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經過董文叢和方守業的努力,那些被迫遷離的船隻回到巴陵大碼頭,大碼頭也恢復了往日的繁忙。

    半空的方運輕輕點頭,腳踏平步青雲,落在碼頭之上。

    眾多巴陵城的百姓給方運作揖鞠躬,有一些人讓自己孩子給方運跪下,還有一些成年人也給方運跪下,這些下跪的成年人大都是跟慶國有深仇大恨之人。

    方運踏上碼頭的第一件事不是去見巴陵眾官,而是在碼頭散步,與這裡的船夫、漁父或巴陵城的百姓交談,了解當地的情況。

    方守業與董文叢愣了一會兒,董文叢立即讓人拿出文房四寶,提筆作畫,畫出方運與巴陵百姓交談的場面,然後把一些官員畫在較遠的地方,最後寫了幾句評論。

    「虛聖駕臨,定碼頭秩序;總督初現,遠官而近民。官如魚,民如水,魚水情深,莫過於此。」

    書寫完畢,董文把畫卷交給身邊的幕僚,低聲道:「速速傳遞給聖院《文報》編審院。」

    董文叢的幕僚立刻快步離開。

    在場的象州官員望著被巴陵民眾簇擁的方運,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位方總督,到底是深諳官場之道,還是誤打誤撞?」

    「收買民心之法,此人大概冠絕十國。」一位老進士冷哼。

    「為官之道,若變成取悅百姓,成何體統!」又有一位進士低聲呵斥。

    一些官員想要呵斥這些支持慶國的象州官員,但卻開不了口,因為那個進士官員說的沒錯,為官之道本就是媚上欺下之道,再蠢也不會取悅百姓,一旦想通過取悅百姓上位,那便是犯了官場大忌,必然會被群起而攻之。

    若是取悅百姓就能陞官,把負責官員升降的高官們置於何地?簡直是在顛覆一國政體。

    但是,這些官員不敢在此事上圍攻方運,總督不可怕,但身為虛聖,不是他們可以利用這種事扳倒的,一旦傳遍天下,反而更增方運的文名。

    方運早就不是任何一國官僚體系能夠束縛之人。

    方運足足與巴陵城的百姓聊了一個小時,才向他們告辭,走到象州眾官面前。

    「拜見總督大人!」

    以方守業和董文叢為首的象州眾官一起作揖。

    「諸位不必多禮,邊走邊說。第二次來巴陵,也算故地重遊。」方運一邊走一邊道。

    許多支持景國的象州官員露出淡淡的微笑,因為當年方運文戰慶國,奪回象州,便是在這巴陵城中,不僅讓慶君威名掃地,還讓慶國眾多高官束手無策,成為聖元大陸的笑柄。

    但是,那些支持慶國的象州官員則面色不變。

    「一起步行回城吧,路上好好聊聊象州之事。文叢,各地的官員可到齊?」方運一邊行走一邊說話,他的年齡比在場所有人都小,但說起話來老氣橫秋,官威十足,頗有兩州總督風範,沒有一個官員敢小瞧他,反而感到壓力。

    董文叢忙道:「象州幅員遼闊,下轄八十餘城,一些邊遠地區縣城的縣令若是坐普通馬車,大概需要數日才能抵達。」

    方運附近突然變得靜悄悄的,許多官員下意識減弱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聲音太大。

    「哪些縣城如此貧困,連一匹蛟馬都沒有?若駕馭蛟馬,即便是離巴陵最遠的縣令,也可在三個時辰內趕到。」

    董文叢輕咳一聲,道:「或許是有些縣城的蛟馬挪作他用,縣令不便調動,所以乘坐尋常牛馬車前來。」

    方運看了看西邊的太陽,問:「今夜可有履新文會?」

    董文叢忙道:「下官早就準備妥當履新文會,而且江州部分官員會在履新文會前抵達。」

    「好,若是有人在履新文會前未到巴陵城,那便不用來了!」方運淡淡地道。

    在場的眾多官員心頭一沉,如果說之前方運恢復秩序是小心謹慎或親民,那麼方運這次的話,便是在展現總督威嚴與權力。

    總督對三品以下官員有專斷之權。

    無論是七品縣令還是五品知府,只要在兩州範圍內任職,方運只要找到任何小借口,無須經過內閣,可直接拿掉象州與江州三品以下官員的官職。

    景國內閣在其他州任命官員與方運無關,但只要在江州與象州任命官員,三品以下一切需要方運首肯。

    只要方運不蓋下總督大印,無論是四相還是太后國君任命的兩州官員,都沒有實際的權力,都不能上任。

    正是因為總督權力極大,所以各國很少設置,姜河川也是費了極大的力氣才讓左相同意。

    這就是在給那些慶官一個下馬威,只要那些官員無法到來,方運只要一個「不敬上官」的罪名,就能直接將他們奪官。

    眾官員不敢應聲,方運繼續道:「此次文會在何處舉辦?」

    董文叢道:「本來有五處地點可供選擇,分別是君山、洞庭湖畔,州文院、魯肅閱軍樓和城中最大的酒樓望江樓,在下前思後想,酒樓太俗,州文院太舊,君山太遠,而魯肅閱軍樓也算在洞庭湖畔,當為最佳。」

    「不錯,那便在閱軍樓舉辦今日的文會。」

    董文叢道:「下官提醒您一句,您作為此次文會的重中之重,必須要寫一篇詩文。」

    「這個我自然知曉。」

    方運輕輕點頭,這些都是官場的慣例,既然要擔任兩州總督,那就要學會融入官員之中。

    「泰閤府知縣盧鳴何在?」方運突然問。

    就見一個身穿進士袍的中年人快走幾步,道:「卑職盧鳴,見過總督大人。」

    方運看了一眼盧鳴,相貌平平,嘴上留著八字鬍,看上去很厚道,但卻又讓人感到很精明。

    「復興社之事,你查得如何了?」方運問。

    一些慶官突然變得緊張起來,景官們則冷靜得多。

    「卑職審了社首周子任一天,由於得知您提前赴任,下官只好快馬加鞭趕來。」盧鳴如實回答。

    「你對此案有何看法?」方運道。

    在場的所有官員都琢磨方運的意圖,許多人看向泰合知府嚴悟,嚴悟始終一言不發。

    盧鳴苦著臉道:「此案是嚴大人分派案件,下官只有一個看法,心有餘而力不足,希望其他官員接受此案。」

    「涉及兩國與民間紛爭,已經驚動人族各地讀書人,你一個縣令的確無法處理此事。嚴知府,你可否接手這個案件,儘快查個水落石出。」

    「這……下官正是因為事務繁忙,無法審判此案,所以才交由盧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