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在眾官之首的位置站定,掃視在場的文武百官,心中感慨萬千。

    自從去崇文院讀書,便再也沒來景國,一晃就是兩年多。

    這兩年中,不僅自己變化極大,景國的官員變化也很大。

    當年,景國正式官員中,只有文相姜河川與江州院君李文鷹是大儒,而現在,右相曹德安已經晉陞大儒。

    這位曹德安雖從不與左相正面衝突,但卻是景國真正的三朝元老,明裡暗裡一直維護景國皇室,雖然有人嘲笑他是「泥塑的曹右相」,但有心人都知道,若不是他,左相早就把景國大部分官員納入掌中。

    即便是晉陞大儒,這位曹德安也一如往昔,沒有因為穿上紫袍就變得盛氣凌人。

    除了曹德安,大將軍周君虎也已經晉陞大儒,不過周君虎卻未上朝,正在鞏固大儒境界。

    乞丐皇叔趙景空與兩人不一樣,晉陞大儒后,和李文鷹的選擇一樣,稍稍鞏固境界后,就前往古地磨礪自身,報效人族。

    曹德安與周君虎借口景國不穩,要輔佐朝政,遲遲不離開景國曆練,但最多只能拖三年,三年之後,除非景國危在旦夕,否則必須要選一處古地磨礪。

    這是人族的規矩。

    人族可以養活無數喜歡安樂的讀書人,哪怕是大學士也可以遊戲一生,但絕不會允許任何大儒浪費生命。

    排名最前的兩位官員,除了方運,就是文相姜河川與右相曹德安,再次便是左相柳山與輔相司悅慶。

    柳山與司悅慶都是大學士,都未晉陞大儒。

    許多認為,柳山之所以遲遲不肯晉陞大儒,是怕晉陞大儒后被逼交出左相之位。

    至於司悅慶,許多人猜不透,此人是左相的左膀右臂,他若能晉陞大儒,即便離開輔相之位,對柳山也有好處,而司悅慶本人天賦遠不如柳山,若能晉陞大儒,他絕不會留戀輔相權位。

    一旦晉陞大儒,必然可入正史,自身和後世的待遇會有極大的提高。

    最後,一些人得出結論,即便文曲星裂,司悅慶也沒有晉陞大儒的能力。

    這個流言極大打擊了司悅慶的威信,導致他在發了一通火后,一直深居簡出,更加低調。

    在前不久,景國的官員發現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那些在文曲星裂后最先晉陞的官員,幾乎都是支持景國和景國皇室的官員,反倒是柳山一黨只有少數幾人晉陞,而且都非左相黨的核心人員。

    方運繼續掃視其他官員。

    禮部尚書毛恩崢晉陞大學士,太醫令楊紫江晉陞大學士,前任密州牧胡裕成大學士,擔任學宮掌院大學士……

    和當年相比,朝會官員里不僅多了一位大儒,還多了整整七位大學士,除卻一人與左相黨有瓜葛,其餘六人皆是堅定的反柳山之人。

    若加上京城之外和民間,即便不算景國的半聖世家,景國的大學士也在兩年多的時間增加三十四位,至於翰林增加數百,已經難以細數。

    方運面帶淡淡的微笑,心中有些許細微的起伏。

    這些人,便是景國的中堅。

    左相黨人不敢與方運對視,一見到方運望向自己,立刻低頭,不是害怕,就是心中有鬼。

    此時此刻,方運更能理解之前蔡禾給自己的傳書中的話,若非柳山是宗聖的執道者,若非陳聖即將聖隕,若非慶國有很大的機會侵吞景國,柳山一黨早就被掃地出門。

    時辰一到,眾人上朝。

    在行走的過程中,方運清晰地感到,柳山一黨的氣勢完全被敵對的官員們壓制。

    上朝的開始便是眾官作揖拜見國君與太后,即便是大儒姜河川與曹德安也跟著作揖,唯獨方運直立身體,一動不動。

    等眾人拜見完畢,方運才獨自作揖,方運是虛聖,也是景國之臣,可拜可不拜,但方運選擇前者。

    在方運作揖的一剎那,簾幕後面的太后急忙伸手拉起小國君的手站起來,然後和小國君一起回拜方運。

    方運作揖完,微笑道:「太后與國君客氣了。」

    「濟王乃人族虛聖,哀家與國君受不得如此大禮。來人,為方虛聖、姜先生和曹先生取軟椅。」

    隨後,宮人搬來三把椅子,讓方運、姜河川與曹德安坐下。

    「方虛聖潛修歸來,榮升大學士,本應該舉國歡慶,但方虛聖不喜繁文縟節……」

    太后先是說了一番客套話,隨後,頒布聖旨,任命方運總督江州、象州,掌兩州文官與文院。

    方運先是推辭,太后勸說,三辭后,接受任命,擔任兩州總督。

    今日朝會本來就是為方運準備,結束兩州總督之事,小國君就會宣布退朝,但就在這個空檔,輔相司悅慶突然上前一步,手持笏板,向國君與太后一作揖,道:「微臣有事啟奏。」

    小國君張開口,愣了一下,然後閉上嘴,扭頭望向太后。

    太后和顏悅色道:「司愛卿何事要奏?」

    「微臣以為,在方虛聖上任兩州總督前,他理當向景國百官交代清楚,他是如何殺死雷家家主雷重漠。如若不然,各國人將認為我景國無法無天,可以隨意殺害雷家家主。微臣以為,一個肆意偷襲殺害虛聖世家家主之人,即便是虛聖,也不可擔任兩州總督。更何況,方虛聖在寧安縣有嗜殺的前例,不得不防。」

    司悅慶剛說完,又有一位左相黨的官員上前一步,道:「微臣附議。此事若不查清,景國等於將一殺人兇手提拔為兩州總督,難堵天下悠悠眾口。」

    「請國君與太后三思!」

    陸續有官員離開原本的位置,最後,除了柳山一動不動似是假寐,左相黨所有官員齊出。

    今日上朝的官員足有六十三人,此刻站出來的有二十二人。

    方運只是掃了眾人一眼,面色不變,一言不發,心中卻想左相黨歷經多次打擊,現在依舊佔據朝會近三分之一的力量,可見柳山何等可怕。

    不需要方運開口,禮部尚書毛恩崢上前一步。

    「微臣反對。上有聖院,下有雷家,內有刑殿,外有四海龍宮,都可處理此事,我景國理當等塵埃落地再做回應。」

    接著又有一人走出,道:「毛尚書所言極是。此事牽連極廣,聖院已經在討論組成聯合調查社,我看,景國不宜插手。」

    反左相黨人紛紛站出,金鑾殿內頓時吵作一團。

    方運則如同事不關己,閉目養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