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龜叢眼珠一轉,呵呵笑道:「讓我再想想,再想想。」

    足足過了四個時辰,方運才起身,然後輕輕活動身體,此刻他並非身穿青衣大學士服,只是一身尋常的藍色書生錦袍,少了一絲尊貴,多了些許凡俗。

    雷重漠遠遠望著站在群妖中的方運,從方運的眉目中,雷重漠看到淡淡的天威,好似盡奪天地之色。

    雷重漠臉上的寒意更重,因為他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在方運眼中的地位,與那些妖王毫無區別,甚至感到方運是為了戰界而來,只不過是餘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剎那。

    雷重漠輕輕笑了笑,喃喃自語。

    「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需要好好教訓一下,讓他學會敬畏前輩。」雷重漠微微垂下頭,不再看方運,只是靜靜接受龍威的磨礪。

    與方運不同,雷重漠一直在使用文膽之力抵抗龍威,藉助龍威的力量磨礪文膽。

    方運徐徐向前行走。

    這裡距離裂天殿的大殿有九千九百里之遙,也是萬里之內最險惡之地。

    對水族來說,只有在不用氣血的情況下通過前方的百里,才會得到龍族的任何,才會在水族中有一席之地。

    方運踏著黃土地,慢慢靠近前方的綠草地。

    前方的所有草地都倒伏在地,但草原之上卻沒有一絲風。

    方運邁步,踏在草原之上。

    一隻半透明的巨大黑色龍爪自天而降,猶如天空崩塌,重重落下。

    方運視而不見,繼續前行。

    巨大的黑色龍爪在碰觸方運的一剎那,消失不見,一眨眼后,方運的身體騰空而起,倒飛出去,後背重重砸在黃土地上,嘴角甚至流出一絲鮮血。

    雷重漠微微一笑,方運的內臟受到了損傷。

    那妖王龜叢好心提醒道:「戰界裂天殿中,千里一景,百景綿延十萬里。每一地千里被白霧隔開,百里為一處。每前進百里,則力量更增一分。這萬里的盡頭,與普通的千里盡頭比,更加兇險。你若用文膽抵抗倒也罷了,若不用文膽,怕是三五年也難以走過這百里,所以老龜我乾脆終結賭局。」

    方運沒有回答,而是道:「你之前說要開的那個賭局,可以試試。」

    龜叢一愣,很快恍然大悟,方運是指之前他說的那個賭兩人誰最先走出此地,突破萬里。

    方運說完便休養,但足足過了一個時辰,方運才重新站起。

    這一次,方運不僅神念有傷,連身體也被龍威的力量破壞。

    方運起身,再度走入草地。

    強大的龍威再度出現,方運再度倒飛出去,嘴角再度因傷到內臟而流出鮮血。

    休養之後,方運依舊不使用任何力量,繼續僅僅靠身體與神念硬抗萬里之處的強大龍威……

    整整過了五天,方運一直重複,一成不變,每一次都僅僅是走了幾步便被龍威轟出草地。

    那些妖王們整整看了十天,越看越覺得不可思議,越看越無法理解。

    第十一天,方運再一次站起,雷重漠終於忍不住,舌綻春雷道:「方虛聖,如你這般修習,龍威之地將變成什麼樣子?龍族乃是智慧的種族,你非要用妖蠻的手段修習,除了吃苦頭,不會有任何收穫。不如,雷某指點你一二,如何?」

    雷重漠面帶微笑,雙目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其餘妖王沒在意雷重漠的話,但龜叢若有所思地看著雷重漠,又看向方運。

    方運卻不答話,只是輕輕搖頭,繼續重複之前的修習之法,或者說不斷倒飛受傷。

    雷重漠盯著方運,不再說話。

    又過了五天,方運沒有改變修習方式,許多看熱鬧的妖王變得不耐煩,其中幾頭妖王或者嘗試在前方的百里草原修鍊,或乾脆離開裂天殿。

    又過了三天,眾妖王終於發現方運有了變化。

    之前方運不過只能在龍威草原走幾步,而今天,方運整整走了五里才因為傷勢過重而退出草原。

    在場的妖王們面面相覷。

    「你們誰能不用氣血之力,在前面的草原走五里?」一頭鯨妖王問。

    其餘的妖王用力搖頭。

    「這個文星龍爵,怕是真掌握什麼強大的修鍊之法。」

    「這樣修鍊真的比不用文膽之力或才氣更強?」

    「說不好……」

    雷重漠這些天一直在關注方運,現在看到方運竟然能不動用絲毫力量在龍威草原中前行五里,大為驚訝。

    「等他到我面前……」雷重漠暗暗下了決心。

    聖院,東聖閣內。

    宗家家主兼東聖閣閣老宗甘雨與雷家大儒雷廷真坐於茶桌兩側,靜靜品茶。

    雷廷真道:「宗兄,那張龍象一直在文界閉關,多日未見到他,甚至拒收任何傳書,我看,此子絕非心甘情願任由我等擺布,怕是隨時可能反咬一口!」

    「無妨,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之所以顧慮重重,無非是怕狡兔死走狗烹。只要他與方運文比結束,我們與他的一切便兩清。他若願再度合作,那老夫倒履相迎,若是說了不該說的話,那我等只能讓他閉嘴。」

    「宗兄說的是,我們可不是楚王那個廢物!若不是顧忌孔家,老夫早就讓張龍象服服帖帖。」

    「張龍象與方運的文比之事,準備得如何了?」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方運的文名,將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不過,還請您繼續向擇英院施壓,確保重漠榮登四大才子之首。」

    「只要重漠離開戰界回歸聖元大陸,老夫便能終結四大才子之爭。」

    擇英院。

    在場的大儒與大學士們唇槍舌劍,你來我往,爭論不休,始終無法確定四大才子之首的人選。

    景國,柳府。

    左相柳山坐在書房,望著夜空。

    一個身穿舉人袍的中年人正在桌案對面,低頭彙報。

    「象州之事,已經布置妥當,方運只要主政象州,必然會身陷囹圄,污名滿身。必要時刻,可讓一些人送死。」

    柳山卻道:「老夫原本只讓方運在象州州牧或州院君之中選一職擔任,但我收到風聲,姜河川可能會提議方運『總督象州、江州』。」

    「什麼,兩州總督?萬萬不可!非要緊關頭,各國絕不設總督一職,皆因總督可直管軍政文三方,甚至能輕易架空州牧、院君與州都督。現在竟然要讓他擔任兩江總督,那他的實權將大得可怕,萬一鐵腕治理,我們的人怕是要倒大霉。」

    「老夫,就是怕方運不以雷霆手段治理象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