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把事情的始末說清。」方運道。

    董文叢點點頭,道:「象州地理優越,環境適宜,人口稠密,十分富饒。尤其是在人族水運能力提高后,靠江的巴陵城便崛起。水運發達,工坊所需之物可以低價進入,工坊產出之物又可迅速運走,所以讓巴陵城工坊眾多。巴陵城北方與西方有江有湖,最適合水力機關,因此形成了北工坊區與西工坊區,您登閱軍樓……不,是岳陽樓的時候,必然看見過。」

    方運輕輕點頭,道:「的確如此。」

    「在多年前,巴陵縱然有極大優勢,形成連綿不斷的工坊區,也只是讓部分巴陵城子民好過,沒有惠及全象州百姓。因為,工坊所有的工家讀書人或優秀工匠都是慶國人,他們只把最簡單最臟最累的活交給巴陵城子民。而且,他們以低價從象州收購諸如原木、藥材、糧食等物品,製作出紙張、成藥或其他貨物后,會優先出售給慶國或其他國家。只有那些剩餘的貨物,才會賣給象州人,而且價格比賣給外地的高。」

    「聽到這裡別人一定會問象州人為何不買外地的貨物,但您一定知道,因為慶國成立了一個象州會,所有商品的進出,都由象州會決定,象州官府無權管理。象州會的成員都是慶國各大商行,而慶國或者說聖元大陸所有大商行,背後真正的主人都是世家、皇室、豪門或各國高官。」

    方運輕輕點頭。

    董文叢繼續道:「在慶國其餘地方,這些大商行還要些臉面,畢竟任何時候都要宣揚為了慶國百姓,一旦做事過頭,會遭到慶國乃至其餘各國讀書人口誅筆伐,甚至動搖國本。但是象州不一樣,所以慶國縱容象州會。象州會並非官府,不需要臉面,只需要銀錢,所以他們用盡手段壓榨象州百姓。直到目前為止,真正控制象州百姓生活所需的,並非是官府,而是象州會。」

    「此事我也有所了解。」方運道。

    「象州會把持象州的方方面面,在象州被景國收回的第一年,景國按兵不動,他們也沒有讓出象州,只是妥協,比如提高工坊工人的薪酬,比如售賣的東西降低價格,比如拉攏象州的工家讀書人,比如把廢水過多的造紙工坊遷走等等。但從第二年開始,景國的各商行開始進入象州。不過景國各商行都很清楚象州會的強大,所以都零敲碎打,只開店鋪,不建工坊。」

    「經過試探后,景國商行發現象州是一塊賺錢的寶地,於是準備進軍象州,但象州會馬上使用了一些伎倆,讓那些商行意識到象州會的強大,猶豫起來。直到近期,趙氏商行才正式打破僵局,開始在北工坊區建立一座大型造紙工坊,建成后,所造紙張至少可以滿足一府之用。趙氏工坊還未建成,就開始宣傳,對工人一視同仁,紙張售價也跟全人族接軌,等於挖了巴陵城附近所有造紙工坊的根,而巴陵城的造紙工坊有七成屬於慶江商行。」董文叢道。

    「就是葛百萬的那個商行?」

    「對,就是著名的葛百萬的商行,不過,雖然大家習慣叫他葛百萬,但他的財富已經有數十億兩白銀。當然,您應該知道,那些財富並不完全屬於他,他不是慶江商行的主人,只是慶江商行的大掌柜。」董文叢說完看了方運一眼。

    方運微微一笑,輕輕點頭,這種事自己還是明白的,那些新興高官家族或者由於種種原因不便直接經商的家族,會與某個商人合作,讓商人拋頭露面,他們在背後等著收錢。

    由於高官利用權力賺錢屬於非法,用一些地方的俗語說就是弄髒手,而這些商人猶如乾淨的手套掩蓋這些高官的臟手,所以這些商人也被稱為白手套。

    葛百萬就是慶國最大的白手套。

    方運早就知道葛百萬的身份,雖然厭惡此人搞官商勾結和不顧百姓死活,但對他本身的能力還是相當肯定,換成別人,即便是有高官在背後支持,也未必將慶江商行做得如此大。

    方運想了想,道:「那此次煽動巴陵百姓上街的,應該是葛百萬的遠房侄子,象州進士巨賈葛憶明吧?葛家,怕是對我恨之入骨,所以昨日剛剛結束履新文會,今天就迫不及待煽動巴陵百姓上街,表面上是對抗趙氏商行,是生意之爭,但暗地裡是為打擊我的威信。」

    董文叢讚歎道:「您真是『身在家中坐,心知天下事』。葛百萬雖然是慶江商行的大掌柜,在高官權貴之間遊刃有餘,但自身終究地位不高,最怕哪天人財兩空。於是,他在象州的侄子葛憶明突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此人是進士,言辭經常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關鍵此人招賢納客,在讀書人中交遊廣闊,而且又善於製造一些小事件,讓平民百姓記住,大多數平民百姓覺得此人雖貴為進士富豪,但卻很接底氣,因此在百姓之中也有很高的人望。」

    方運微微一笑,道:「這位葛憶明,從孔城回到象州,成為進士后,文名便開始暴漲,應該是七八年前的事。」

    董文叢道:「無論是那些積累多年的大富大貴之家,還是近年來崛起的家族,誰家的子弟如葛憶明那般張揚?絕無一人。為何?葛家不穩。因為葛百萬遊走於慶國權貴之間,稍有不慎便會身敗名裂,難以保全自家。為了避免禍事出現導致財富流失,他必然要把部分財富轉移給葛家人,葛憶明文位最高,是最合適的人選。葛憶明之前種種近乎自污之事,無非是宣揚文名,一旦文名足夠,即便慶江商行大變,葛百萬隻要一死便是結束,那些人不會趕盡殺絕,會讓葛憶明做一個安穩的富家翁。」

    「會咬人的狗不叫。當年面臨柳子誠柳子智與計知白的迫害,我恨不得用盡一切手段增強文名,只為讓他們投鼠忌器,而現在,即便面對宗雷兩家,我也不會張揚。」方運道。

    「就是這個道理。不過,葛百萬的確乃人中之龍,他經商是一國巨賈,若從文,怕是能成大儒。至於那個葛憶明,被葛百萬全力栽培,各方面自然遠超常人,說百里挑一併不為過,但那些翰林或大學士偶爾評價他,只有四個字,中上之姿。」董文叢毫不掩飾對葛憶明的不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