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僅僅「刑殿」兩個字便堵住所有官員的嘴,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想起方運和刑殿的關係有多密切,即便是方運想分割刑殿為「刑殿」和「法殿」,法家大多數讀書人依舊支持方運。

    都說法家之人沒有私情,不會徇私枉法,但是,方運明顯在幫助法家,在增強法家聖道,為了法家聖道,法家人有充足的理由偏向方運。

    沒人敢確定方運是刻意提到刑殿還是無意,但無論怎樣,誰都不敢冒這個險。

    誰也不想當象州第一個被方運動用刑殿捉拿的官員。

    董文叢立刻道:「我朝監察院向來有監察百官與百姓之職,但過於重官員而輕百姓,常有偏頗。您將監察司一分為二,莫非是為加強監察百姓?」

    方運笑了笑,道:「是為讓刑司、法司、監察司與州檢察院各司其職。」

    在場的所有官員都無法理解方運的意思,但許多人隱約覺得,方運所說的事非常不簡單,極可能涉及法家聖道。

    更有敏銳的官員發現方運說「州檢察院」,懷疑可能會有府檢察院或縣檢察院,甚至可能有國檢察院。

    慶官們都看向慶官明面上的領袖,禮司司正聶長舉,象州翰林,當年被慶國打壓,鬱郁不得志,在景國接手象州前,慶國突然委以重任,於是此人立刻變成反景急先鋒。

    這些慶官都知道,聶長舉身為慶官之首,私下裡沒少攻擊方運,什麼髒話都罵得出來,若是此刻真有人敢站出來反對方運,也只有他了。

    但是,聶長舉並未開口。

    眾多慶官暗暗嘆息,顯然,這位翰林也不敢貿然得罪方運。

    「法司司正何在?」方運問。

    「下官在!」一位年過五十的法家進士走了出來,方運看了一眼,微微一笑,此人曾經在景國大理寺任職,去過寧安縣。

    「蔣司正,復興社一案,便交由法司審理。不過,凡事要有章程,既然復興社員非官員,理應由檢察院出面。刑司司正與監察司司正何在?」

    「下官在。」兩位曾經在京城刑部與監察院任職的進士出列,都與方運相互認識,都曾去過寧安縣。

    為了方運能安穩治理象州,太后等人全力以赴,把象州主要官員全部換上信得過的人。

    方運看向監察司司正蔡源,道:「蔡司正,明日你便臨時搭建一套州檢察院的班子,你任第一任院正。」

    「下官遵命。」

    方運隨後看向刑司司正賈和道:「賈司正,你們刑司當徹底偵查此案,然後把此案相關的細節交由檢察院審查,再之後,由檢察院決定是否向法司發起訴訟。最後,由法司獨立審理,無論是刑司、監察司還是州牧,都不得干涉!從今日起,法司獨立審理相應案件,其他衙門永不得干預!」

    「下官遵命。」賈和的神態有些不對。

    其他官員只是疑惑不解,但在場的所有法家人則各個神情恍惚,他們最清楚,若是以後三司按照方運所說的步驟進行,那等於讓象州的司法系統進行翻天覆地的革新,若試點擴展,簡直是在革新法家。

    法司司正蔣正明輕咳一聲,道:「總督大人,您所言牽扯甚大,可有刑殿與內閣文書?」

    方運道:「明日便會有刑殿文書,至於內閣文書大概要等幾日,吾乃兩州總督,有先斬後奏之權。」

    一些官員差點用白眼去看方運,這話外人聽不懂,但官員卻明白這簡直太霸氣了,翻譯一下就是:我還沒跟刑殿說,但我既然想革新,刑殿一定會下文書支持。至於內閣的文書,他們給我便好,若不給我,不用理會,他們管不著。

    蔣正明一看方運已經把話說到這份兒上,立刻道:「下官領命,一定保證法司獨立審判,若有外人干涉審理,下官要麼提著自己腦袋見您,要麼提著他人腦袋見您!」

    「好!」方運輕輕點頭。

    在場的象州官員無論是景官還是慶官,都極為震驚。

    他們不為方運的霸氣獨斷震驚,不為方運的蠻橫強硬震驚,而是為蔣正明、賈和與蔡源三人尤其是蔣正明的反應而震驚。

    方運所說所做,本身已經夠蠻橫霸道,把一州試點與革新說得跟酒樓換菜譜一樣簡單,這可是關係著上億人的生活,更涉及聖院與整個景國,甚至可能跟全人族息息相關。

    可即便如此,即便在刑殿與內閣沒有答應之前,蔣正明就敢領命,與方運站在一起,不僅說明蔣正明果斷,不僅說明方運有領袖之能,更說明,景國官員無比自信!

    革新有危險又如何!刑殿可能反對又如何!內閣可能不同意又如何!

    跟著方虛聖就是了!

    蔣正明與方運展現的自信,讓象州官員無比羨慕,被慶國壓制了幾十年後,這些象州官員彷彿已經不知道「自信」兩字如何書寫,這就導致部分官員徹底變成奴才,好好的景國官員不當,非得去當奴才一樣的慶官。

    方運看了看天色,道:「若是我等浩浩蕩蕩進城,不知道會堵多久。我看時間不早了,諸位還要去魯肅閱軍樓參加文會,我看不如各自回去準備,閱軍樓上再會。」

    「謹諾!」眾官領命,陸續離開,但還有一些官員留在方運身邊。

    董文叢道:「總督大人,巴陵未有總督府,還請您移駕州牧衙門,待總督衙門建成后,再移駕總督衙門。」

    總督衙門必須要建,這是朝廷的規矩,方運沒有反對,只是道:「我就不去州牧衙門了,我去寧園暫住一段日子,寧園乃是江南著名園林,我嚮往已久。」

    在場的官員露出又尷尬又憤怒的神色,董文叢無奈道:「回稟大人,慶國官員在撤離象州時,把能帶走的都帶走,帶不走的都砸了。寧園一片狼藉,修繕后成為普通園林,只是地方大一些而已。別說寧園,就連州牧府的桌椅,他們都砸了不少。」

    「竟會有如此荒唐之事?慶國官員是三歲小兒嗎?」方運說完,突然想起奇書天地中一些書籍記載,意識到這種事還真不是孤例。

    「的確屬實。」董文叢道。

    「蠻夷蟲獸耳。」方運道,「罷了,我先暫住州牧衙門,你這幾日替我找合適的住所,到時候我把家人接來居住。至於辦公的衙門,暫時也借用州牧衙門。」

    「下官這就去辦。」

    「今天就算了,曾參與完履新文會,明日再忙。」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