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州牧董文叢和州都督方守業同乘一輛馬車,前往州牧衙門。

    一路上,三人以文膽覆蓋車廂,詳談象州秘事。

    剛談一陣,董文叢和方守業就發現方運頻頻手摸官印,不過並不影響方運說話,兩人也就不多言。

    方運有些無奈,本來想專心跟董文叢與方守業聊聊象州之事,現在不得不一心二用。

    包括刑殿閣老高默在內的眾多法家讀書人紛紛傳書,詢問方運之前所說是否屬實,因為在那之前方運還沒有透露半點口風。

    不僅法家讀書人,連方運的好友們也紛紛詢問。

    「我說方革新,象州可不是寧安縣,一縣之地,如掌上觀紋,一清二楚,你可以輕易掌控。但象州有八十餘縣,人口過億,官員千百,更有慶官與景官之爭,你若革新,怕是困難重重。你說的三司獨立之事,有大儒猜想過,但難以施行,成了一紙空談。你既然施行,定然有極大的把握,能不能提前透露點東西?」李繁銘閑著沒事就喜歡給方運傳書。

    「各家之爭,烈於外敵,你定要小心謹慎。」顏域空的傳書中規中矩。

    「方運啊,如此大的事,為何不與朝中官員商談?你們方家啊,方守業是方大眼,你是方大膽!」姜河川的傳書十分無奈。

    方運本就是全人族的焦點,殺了雷重漠后出世,所有人都盯著他,等待雷家的全力一擊,無論現在方運說什麼,都會被各地人族熱議。

    方運還沒等到州牧衙門,論榜上已經就「三司獨立」「審案順序」等觀點展開激烈的大討論。

    法家之人尤為活躍,大多數法家人比較中立,認為既然是方虛聖成立試點,那就試試,畢竟有寧安縣珠玉在前。

    但是,還有部分精明的法家人發現,三司獨立看似是削弱法家,但實則拓寬法家聖道!因為方運話語中的「其餘官員不得干涉」的意思很明顯,讓三司在一州所有衙門中獨立性更強。

    不過,還有一部分法家人竭力反對,他們反倒覺得這是在顛覆之前的法家聖道,還有人擔心與儒家發生爭執,形成第二次禮法之爭。

    一些頑固的儒家讀書人不顧一切反對,引經據典展開攻擊,他們最不願意看到法家過於獨立。

    但是,大多數儒家的有識之士卻表示,先讓方運繼續革新,若是真正有益於人族,即便儒家做出犧牲也可以接受。

    隨著妖界給人族的壓力越來越大,人族的實用主義者大增,大多數人漸漸不再重視甚至徹底擯棄各家之爭,現在無論什麼能壯大人族,只要有用,他們都會支持。

    不過,反對最激烈的不是儒家的老頑固,而是雜家讀書人,因為雜家與法家向來對立,雜家推崇以權術治國,而法家認為依法治國才是正路。現在三司獨立,一旦普及到各國,雜家的官員權力更小。

    雜家在論榜上已經不是討論此事,而是在聲討方運。

    很快,論榜上讓許多人膩味的「方張之爭」又出現了,一些支持方運的人說方運遠遠強於張龍象,因為張龍象現在還只靠寫詩詞揚名,而方虛聖則已經開始涉及聖道。

    很快,支持張龍象的人反擊,說張龍象提著頭去兩界山大戰,誅殺妖蠻萬王,震驚萬界,而方運卻殺人族家主,出來后便縮在景國的大後方象州躲避蠻族南下,簡直是人族之恥。

    雙方你來我往大戰,許多人乾脆忽略不看。

    方運進入州牧府後,在州衙後院選了一處獨立的小院,然後在又在州衙選了一個較大的院子作為臨時辦公地點。

    安頓好,方運便坐著馬車前往閱軍樓。

    閱軍樓乃是三國時期魯肅閱兵之用,立於城西城牆之上,緊鄰洞庭湖,在閱軍樓之上,可見洞庭碧波,滾滾長江。

    巴陵有四景,洞庭湖、君山島、靈霧山和閱軍樓。

    洞庭有水,君山有茶,靈霧有泉,閱軍樓有詩文。

    閱軍樓乃是城牆城樓,因為形貌雄偉、建造細緻,有三層、四柱、飛檐和盔頂的設計,被歷代工家讀書人讚美,名氣甚大。

    歷來外地高官或讀書人抵達巴陵后,必然會先游遍洞庭湖、君山島與靈霧山,最後到閱軍樓上留詩。

    不過,最讓象州人不服氣的是,閱軍樓多次與黃鶴樓爭天下第一樓,都以失敗告終,皆因啟國文風鼎盛,眾多文人在黃鶴樓作詩詞,名詩屢出,壓過閱軍樓。

    閱軍樓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名字不如黃鶴樓響亮,歷代州牧都想要為閱軍樓改名,但最後都無法讓大部分認同,只好作罷。

    馬車停下,眾人陸續下車,方運落地后,抬頭仰望,就見城牆之上豎立著一座氣勢恢宏的城樓,金瓦紅欄,直衝雲霄。

    夜色下,城樓之上掛滿紅彤彤的燈籠,充滿節日的氣氛。

    閱軍樓外遍布眾多巴陵城百姓,他們立於道路兩側,翹首以盼。

    見到方運出現,立刻高聲問好。

    「見過方虛聖!」

    「方虛聖秋安!」

    「總督大人萬福!」

    「方虛聖,一定要讓閱軍樓成天下第一樓啊!全靠您了!」

    數不清的巴陵城百姓歡呼雀躍,興奮地看著方運。

    在大多數百姓眼裡,象州歸慶國還是歸景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哪一國能讓自己過上好日子。當年慶國強大景國弱,傾向慶國的人多,而現在景國出了個方虛聖,國力蒸蒸日上,許多象州百姓也就不抵觸景國。

    更何況,總督是景國的,但虛聖卻是全人族的,所以九成九的象州百姓非常歡迎方運。

    方運環視眾多百姓,抱拳致謝,然後望著閱軍樓,輕輕點頭,道:「不愧是景國第一名樓。」

    董文叢微笑道:「聽說您要擔任兩州總督在巴陵設立總督府,巴陵的許多老讀書人紛紛到州衙找下官,說希望在閱軍樓辦一場履新文會。一些老人說,若是您能讓閱軍樓揚名天下,力壓黃鶴樓一次,奪下天下第一樓的美名,他們就努力說服那些慶官,讓慶官回心轉意,心歸景國。」

    方守業道:「總督大人,您今晚的詩詞,可能力壓黃鶴樓歷代文人墨客?」

    附近的讀書人與士兵立刻露出好奇的神色,盯著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