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元大陸,孔城,倒峰山,聖院。

    擇英院的正殿中,九位大儒與眾多大學士在座,如同日常工作一般,繼續討論四大才子之首的人選。

    之前每位大學士都來,但現在,只有十九位大學士,少了小一半,皆因許多大學士已經厭倦了冗長的爭執。

    聖院從來不是一個高效率的地方,但是,此次的四大才子評定,絕對突破了聖院的下限。

    清晨的時候和往常一樣,諸位大儒或大學士各說各的,一部分人不斷吹捧雷重漠,幾乎把雷重漠吹成接近衣知世或方運的賢良,另外一部分人不斷打擊雷重漠,反反覆復揭雷重漠的老底,若雷重漠在這裡,在去戰界前就已經被氣得文膽炸裂。

    還有一部分人當和事佬,希望雙方各退一步,但雙方並不相讓,一方必須要雷重漠擔任四大才子之首,一方寧可選最不出名的大學士也不讓雷重漠擔任。

    到了下午,雙方似乎爭出真火,開始爭論起來。

    禮殿閣老雲駱輕咳一聲,眾人立刻閉嘴,雲駱是擇英院中最為保守之人,他很少說話,但因為身為禮殿地位最高的閣老,每當他說話,所有人都必須要給予足夠的尊重。

    評選四大才子,禮殿的意見最為重要,若禮殿不通過,即便東聖施壓都沒用。

    「四大才子,首重才,諸位可有異議?」雲駱道。

    眾人輕輕點頭,無人反對。

    「但,四大才子之首,當首重德。都說德才兼備,可有多少人說才德兼備?風城絕有大才,妖皇有大才,萬界各族都有大才,但配上『德』的異族,並不多。」

    雲駱說完,大儒雷廷真忙道:「雲先生以妖蠻逆種為例,未免過於極端。既然是評選四大才子之首,定然是首重才,畢竟我等選的不是『四大德子』。論才,四人之首非雷重漠莫屬。」

    雲駱抬了抬眼皮,瞥了雷廷真一眼,道:「哦?廷真兄這是承認雷重漠無德?」

    一些人暗笑,這雲駱雖然是老實人,可也挖了一個陷阱,雷廷真太過急切,一疏忽便跳了進去。

    雷廷真知道自己中了語言陷阱,但依舊面色不變,介面道:「老夫話未說完,即便是選『四大才德之首』,雷重漠依舊可以勝任。德有大德與小德之分,雲先生豈能不知。」

    「請廷真兄賜教。」雲駱虛心請教,有君子之姿。

    「何為小德?《易經》雲『君子進德修業』,此德為『德行』,你我平日之言談舉止、處事待人,都要有德行,否則便會被認為無德。這種德,便是私人之德,乃是小德。重小德者,是私之君子。」

    「何為大德?《史記》記載『刻石頌秦德』,秦有何德?可曾待人友善?可曾輕言慢語?可曾步步守禮?皆不曾。秦之德,在車同軌、書同文、行同輪,度量衡,救萬民於水火之中。此非君子之得,是國之恩德,人族之大德。重大德者,是公之君子。」

    「老夫以為,一個人,縱然小德有瑕,但大德無虧,便依舊是謙謙君子,依舊是有德之人。且不說雷重漠私德如何,只說他的大德,與龍族聯姻,鑄就蛟龍文台,皆有功於人族。縱觀其餘三位才子,有何大德能與雷重漠相提並論?」

    雷廷真說完,許多人沉默不語。

    突然,雲駱低頭,似是伸手去觸摸官印,面色出現細微的變化。

    在場的都是大儒或大學士,一切細節都瞞不過他們,眾人都十分好奇,是什麼事能讓喜怒不形於色的大儒雲駱為之改變。

    隨後,許多人發現,醫家大儒張藏象也突然低下頭,似乎在看傳書。

    數息后,張藏象突然輕嘆一聲,道:「老夫同意雷重漠為四大才子之首。」

    眾人大驚,張藏象極為推崇方運,而雷家又與方運敵對,所以他一直反對雷重漠擔任四大才子之首。

    一位景國出身的大學士劉白洛忍不住問:「藏象先生可否說出原因?」

    張藏象眼中閃過一抹怒色,看了一眼雷廷真,然後長嘆一聲,道:「當年老夫欠下故友一份大人情,今日,故友之子傳書於老夫,老夫不得不還這個人情。」

    眾人一愣,齊齊看向雷廷真,雷廷真面不改色,悠然自得。

    「雷家人簡直是一幫老鼠,蠅營狗苟,下賤下流!」年過八十的劉白洛忍不住罵道。

    雷廷真看都不看劉白洛,道:「有人當眾侮辱虛聖家族,老夫以為,此人無才無德,當逐出擇英院。何人反對?」

    怪異的是,所有大儒都沒有反對,眾人這才發現,不止張藏象與雲駱看過傳書,戰殿閣老何瓊海也在看傳書。

    無人反對,一股強大的力量降臨,把劉白洛驅逐出擇英院。

    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明白,雷家這些天一直在暗中運作,已經找到雲駱、張藏象與何瓊海三位大儒的弱點,並使用針對手段。

    許多大學士無比憤怒,但敢怒不敢言,現在事情未分勝負,若是像劉白洛一樣衝動,等於白白便宜了雷家,不如先等待,若是最後無力回天,再大罵雷家泄憤不遲。

    數息后,雷廷真看向何瓊海,微笑道:「何兄,關於雷重漠當選四大才子之首,你意下如何?」

    何瓊海沉默許久,緩緩道:「一些舊友或許知道,老夫年輕時因一時挫折而放縱數年,聲名狼藉,后得南聖陛下指點,幡然悔悟,浪子回頭。今日,當年老夫誤傷之人發來傳書,老夫思索良久,當年之錯,今日償還。只是,雷重漠此人絕非善類,此人若當選四大才子之首,老夫便自我流放兩界山,永不回聖元大陸。」

    眾多大學士面露悲色,心中沒有怪張藏象與何瓊海臨陣倒戈,因為誰都犯過錯、都欠過他人人情,只要沒有做出大奸大惡之事,只要洗心革面,即便不稱讚,也沒有理由指責。兩人乾脆利落地說出自己之事,反而值得敬佩。

    尤其是何瓊海,此人是戰殿大儒,脾氣暴烈,不知殺過多少妖蠻,年過百歲入戰殿尊享閣老之位,其實算是養老,也是聖院的褒獎,可就是這樣的人,卻被雷家逼出聖元大陸,年過百歲還要去兩界山死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