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成為巔峰大學士或大儒后,可以將星位融入文台之中。

    雷重漠的蓋世文台之上,多了一個七尺高的中年人,此人面目被朦朧的霧氣蓋住,一身寬大的白袍,長發散在背後,明明沒有散發出任何力量,卻彷彿是一界之主,鎮壓諸方。

    一抹淡淡的金光籠罩蓋世文台。

    雷重漠也不去看身後的宗聖虛像,只是沖向前方低頭,道:「請顯蓋世之力。」

    「諾。」

    宗聖虛像也不見有什麼動作,就見天空突然浮現一條長河,那長河五光十色,朦朦朧朧。

    在場的妖王只看了一眼就頭暈目眩,完全失去了時間的概念,只覺自己的思緒彷彿陷入一條無窮無盡的河流之中,無法思考。

    就見宗聖虛像突然伸手向那長河一抓,抓到一個光團,光團之中隱隱有一員氣勢衝天的兵家大儒,他正要把光團拋出,就見方運上空浮現一輛與指南車有些相似的青銅古戰車,銹跡斑斑。

    這戰車由十八匹身披黑甲的龍馬拉扯,龍馬周身不斷浮現細密的星光,不斷膨脹又不斷收縮。

    這些龍馬之後,是一輛戰車,和春秋時期的兩輪戰車很像,但更加龐大。戰車之上樹立著一根高高的旗杆,一位老人站在旗杆頂端,平伸右臂和食指,指向正前方。

    下一刻,旗杆與老人緩緩旋轉。

    天空那色彩斑斕的長河突然輕輕一震,然後捲走宗聖虛像抓到的光團,消失不見。

    那宗聖虛像似乎愣住,隨後如同破碎的冰塊一樣掉落在文台之上,化為水跡融入蓋世文台。

    雷重漠茫然地回頭,望著自己上空的蓋世文台,然後又望向方運的上空,望著那輛古怪的青銅戰車。

    在場的妖王們這才清醒,腦海中都有方才的畫面,可總覺得不是親眼所見。

    「那是什麼寶物?」

    「不清楚。據我猜測,應該是宗聖虛影使用雜家力量,想從史道長河中抓取西楚霸王項羽的意志,結合蓋世文台,讓霸王項羽重現人間。但是,被那輛神秘的青銅古戰車擾亂,力量耗盡,不得不消散。」

    「那是何等寶物,太強大了!」

    「應該是史家至寶吧,不過,也說不準,或許只是一種力量。」

    「文星龍爵闖過九道龍門,應該得到寶物,會不會就是這件?」

    「就算是這件,也不知道是什麼。」

    青銅戰車消失不見,妖王龜叢望著方運的方向,目光變幻。

    「喂,老烏龜,你們龜族掌握龍宮典籍,你也是飽學之士,應該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吧?」

    龜叢道:「當然……不知道。」龜叢突然改口,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眼珠輕輕轉動,不知道在想什麼。

    「方虛聖果然名不虛傳,竟然驅散半聖意志,在下佩服!」雷重漠說完,眉頭緊緊皺起,望著方運那彷彿永恆不變的背影。

    換成任何一個脾氣稍微不好的人,都會被方運氣炸了肺,因為自始至終方運都沒有停下腳步,一直在慢慢向前走,好像根本看不起雷重漠這樣的對手。

    這可是一位即將成為四大才子之首的男人。

    雷重漠的眼中閃過一抹惱色,但瞬間將負面的情緒壓下。

    「既然方虛聖使用寶物,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在下手中恰巧有一件寶物,乃是西海龍聖賜下,只能使用一次,但對您使用,倒也值得。」

    「不可……」龜叢急忙大吼阻攔,但已經晚了。

    在場的妖王也大驚失色,因為西海的許多水族都知道,西海龍聖曾經賜給雷重漠一件『滴海藍螺』,那是一件強大的寶物,甚至能殺死大儒或大妖王。

    就見雷重漠右手托起一隻藍色的海螺,海螺並不大,只有尺許長。

    海螺飛到高空,徐徐傾斜,一滴湛藍的水滴掛在海螺的邊緣,一息后滴落。

    一開始,這滴水並沒有變化,但眨眼之後,這滴水化為一條小河。

    再一眨眼,這條小河化為肆意奔涌的長江。

    又一眨眼,整條江河化為一片汪洋大海,落向方運。

    藍螺藏水,一滴化海,這便是水族半聖的威能。

    這一滴水中實則容納方圓千里的海水,即便是大儒的最強戰詩詞,也難比千里汪洋之威。

    最可怕的是,這汪洋大海沒有展開千里,僅僅是展開一里,而千里之水壓縮於一里之內,其破壞力已經達到皇者全力一擊。

    「完了……」龜叢面露絕望之色,聖位之下,無人可以抵擋這種力量,方運遇之必死,自從看到方才那件寶物,龜叢就不再置身事外,更希望這位文星龍爵活下去,即便背離西海龍宮。

    千里之水匯與一城之地,附近的天地都好像被撐滿脹開。

    剎那之後,深藍的水體砸向方運。

    《凱旋歌》形成的戰詩刺客瞬間化為虛無,龍威都被這強大的水體排開,龍威之地彷彿即將易主。

    深藍色的海水落在地面,轟然爆炸,隨後無窮無盡的海水向四面八方湧出,正在磨礪的所有水族妖王大聲罵著逃離遠處,這種程度的海水衝擊,哪怕是水族妖王也要受重傷。

    藍色海螺飛回雷重漠的上空,保護雷重漠不被水流衝擊。

    這百里之地很快被注滿萬丈深的海水,數息后,海水被引入其他地方,水平面快速下降。

    遠方的妖王不停眨眼,想要看清海水中心的方運,但由於海水太多,暫時無法看清。

    不多時,海水越來越低,最先露出水平面的是眾多妖王,它們游到水上觀察,隨後,藍色的海螺露出水面。

    數息后,所有的妖王目瞪口呆。

    水平面下降,雷重漠與方運都顯現出來。

    雷重漠有藍色海螺保護,沒有受到一絲的衝擊。

    方運不僅沒有受到衝擊,連身上的衣服也沒有濕,而讓妖王們和雷重漠驚訝的是,根據方運的位置和移動速度可以推斷出,從雷重漠攻擊開始到現在,方運一直保持步行,而且速度與之前沒有絲毫的區別,那千裏海洋形成的攻擊對他來說好像不存在一樣。

    「這怎麼可能……」雷重漠喃喃自語。

    「當時裡面發生了什麼?文星龍爵難道又有什麼寶物?」

    「誰知道?」

    所有妖王相互看著,紛紛搖頭,最後,所有妖王的目光集中到龜叢身上,因為只有龜叢的表情有些不一樣,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