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怎麼,不說話了?」方運突然陰著臉看向眾官。

    眾官嚇得面色驟變,不敢直視方運。

    「閻知府,你說說看。」方運道。

    閻霄為官多年,自然知道這時候說錯話就等於站錯隊,同意方運,便等於出賣巴陵城同僚,反對方運,那自己以後的官路也走不長。

    「下官愚鈍,不知說什麼……」閻霄含含糊糊道。

    「為何你敢用項上人頭和前途擔保,但就是不敢和百姓一樣住在工坊附近?」方運說完,看著眾官良久,帶著濃濃的失望之色,轉身離開。

    「你們不曾走進百姓中,所以永遠不知道我們對你們有多失望。」方運說著,消失在夜色里。

    在場的官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無一人敢說話。

    沉默許久,閻霄道:「此事……當如何處置?」

    董文叢嘆了口氣,道:「讓趙氏商行滿意簡單,讓百姓滿意難,讓方虛聖滿意更難。」

    「此事……終究要解決。」

    「我看,乾脆一了百了,既然這些百姓反對,那就讓他們繼續過著買昂貴紙張的日子。」

    「這種賭氣的行為,在今天之前行得通,現在總督大人已經知情,我等再如此做,你們就不怕他給我們的考評全部定為『下下』?一旦考評為下下,輕則貶謫,重則追責。」

    「方虛聖他,不至於如此吧。」

    「別人不敢說,他還真說不準。當然,他就算如此,也是磨礪我等,之後必然會讓我等起複。」

    「唉……令人頭疼。」

    「問題在於,總督大人一口咬定是我象州官員的責任最大,至於百姓的質疑、工坊的安全與否和在暗中鼓動的慶江商行,在他看來都不重要。」

    「是啊,他是總督,官大一級壓死人,我們百口莫辯。」

    「唉,遇到這種一心為百姓著想的總督,不知道是禍是福。」

    「罷了,今日就到這裡,明天再議。」

    眾官紛紛離去。

    第二日,一個消息猶如響徹千里的巨大鞭炮在巴陵城炸開,然後以飛快的速度傳遍聖元大陸,成為論榜上熱門的話題。

    方運要把總督府改建在造紙工坊三里內。

    方運的院子里,站滿了巴陵城的官員,不僅有景官,連一些慶官也來了,不過大多數慶官是來看熱鬧的。

    院子中有一張寬大的躺椅,方運眯著眼,面朝太陽躺著。

    眾官圍著方運。

    「離我遠點,別擋著我的陽光。」方運道。

    「大人,請您收回成命!」

    「總督大人,請您三思,您是總督,不能如此賭氣啊。」

    「此事,從長計議,從長計議!」

    眾多官員心急如焚,方運卻愛理不理。

    董文叢與方守業無奈地站在不遠處,低聲交流。

    方守業道:「不能阻止新總督府建造嗎?」

    「他直接下發總督文書,命令象州工司重新選址建造,工司的人哪敢違逆?」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方守業的眉頭擰成一股繩。

    「若是有辦法,我何必來這裡。唉,怪不得他的敵人都怕他,連咱們這些友人都拿他無可奈何。」

    「他若不是這樣,也當不上虛聖。」方守業無奈地看著方運。

    董文叢突然以才氣暗中傳音道:「對了,方虛聖今早從我手裡借了一批人,都是刑司的人,都是我和刑司司正賈和信得過的老景國人,不是象州本地的。」

    「這麼巧?他也從我手裡借調了五百士兵,這些士兵也都是江州子弟。這麼說吧,即便方運沒有官印,一旦我和他有衝突,那幫小兔崽子也只可能聽他的而不是我的。我看,他是有大事要做。」

    「我大概猜到他要做什麼。」董文叢道。

    方守業一愣,細細思索,很快露出恍然之色。

    董文叢道:「我先離開這裡,看看北工坊區那裡如何。」說完離開。

    北工坊區,數千人和昨日一樣,照常來圍堵造紙工坊,但不多時,所有人得知方運要把總督府建立在造紙工坊附近。

    同時,巴陵城的知縣親自來此,苦口婆心勸說,還說方虛聖之所以在附近造總督府,就是因為微服私訪來過這裡,是為了打消百姓的疑慮。

    方運文名如日中天,再加上這些官員態度誠懇,百姓們全都被方運打動。

    「媽的,象州的官員有一個算一個,就算他們說破天,老子也不信一個字。但方虛聖不一樣!不為別的,就沖方虛聖敢把總督府建在附近,我就服他!大凹村的鄉親們,你們要是把我劉三子當個人物,就聽我的,回村!這麼說吧,既然方虛聖知道了,還親自解決,那這件事就不是事兒!」

    「是啊!看看方虛聖,一句話都不說,直接把總督府搬來,這就是告訴咱們,這造紙工坊沒事!哪像那些狗屁官員,拿著大景國的俸祿,被咱們養著,連個工坊的事都解決不了!說句難聽的,就算將來工坊出事了,我也不怪方虛聖,因為他是個爺們,和咱們百姓同甘共苦!」

    「這才是父母官,這才叫愛民如子!跟他比,象州那些人哪裡像官,簡直是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妖蠻!」

    「嘿嘿,我看啊,象州的官員們傻眼了。造紙工坊沒問題則罷了,若是有問題,就等於害了方虛聖。就算方虛聖能饒得了他們,太后能饒?就算太后能饒,聖院能饒嗎?就算聖院能饒,老子也饒不了那群狗官!」

    「對!方虛聖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咱們就不是上街這麼簡單,是要上房扒屋!刨了他們祖墳!」

    「既然方虛聖出面,這個面子得給!走,回鎮里!」

    「走……」

    許多百姓好像完全不在乎造紙工坊會出問題,乾淨利落地轉身就走。

    突然,有個人大喊:「鄉親們,別走啊!說不定是方虛聖跟巴陵城官員合夥騙咱們!方虛聖可是總督,也是官啊。官官相護,當官的可能為了百姓放棄自己前途嗎?各位相親,聽我說……啊……」

    那人話說到一半,就見劉三子手持石頭,砰地一聲砸在他頭上,一下把他砸暈。

    劉三子對著那人吐了一口唾沫,道:「老子說了,把我劉三子當個人物的都回家,你這是看不起我嘍?還有誰!」

    再也無人反對。

    「走!」數千人四散離開,腳步無比輕鬆。

    不遠處,停著一輛馬車。

    董文叢透過窗帘看著那些百姓,重重一嘆,面色無比複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