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依舊在草地上徐徐前進,至今不動用絲毫的力量保護自己,以文宮直面龍威。

    方運身後的李廣,高達一丈,周身閃爍著銀光,猶如星辰鑄就,就見他用盡全力射出一箭,那巨箭如流星劃破長空,直取戰詩衛青。

    戰詩衛青策馬疾馳,突然一揮長劍,劍光凝聚成一輪丈許彎月,嗖地一聲疾飛出去,與李廣的箭撞在一起。

    彎月與流星在半空爆開,掀起陣陣氣浪,撕碎五丈內的所有戰詩兵將。

    隨後,戰詩李廣突然開始向天空射箭,一箭又一箭,接連不斷,那些箭有的快有的慢,似乎漫無目的在半空飛行。

    戰詩衛青在疾馳的途中,手中的寶劍上的光芒越來越濃,最後猶如被蠶繭包圍。

    三息后,兩位戰詩名將接近,衛青突然高舉長劍,就見雷重漠喚出的戰詩兵將中,有三千人化為流光,湧入衛青的劍中。

    衛青猛地拋出長劍,長劍瞬間變大,化為百丈巨劍當空劈向李廣。

    在衛青揮劍之時,李廣拉滿最後一箭,不斷蓄力,在巨劍下落時,李廣射擊。

    嗖嗖嗖嗖……

    之前被李廣射到天空的那些箭如同活了一般,全部掉轉方向,跟隨著李廣的最後一箭飛向衛青。

    李廣的箭與衛青的劍擦肩而過。

    就聽一聲巨響,戰詩李廣被衛青的巨劍一分為二,劍尖斜插在地面,兀自輕動。

    幾乎與此同時,李廣的三十四支長箭穿透戰詩衛青,戰詩衛青倒飛出去,身體化為光點消散。

    兩位名將同歸於盡,而方運的萬軍騎兵卻擊潰雷重漠的戰詩兵將。

    雷重漠望著化光而去的戰詩衛青與李廣,輕輕一嘆,兩人都是曾經的兵家名將,衛青因為是外戚,被許多讀書人所排斥,甚至連司馬遷都以史道力量筆削衛青。

    衛青為證明自身,不斷率軍出征,屢戰屢勝,晉陞兵家文豪,成為當世第一大儒,後為封聖,冒險進入葬聖谷,最後卻傳來死訊,舉國哀悼。

    李廣不似衛青善攻,以守城著名,他最後一戰是在荒城古地,遭遇兵蠻聖設計,被大量妖蠻圍住,他本可以獨自逃生,但最終卻選擇與同袍共進退,臨死前誅殺二十七頭大妖王。

    李廣戰死之後,立於城牆,仍保持提筆紙上談兵的姿勢,以致於妖蠻不敢靠前,紛紛繞行。幾頭妖族大可汗敬重李廣,收殮屍體后,送還給人族。

    雷重漠徐徐道:「老夫向方虛聖請教畫道!」

    說完,雷重漠的飲江貝中飛出整整十卷畫卷,隨後,捲軸徐徐向下滾動,出現十位中年人。

    依次為顏回、子騫、伯牛、仲弓、子有、子貢、子路、子我、子游和子夏共十人,十人並稱孔門十哲,乃是孔子最欣賞的十位弟子。

    聖畫不出,十哲戰畫乃是人族最強的戰畫之一,原本只有畫道三境的大儒方可畫出,現在每幅畫的下面都有雷重漠的題字,這意味著雷重漠即便只是大學士,也有繪出十哲戰畫的強大實力。

    十哲雙目輕動,衣衫隨風,瞬間鮮活,然後同時邁步,走出畫卷。

    晴空生雷,颶風凝聚,在雷重漠的身後,百丈之高的颶風徐徐轉動,龍捲風之內雷電連閃,聲勢駭人。

    十位戰畫古人先向方運微微施禮,古風濃厚,然後才出口成章。

    相當於十位大學士同時攻擊方運!

    雷重漠看著戰畫十哲,面帶微笑,在戰界最枯燥的日子,自己不僅吸收戰界的力量,同時也在文宮之中以神念不斷作畫,前不久憑藉強大的畫道天賦繪出十哲戰畫。

    即便是被龍威壓制,即便實力大不如外界,雷重漠也有信心憑藉十哲戰畫力壓萬妖。

    十哲戰畫在各界大名鼎鼎,那些妖王看到后驚呼連連,不由自主想起讓西海水族覺得恥辱的事,當年畫聖顧愷之竟然畫出另一個西海與西海龍聖,逼得西海龍聖動用祖龍至寶才粉碎聖畫。

    「方虛聖危險了。」龜叢不由自主嘆息,人族的戰畫向來稀少,因為用一卷就少一卷,創作極為耗費時間和精力,但是一旦大量外放,短時間的破壞力超越一切戰詩詞。

    再強的大學士在瞬間外放的戰詩詞,也比不上這十哲戰畫。

    雷重漠望著方運的背影,本以為方運會因此停下腳步,表示一下震驚或者敬佩之情,但誰知道方運只是輕咳一聲,然後便繼續向前走,看身影越發虛弱。

    雷重漠冷哼一聲,十位先哲周身元氣激蕩,竟然要全力以赴。

    方運衣衫輕動,一本法典飛出,懸浮在半空。

    嗷……

    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在天空炸響,百里內的所有妖王魂飛魄散,血脈中傳來本能的恐懼。

    鎮罪偏殿浮現在天空,長達十餘里,形成巨大的陰影蓋住地面,隨後,一頭體長超過一里的巨龜從鎮罪偏殿中飛出,身後背著巨大的囚籠,周身環繞著無數的鐵鏈。

    「罪龜囚車!」

    一些妖王一邊驚駭後退一邊在心中暗罵,明明是兩個人族的戰鬥,怎麼總有鎮壓水族的力量,又是真龍氣息又是罪龜囚車,這到底是人族在內鬥還是嚇唬西海水族?

    自從被方運抓住,罪龜囚車就一直被囚禁在法典之中,化為法家「畫地為牢」的力量,此刻它憤怒到了極點,就見它再度張口一吼,十條粗大的鎖鏈瞬間飛出,把十位先哲的虛影牢牢困住,然後猛地一收鎖鏈,將十位戰畫先哲送入囚牢之中。

    雷重漠雙眼發直,獃獃地看著十位戰畫先哲用盡一切力量在囚籠中攻擊,但始終無法擊破,最後因力量耗盡,化光消散。

    方運還是背對著雷重漠,繼續前行,依舊無視雷重漠。

    畫道三境大儒創作的戰畫十哲,絕對不會被這罪龜囚車囚禁。

    雷重漠臉上閃過一抹羞愧之色,方運什麼都沒說,可他卻感到那濃濃的蔑視和指責,此刻的雷重漠,感覺所有人都指責自己,明明實力不夠,無法完全發揮十哲戰畫的力量,導致戰畫十哲未立寸功就消散,簡直是在侮辱孔子最欣賞的十位弟子。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