,又看了看自己的腿,突然感到慶幸。

    方運走到熔岩之地邊緣,附近的七頭水妖王立刻看向方運。

    這七頭水妖王如同飯店裡烤糊的魚蝦,只不過個頭實在太大。

    這些水妖王都稍稍低下頭,用水族的禮儀問候。

    「參見文星龍爵。」七頭妖王齊聲道。

    方運點點頭,用龍族語道:「不必多禮。」隨後,方運看著熔岩。

    憑藉格物境和致知境的力量,方運不斷觀察分析,很快了解這片熔岩之地。

    「雷重漠的身體遠不如我,卻能通過熔岩之地,果然了得,怪不得是雷家最有封聖潛質的人之一。人族的大學士中,能通過熔岩之地的,百中無一。人族在這裡太過劣勢,大學士層次的才氣與文膽,可以讓人在熔岩中走上數百里,但很難走過千里。就算能走過千里,也因為直接使用才氣與文膽而導致收穫減少。」

    方運心裡想著,邁步向前。

    附近的七頭水妖王相互看了看,它們都是西海龍族的水妖王,很清楚方運與西海龍族的關係,甚至聽說是方運把西海龍宮逼得吐血,現在不得不閉關休養。

    在方運面前,這七頭水妖王恭恭敬敬,但當方運背對著它們的時候,其中有三頭水妖王眼中流露出輕蔑之色,其他四頭水妖王看得明白,也微笑起來。

    水族自認為與龍族一樣是萬界之主,一直瞧不起人族或妖蠻,西海龍族的風氣更是如此。

    這些水妖王不敢說話,但不斷用目光交流,一副要看方運出醜的樣子。

    方運身為致知境大學士,又有各種天賜和能力,早就能觀天地八方,即便是身後也沒有死角,把七頭水妖王的表情都看在眼中。

    方運輕輕搖頭,智者之間會相互攻擊,相互比較,相互指責,但愚人不同。

    愚人最善嘲笑智者。

    因為愚人總以為別人不如自己。

    方運沒有再對那七頭水妖王說一句話,在方運眼中,那些水妖王無非是風中塵埃,連過客都不是。

    此刻已經深入七千里,龍氣的濃度又有所增長,但在方運看來,這種程度的龍氣遠遠不夠,真龍古劍若想十紋全滿,在這裡需要吸收幾億年才行。

    方運要繼續深入,因為更深處,不僅有雷重漠,不僅有龍氣,還有更大的好處。

    一旦動用才氣或文膽之力,的確能保護自身,的確能更輕鬆度過裂天殿,但受到的磨礪減少,吸收的龍氣也會減少。

    戰界,始終奉行一個最樸素的規律,困苦幾何,則收穫幾何。

    方運再一次掃視前方,周身才氣不動,文膽沉寂,輕輕一躍,跳到三丈之外的熔岩上。

    七頭水妖王都等著看笑話,甚至差一點要笑出來,但很快,它們再也笑不出來。

    方運的右腳穩穩地落在那塊發暗的熔岩之上,正如水妖王所想,方運的右腳被熔岩炙烤發出嗞嗞的聲音,被迅速燙紅。

    但是,下一瞬間,方運踩著這塊熔岩向前跳躍,而在右腳離開熔岩后,腳底板只是燒傷,並沒有被烤焦。

    隨後,方運的左腳落在下一塊熔岩之上,抬起來的時候,同樣只是被燒傷而沒有被烤焦。

    七頭水妖王面面相覷,它們的身體表面幾乎都被烤焦。

    「這個方……文星龍爵明明是人族啊,他的身體怎可能比我們妖王都強?我們若不動用氣血護體,根本闖不過這熔岩之地。」

    「他畢竟經受過多次天降才氣的洗禮,又獲得文星龍爵的力量,身體超出常人,但絕對不可能比得上妖王!但是,他的腳下卻只是傷而不焦,即便他的腳與熔岩接觸時間斷也不可能,畢竟他只是人族!」

    「咦?他腳下所踏的熔岩,似乎有一定規律,難道,他專門跳向低溫的熔岩?」

    「這……人族難道聰明到這等地步?熔岩的確有溫度高低之別,但他要在半空中判斷出近處最不熱的那塊熔岩,而且能保證那塊熔岩能承載他的身體不至於踏破掉進岩漿之中,這是何等的強大?」

    「果然,耳聽為虛,親眼所見,這才明白自己與這個人族的差距。」一頭比較開明的水妖王輕嘆一聲,已經服氣。

    但是,還有幾頭水妖王並不服氣。

    「現在只是開始,或許是巧合,或許是他有什麼小手段,但熔岩之地長達千里,我不信他比我等妖王還要厲害。」

    「那雷重漠雖然也能過此地,但他可是用了整整兩年的時間,文星龍爵如此年輕,憑什麼過熔岩之地?」

    「咱們繼續看,看看多久他會掉進熔岩里,多久會往回逃。若是逃之不及,死在裡面,那就沒辦法了!」

    時間慢慢過去,這些妖王一直盯著方運,直到它們的身體完全恢復,也沒見到方運掉進熔岩里。

    遠處的方運踩著一塊又一塊熔岩在快速奔跑跳躍,他的腳不斷被燙傷,但他強大的自愈能力不斷修復,傷勢始終停留在表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