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卑職……依舊不明白。」董文叢更加疑惑。

    「當支持景國的象州志士被打成象州賊的那一天,當全天下都嘲笑象州有象州賊的時候,那就意味著,許多人會把打砸搶的罪名扣到所有……記住,是所有支持景國的百姓頭上。那些本應該站出來支持景國的百姓,會後退,會閉上嘴,成為沉默的大多數,同時,會有更多的人繼續嘲笑象州賊,嘲笑那些用實際行動支持景國的象州人,直到所有象州人都叛出景國。哦,我倒是忘了,你們這些官老爺,從來不在乎百姓如何,即便他們為了維護景國被慶國的姦細罵成象州賊,你們也不在乎。無傷大雅嘛,你們還有更多更重要的事要做嘛。」

    方運冷淡地說完,轉身離開。

    董文叢望著方運的背影,滿面焦急,象州百姓和象州賊什麼的他不在乎,但他從方運的語氣中感受到濃濃的失望,這讓他心裡如同被大石頭堵住。

    方運通過月之門回到泉園,身體也由月光之體變回原本的身體。

    「你召集象州七品或以上的所有官員前往巴陵府,今日我要前往巴陵府,總督兩州!」

    「卑職領命。」董文叢道。

    月之門關閉。

    「來人。」方運道。

    泉園的下人快步跑過來,而方運提筆書寫,幾息后寫完一封信,習慣性地用口一吹墨跡,摺疊起來放入信封。

    「把這封信送到皇宮,給太後殿下,就說等我從象州回來,再教小國君讀書。」方運道。

    「小的明白。」

    方運命令自己的私兵自行前往巴陵府,然後給京城一些關係較好的友人都發了一些傳書,說自己要前往象州,然後把一些必須之物收入吞海貝,腳踏平步青雲,以極快的速度飛向象州。

    收到傳書的姜河川等人愕然,沒想到方運說走就走。

    在飛行的過程中,方運一心二用,一邊警戒,一邊思索象州之事,之後,從聖院直接調集近五十年的象州邸報。

    所謂「邸」,便是各府派駐在京城吏員居住的地方,這些人要把京城的大事記載下來,傳回各府,於是便有了邸報。後來,聖廟力量完善,邸報便是朝廷官方向官吏定向傳達的刊物,記載一國或一地之事。

    景國只有一國邸報,而慶國、蜀國和啟國等大國因為州多人密,一份國家邸報難以涵蓋到方方面面,為了讓各地官員更好了解本地情況,所以還有州邸報。

    方運先看了一眼上個月的邸報,看到一個無比可笑的消息。

    那個消息開頭便寫著:「象州痛失慶江商行在聖元大陸第二大市場的地位,夕州重回第二」,隨後,文章論述象州如何如何不行,夕州如何如何變好。

    慶江商行是慶國出名的大商行,經營書籍、文房四寶、佩劍、古玩和文寶等所有文人用品,慶江商行的大掌柜並非是世家子弟,雖然也算有背景,但家世在慶國只能算三流。

    慶國排名前十的商行,八家是世家主導,一家屬於慶國皇室,慶江商行不過成立五十年,能位列其中,即便許多實際產業不屬於慶江商行名面上的大掌柜,也足以體現其強大。

    慶江商行的大掌柜人稱葛百萬,以秀才之身周旋於慶國上層,創立起偌大家業,是人族最傳奇的人物之一。

    方運特意看過他的傳記,雖然這人主要發跡手段是官商勾結,但也不得不承認這人很有手腕,遠超常人,是極為厲害的人物。

    方運瞪大眼睛看了好幾遍,難以想象這份邸報是出自景國人之手。

    這個消息的開頭乍一看沒什麼,但用通俗的話重新解釋一遍就是:慶江商行競爭不過象州和景國的其他商行,在象州的收入大減,導致慶江商行在象州的收入排在各州第三,次於慶國的夕州。

    在這份景國象州官方的邸報上,慶江商行簡直成了毫無瑕疵的偉大商行,不是慶國商行不行,是象州和象州人無能導致買這個商行的貨物少了,所以落後夕州。

    方運看了一下寫這個信息的人,輕輕點頭贊道:「舔得一手好腚溝,沒想到我象州竟然有如此大才,有機會一定要見見他,看看一個人怎麼能賤到這種程度。」

    但是,方運的面色很嚴峻。

    在象州官方的報紙上,出現貶低象州卻捧高他國商行的消息,這是極為嚴重的問題,因為象州的許多官吏或實權人物都會閱讀這份邸報,看多了,稍加不注意,就會被這種消息影響。

    若是得知真實事件,正常人應該感慨慶江商行不行了,但看了這條消息,大多數人若不仔細思考,定然會覺得象州不行了,象州不如夕州。

    方運心知肚明,寫消息的那個人當然不會卑賤到這種程度,而是故意攻擊景國,所以即便遇到對慶國不利的事,也能用春秋筆法寫成有利於慶國。

    聖廟以傳書形式把邸報發送到方運的官印中,方運則把裡面的傳書送入文宮,然後讓奇書天地吸收,凝聚成一套名為《象州邸報》系列叢書。

    象州邸報每一份都有數萬字,每五天一份,方運選了五十年的邸報,一共三千六百多份,方運僅僅用了一刻鐘便快速通讀一遍,經過對比,發現了許多有意思的事情。

    每當景國發生災難,象州的邸報就會說這是人禍,是眾聖的憤怒,是罪惡土地才能發生的事,可每當慶國發生災難,象州的邸報馬上像死了爹媽一樣為慶國災民祈福,隻字不提人禍或眾聖憤怒。

    當年景國國力較差被慶國欺壓,象州的邸報就嘲笑景國人懶如蝸牛,不知努力,當近年來景國飛速發展拚命追趕強國時,象州邸報繼續嘲笑,說景國人只認錢,只知道追求變強卻忘了等一等良心。象州邸報從來不說,無論是景國還是那些強國,只有付出足夠大的代價才能變強,萬界永遠沒有完美的事。

    當年景國文人不強,象州邸報譏笑景國文人是無能廢物,被吞併國土被其他國家或妖蠻欺辱是活該,現在景國出了一個方運,不斷展示強大的力量,象州邸報又在酸溜溜說景國再強大又如何,反正也不能反攻妖界,反而會讓其他國家感到威脅,反而讓友邦驚詫,不如回到那個讓他國人放心的時代。

    象州邸報從來不說,正是方運的存在,更多的景國人晉陞文位,更多的景國人生活安定。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