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都賦》被譽為人族最強大儒防護戰詩詞之一,若算上大儒皇甫謐的序言,整篇《三都賦》洋洋洒洒過萬字,也是人族字數最多的戰詩詞。

    《三都賦》的防護能力極為驚人,因為詠誦了魏蜀吳三朝國度,所以這首防護戰詩有三重的力量。

    這首詩的缺陷不僅僅因為字數多,需要很久才能寫完,第二個缺陷就是極為消耗才氣。

    成大儒后,才氣化為明月,才氣滿月的大儒寫完《三都賦》后,才氣明月直接消耗成才氣半月,非常驚人。

    除此之外,《三都賦》還有別的缺陷,尋常的大儒文寶無法承載強大的力量,而聖骨文寶可以輕易承載;這首詩需要吸收海量的天地元氣,尋常的大儒文寶需要吸收一年才能再次使用,但聖骨文寶可迅速吸收足夠的天地元氣。

    有種種缺陷的《三都賦》和聖骨文寶筆形成了絕妙的搭配。

    孟子世家贈送這支「三都筆」,旨在保護方運。

    方運手持三都筆,仔細查看,這是一支特別適合書寫用的中楷筆,筆桿如骨,筆毛如墨,乍一看只是稍稍奇特,並沒有什麼驚天的力量,但方運知道,一旦使用,這支三都筆必然會煥發出強大的生命力。

    方運成虛聖后,獲得了多件大儒文寶,而最強的文寶筆便是這支三都筆。

    方運收好三都筆,陷入回復傳書的苦戰之中。

    回復完傳書,天空已經大亮。

    方運用神念看了一眼吞海貝中的珠江公官印,置之不理,準備等過些日子再使用張龍象的身份,現在不適合使用。

    小睡半個小時后,方運起床,隨後一心二用,一邊讀書,一邊琢磨事情。

    既然要接任兩州總督而且重心是象州,就要解決象州最大的問題,慶官和景官之爭。

    除了治理象州,也需要防著雷家,有西海龍聖挑撥和撐腰,殺死雷重漠之事遠遠未了結,甚至還在不斷發酵,不知道何時會突然爆發。

    方運緩緩在紙上寫下「敖泯」二字,這便是西海龍聖的名字。

    景國北面的蠻族也是大患,要時刻注意,一旦寧安城出現問題,便要第一時間前往。

    血芒界與寧安城之間的兩界通道還在持續構建,並沒有完成,主要是兩界相距太遠,而血芒界並沒有成長完畢。

    未來一段時間最重要的事,還是要提高自身,大學士期間,文台最為重要。

    「有了萬民文台、學海文台與真龍文台還不夠,我需要更多的文台。那麼,第四座文台如何鑄就?」

    有了完整的一心二用文心,方運也進行改變,在學習的同時,不斷思考所有的人和事,發現了許多之前錯過的細節,對一切的理解越發深刻。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都很重要,但事後的思考更加重要。

    猿猴猩猩也有較強的學習能力,但卻不具備人族強大的思考能力,所以它們永遠無法製造複雜的工具。

    在聖院停留三日,方運孤身一人利用陳聖文界挪移到位於景國京城的陳家大宅,先是與陳銘鼎等陳家眾人聊了一個時辰,才坐上馬車前往泉園,準備明天正式上朝。

    在這幾天,方運不斷收到景國皇室與一眾老友的傳書,內容都是關於景國和象州現狀的,事情遠比想象中複雜。

    左相柳山一黨在密州的勢力被打掉后,沉寂許久,但因為柳山與宗聖的身份曝光,這讓柳山一黨有恃無恐,不僅在朝中穩如泰山,甚至繼續向景國各地滲透。

    方運坐在馬車上,回憶方才與陳家眾人的聊天,雖然陳家眾人竭力掩飾,但有幾個人還是暴露了他們的恐慌。

    今年是新曆二百零四年,而根據之前人族讀書人的推算,陳觀海活不過明年。

    不過,好消息是陳觀海文膽更進一步,自身實力增強,如果不用全力戰鬥,至少能多活一年。

    正是由於離陳觀海聖隕的日子越來越近,柳山一黨的力量才不斷壯大。

    朝中官員終究要為自己找一個更大更穩更長久的靠山,陳觀海和景國顯然已經是最壞的選擇。

    方運抬頭望了望窗外。

    京城的秋日陽光明媚,但方運卻看到天空有一抹濃濃的陰影,如聖筆勾勒。

    景國的末日彷彿迫在眉梢。

    七月初三的清晨,方運吃過早飯,走出泉園。

    泉園門口除了馬車,還有大批人族蠻族私兵。

    「見過虛聖大人。」門口的鷹妖侯鷹滄主動問候。

    方運看著鷹滄,微笑點頭。

    其餘的蠻族露出羨慕之色,鷹滄本來只是張破岳送給方運的妖帥,可被方運賜予聖血后,輕鬆晉陞妖侯,過不了多久,就會成為妖王。

    方運邊走邊道:「對了,我不在聖元大陸之時,你若有閑暇,可前往張破岳所在之處,幫他一些小忙,當然,太過危險的就算了,你畢竟是我的私兵。」

    「屬下領命,張將軍聽到您這麼說,一定會很高興。」鷹滄道。

    方運笑著搖頭,道:「他只要不說我違背諾言,在他有難的時候沒去幫他就好。」

    「您已經派遣水族前往支援,不算違背當年的諾言。」鷹滄對兩人的事很清楚,當年張破岳趕赴北方,方運贈詩,張破岳則承諾送一頭鷹妖帥,方運還說,若張龍象有難,一定會去幫忙,但一別數年,方運始終沒親自去北方幫助張破岳。

    「若你見到張破岳,記得捎一句話,我方運絕不會缺席與蠻族之戰!」

    「屬下記住了。」

    方運點點頭,坐上馬車,在私兵和妖鐵騎兵的包圍下,前往皇宮。

    京城人對高官的隊伍了如指掌,他們很快認出這是方運的隊伍,於是許多閑著的京城人夾道觀望並歡呼。

    不多時,方運抵達皇宮。

    皇宮正門,文武百官分列兩側,見到方運后立刻齊齊問候。

    「見過方虛聖!」

    「濟王秋安!」

    「虛聖大人晨安!」

    方運掃視眾官員,發現許多官員文位提高,於是微笑著拱手,道:「一年多不見,諸位都換了新衣裳,可喜可賀。」

    在場的官員大都笑起來。

    「托文曲星裂的福。」

    「還是不如您晉陞得快,聽說您已經是致知境大學士了?」

    「戰界歸來,您的實力恐怕更上一層樓。」

    方運寒暄幾句,走到隊伍的最前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