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輕輕搖頭,類似的事情太多太多。

    最讓方運噁心的消息是,新曆一百八十七年,一個象州人去慶國夕州的邊江府做客,在稱讚一個小女孩的時候摸了摸小女孩的頭。而邊江府的風俗是,已婚男子不能摸小女孩的頭,於是惹怒當地人,被人打傷。

    象州邸報發布這個消息的時候,認為象州人去外地,要遵守當地人的風俗習慣。

    但就在前不久,一個象州泰閤府的人去了景國江州大源府,大源府的人迎接他們,按照當地風俗贈送白色絲綢包裹的禮物,結果那個泰閤府的人大怒,即刻回返象州,因為泰閤府的習俗是送禮物不能用白色的東西包裹。

    象州邸報瘋狂攻擊景國人不懂禮教,認為對待客人就要尊重客人的風俗習慣,不應該把當地風俗強加給外地來客。

    方運每每想到這兩條消息,就感到反胃。

    象州書寫邸報的人,單純用無恥和卑賤已經不足以形容他們。

    方運即將成為誠意境大學士,所以毫不掩飾內心的情緒波動,承認自己厭惡這種事,甚至懷疑,自己即便成半聖聽到這種噁心的事,大概也會皺眉。

    「太陽底下無新鮮事!」方運的目光稍冷。

    方運飛行極快,渡過長江時,江水突然上涌,一陣陣莫大的威能向上衝擊,但在方運感應到的同時,一股無形的偉岸之力瞬間鎮封江中的力量。

    江水僅僅升騰一丈高便被壓下,隨後,百里江面被無數妖血染成紅綠之色。

    方運面不改色,因為妖蠻不止一次在聖元大陸偷襲自己,但都被聖院或半聖輕易阻止。

    方運低頭淡然看了一眼江面,目光掠過江水下的屍塊殘骸,再度抬起頭,望向長江南岸的一座城市。

    那便是巴陵城,象州首府。

    方運又望向東南方,一望無盡的湖泊在天地間宛如藍寶石,那便是八百里洞庭湖。洞庭湖中,甚至有長江蛟聖的一處行宮,每次蛟聖巡江,都會進入洞庭湖的行宮中歇息,嘗一嘗著名的洞庭湖銀魚和君山銀針茶。

    巴陵城北面的城門打開,道路兩側站滿身披盔甲手持旗幟的士兵,綿延十里。

    在長江岸邊的巴陵碼頭,一艘船都沒有,所有的船隻無論大小都停留在遠處較小的碼頭。

    方運掃了一眼,突然在距離巴陵碼頭一里之外停下,腳踏平步青雲,舌綻春雷道:「你們親自去把驅散的船隻請回巴陵碼頭,我方運來象州,是為了讓象州百姓過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是來打擾他們生計!巴陵碼頭何時恢復正常,本官何時踏上象州的土地。」

    方運的聲音傳遍全巴陵府。

    在場的官員愕然,不同的官員表現得各有不同。

    那些支持慶國的象州慶官們有的驚訝,有的冷笑,有的皺眉,有的心生慌張。

    那些景官們則更多的是懊惱或著急。

    州牧董文叢忙道:「請方虛聖放心,卑職知錯就改,定然不再擾民!」說完,董文叢用極為憤怒的目光掃過那些慶官,然後急忙和都督方守業去讓船隻回返。

    方守業輕輕向方運點了一下頭,發現方運有回應,鬆了口氣,急忙去處理。

    巴陵城中的百姓聽到舌綻春雷后先是一愣,然後十分高興,許多人放下手中的事,小跑著沖向城外的大碼頭。

    城中的一些老讀書人輕輕點頭。

    那些被驅趕到遠處的船隻上的人聽到方運的話后,無比感動。

    「還是方虛聖好,那些象州的官老爺,根本沒把我們當人看!說趕就趕,都幾個時辰了?船艙的魚爛了怎麼辦?」

    「我娘正等著俺賣魚還錢給他買葯呢。現在去不了大碼頭,沒人來這裡收魚啊。」

    「怪不得他能當上虛聖,才學不說,單說他心裡有咱們百姓,我就佩服!」

    「想想以前慶國那些大官,包括慶君在內,誰來了不是清江封路,怨聲載道,誰比得過方虛聖?」

    「怪不得連許多慶國人都跑去寧安縣,幫方虛聖對抗妖蠻!」

    「這種虛聖,俺認!慶國那幫土匪,老子不認!」

    「走,開船,拜見方虛聖!有方虛聖在,咱們孩子都能中進士,咱們的船艙都能裝滿魚!」

    數以千計的大小船隻紛紛啟航,前往巴陵大碼頭。

    一些客船上載著各國的旅客,旅客們低聲議論,紛紛稱讚。

    許多人在船上向方運彎腰作揖,還有一些人跪在甲板上遙遙給方運磕頭。

    董文叢在方守業低聲道:「方虛聖果然不一般,咱們差點著了慶官的道!咱們習慣了大場面接待上官,可那些慶官隨便動動嘴皮子,就能讓方虛聖身染污名。」

    方守業輕輕點頭,道:「我這侄子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咱們在官場軍伍混跡這麼多年,還不如他一個小娃娃,丟臉啊。方才我才明白他為何連面子都不給我等直接開口,慶官極可能會製造一些突發事件,比如讓那些漁夫擊鼓鳴冤哭訴魚因為迎接方虛聖而死光,或者乾脆讓船上的人病死或落水淹死,然後把矛頭指向方虛聖,讓他一來就惹上一身騷。」

    「是啊,方虛聖就是一眼看出這點,所以乾脆停在半空。不能怪他絕情,是咱們沒做到。」

    「這哪裡算絕情,他要是絕情,就直接舌綻春雷點你我名字斥責。」

    「我突然很高興,在他手下當官定然能學到很多。」董文叢道。

    「他,本就和我等不一樣。」方守業望著遠處天空的方運,感慨萬千。

    「當年你與他初見時,不會想到會有今天吧?」董文叢道。

    「當年我親自上門找他,大概是我此生做出最正確之事,也是最重要之事。」方守業更加感慨。

    董文叢笑道:「不知道全景國……不,是全人族有多少人羨慕你。」

    「所以,我這個當伯父的,不能給他丟臉啊。現在倒好,今日給他惹上麻煩。」

    「你說,他會不會修習了傳說中曾子的三省聖道?能『吾日三省吾身』,發現一切與自己有關的問題,否則的話,怎會一到此地就發現問題。」

    方守業道:「不好說,我更相信,他並非是先發現慶官的陰謀詭計才如此,而是他從內心深處沒有看低船夫等普通百姓,是真心不喜歡因為迎接自己而打擾到百姓,從讓慶官的毒計失效。」

    「這……豈不是說他的境界甚至高於『三省聖道』,達到『至誠之道可以前知』的聖人之境?」

    「不好說,不好說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