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京城的凌晨十分寧靜,但象州泰閤府中卻暗流涌動。

    府城明心書院的一處禮堂中,燈火通明,可以容納千人的禮堂只有一百餘人,略顯空曠。

    光復社的成員盡聚於此。

    早在數十年前,光復社便秘密成立,宗旨便是努力讓象州重回景國,直到景國收回象州后,這個學社才正式對外公布。

    光復社的社首周子任站在禮堂的高台之上,夜明珠的光芒照在這個青年人的面龐上,讓他顯得更加嚴肅,更加堅毅,好似一夜之間變成中年人。

    周子任緩緩道:「我與許多人有所不同,思來想去,我要在今日的行動前說清楚。」

    上百光復社成員詫異地望著周子任,但無人開口,靜靜聽他要說什麼。

    「我始終認為,象州的每一個子民,都有權選擇當景國人還是慶國人,即便是半聖也不得干涉!」周子任緩緩道。

    一些人面露驚色,還有一些人面露怒色,恨不得上去打周子任,以為周子任要背叛景國。

    周子任把所有人的表情看在眼裡,微微一笑,道:「我理想的世界,便是一個不需要讓官員甚至半聖決定我們前途、命運與聖道的大同世界。我儒家最重要的典籍之一《禮記》中有一句話,『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半聖為天下,你我亦是天下人!」

    眾人越發不解,不過既然周子任拿出儒家經典的名言,那就意味著周子任並沒有步入歧途,沒有背叛光復社的宗旨。

    「請子任指教。」一位年輕秀才說。

    「何為大道?萬物之行,萬法之理,便是大道。大道若顯現,運行於世間,那麼天下將公平、公正、公有,這便是《禮運大同篇》的核心。」

    「讀此篇章,我等讀書人自當熱血沸騰,被先聖所感染,但若靜下心,仔細思考,捫心自問,現如今大道是否行於人間?在下苦思多年才明白一個淺顯的道理,當今大道不顯,人族苦苦追尋聖道,只有聖道將盡,方可見大道!大道未行,天下難以為公!」

    在場的讀書人只覺周子任的話語振聾發聵,在場之人只是童生或秀才,文位並不高,讀《禮記》只是順著文意理解,周子任逆文意而行,在同輩之中如鶴立雞群。

    所有人都無法反駁周子任的話。

    一些讀書人甚至輕輕點頭,認可「大道未行,天下難以為公」這句話。

    周子任道:「天下難以為公,或可說,天下有公有私,我等如何自處?這便回到我一開始說的話,象州的每一個子民,都可以選擇當景國人或當慶國人。不過,一人之選為私,一國人之選則為公。身為讀書人,身為有頭腦的讀書人,應當知道,因公廢私是蠢,因私廢公是罪。所以,你我必須要權衡公與私。」

    等周子任說完,點頭之人更多。

    「以選兩國為例。先說私,哪怕到今日,我也始終堅持一點,而我所堅持之言,不便以讀書人之身妄談,因為那是在褻瀆聖賢,我用我最粗俗的身份,用粗口來說,老子不管什麼慶國景國,誰給老子好處多,老子就偏向哪一方!有句罵人的話,有奶便是娘,當我們在襁褓之中嗷嗷待哺,不喝奶的話就會被餓死,認個娘,的確羞恥,但並非罪不可恕。」

    一些學子面露慚愧之色,因為許多人發現自己有時候也如此想。

    「兒時需要的是奶,現如今又如何?人越大,私慾越大。少年的我們,已經不吃奶,但要吃得飽,要穿得暖,要有屋子住,有書讀。再大一些,離開私塾學堂,要有一技之長可以養活自己或一家人。實際上,我們除非去妖界,去那些被妖蠻奴役的人類城市,否則,人族每一個國家都可以滿足我們這些基本的要求,我們都會有一個相對安穩的空間成長。從最低的私慾來說,景國與慶國並無不同。」

    眾人認真聽著。

    周子任繼續道:「但問題在於,我們的私慾更大!我們不僅需要安穩的生活,不僅需要一技之長,我們不僅要跟身邊人比,我們還要跟其他國家的人比,還要跟萬界的生靈比!在吃飽穿暖之上,我們最需要的是什麼,只說一項,誰能告訴我?」

    無人回答,許多人陷入沉思。

    過了數十息,周子任伸出手,斜指向天空,道:「上升的通道!有人想周遊列國,那就需要更高的收入,獲得掙大錢的機會,這個機會,便是上升的通道;有人想當高官權傾天下,那就需要得到科舉名額,需要在一個科舉名額多的國度或地區參與科舉,科舉,便是我們的上升通道。想必諸位已經清楚我要說什麼,我的私心告訴自己,慶國也好,景國也罷,誰能給我上升的渠道,我便傾向於哪一國。」

    不等眾人有思考的機會,周子任猛地一拍桌子,朗聲道:「象州屬慶國時,慶國的豺狼早就堵塞了你我的上升通道,視我等為下人,視我等為奴才!這便是我憤怒的根本。象州人與景國人,原本是同一家人,象州原本就富庶,乃是景國原本的第一科舉大州,才子如雲,書生如雨。但是,象州被慶國霸佔后,我們得來的是什麼?大量慶國人湧入象州,聖院的科舉名額原本是給象州人準備的,但慶國人從中作梗,讓大部分名額都被慶國人奪走。若不是象州人對慶國官員展開刺殺,慶國人甚至會只允許非象州人參加象州的科舉!」

    「我所求的不多,只是一個公平的機會,希望人人都可以憑藉努力、汗水、智慧和自身踏進上升的通道,但是,慶國人並不想給!而現在,景國給了,甚至給得很多很多!所以,我的私慾偏向景國。請注意,我說的是『偏向』,並非『忠於』。是,有奶便是娘,但我也要面子,我也要尊嚴,我也要名聲!目前為之,我只有偏向景國的理由,沒有忠於景國的借口。因為,現如今的景國,並不能讓我自豪,也不能讓我驕傲。」

    台下一片寂靜,許多學子只覺自己的世界打開了一扇新的窗戶。

    周子任道:「我的私,告訴我要傾向景國,那麼公又如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