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的語氣很平淡,但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在場的每個清醒的人,都止不住地點頭,不得不承認這個童生說的非常有道理。

    一些人面露慚愧之色。

    「那第三呢?」張宗石問。

    方運放下酒杯,微微一笑,道:「第三,此事很微妙,既可以說是兩國之爭,又可以說是區區一個老鴇發瘋,因此許多位高權重之人會閉嘴,要麼擔心樹敵,要麼怕引火燒身。但是,現在若有人站出來支持花青娘,對花青娘便是雪中送炭。葛憶明終究只是進士,只是葛百萬的侄子,將來若想從慶江商行挖下一大塊肉,若想不被貴人隨手打發,必須要在這種時候表明自己的態度,他現在的言行就等於昭告天下:之前造勢宣揚文名也罷,交好寒門子弟也罷,都只是為了個人利益,在關鍵時刻,他會永遠支持大貴人和自己人。至於咱們這些寒門子弟,在他眼裡連雞肋都算不上。」

    酒樓內一片沉默,甚至連通往二樓的樓梯也站滿了人。

    有幾個人一直盯著方運,眼中閃過怪異的光芒。

    方運夾了一粒花生放入嘴中,咀嚼完后,繼續道:「甚至可以說,他與花青娘的身份很相似,只是出身好過花青娘而已。當然,無論是地位還是權勢,他都遠超我等,我並無瞧不起他的意思,我只說一些實話。總之,他若不幫慶江商行,不幫那些大貴人,反而幫著咱們普通百姓說話,那他才是真蠢透了!只不過……我終究要說一句,涉及兩國之爭時,他身為景國人說這種話,只能說他不配當景國人,同樣很蠢!」

    突然,一個秀才冷冷一笑,道:「這位小童生,你口氣不小啊,那你告訴我,葛公子為何不配當景國人?」

    許多人看向那個秀才,怒目而視。

    「在場九成九的人聽完我的話,都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唯獨你突然發問,只能證明你站在我們的對面,不過……」方運盯著那人道,「我可以很耐心告訴你,身為一位景國的進士,身為通過壓榨景國百姓賺錢的商人,身為地位較高的讀書人,葛憶明即便沒有濟世安民的抱負,沒有振興景國的宏願,沒有積德行善的意圖,也無關緊要,他所有的地位和錢財,都是他自己的,我們不能綁架或逼迫他做什麼,但是,在這種時候他明明可以選擇沉默,選擇不作惡,卻在景國人和敵國人之間,選擇支持敵國人!這已經很明顯,他眼裡並沒有這個國家,並沒有我們這些百姓,那麼,他的的確確不配當景國人。」

    那秀才啞口無言。

    在場的許多人唉聲嘆氣,真沒想到,葛憶明的一句話里,竟然隱藏如此龐大的內容,簡直可以擴展成一場宮斗故事。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從此以後,無論對葛憶明還是對其他人,無論都是此事還是彼事,都不會盲目信從誰,都要站在更高的角度來看待。」

    「方兄是明白人,想必不久之後,聖元大陸將有你的一席之地。」

    「在下有一句話要問,以方兄之見,這象州最後當屬景國還是慶國?我們好做好準備。」

    「是啊,最後景國強還是慶國強?」

    酒樓的氣氛頓時熱鬧起來,很多人開始問相似的問題,想知道方運的答案。

    方運微笑道:「在妖界與景國之間,我選擇當景國人。在慶國與景國之間,我選擇當景國人。只因為,我在景國縱然地位不高,但至少不會被當成下等人或異族。」

    眾人一愣,紛紛點頭。

    「若不是聽方兄的口音是象州本地的,我還以為方兄是方虛聖的親戚。」

    不一會兒,坐在桌對面的張宗石,向方運舉起酒杯,道:「方兄一言,茅塞頓開。從今日起,無論是對慶君、葛憶明、方虛聖還是其他成名之人,在下都應該敬而遠之,絕不能被他們話語蒙蔽,聽其言,觀其行,更要像方兄一樣,思索這些人言行背後的種種。方虛聖曾經寫過一副對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說得當真透徹。來,在下敬方兄一杯。」

    方運笑著舉杯,與張宗石乾杯。

    張宗石一飲而盡,嘆息道:「方兄一席話,讓我感慨良多。我是讀書人,慶國要削減象州人的科舉名額,管他是慶君還是葛憶明,只要不和我們一樣反對,我們就當他們是敵人!景國增加象州科舉名額,我們就當景國是自家人,當景國官府是一家人!不過,景國官府若是胡亂建造造紙工坊,在沒有確切的證據表明造紙工坊不會影響我們之前,我們就要反對造紙工坊,就要反對官府!但是,即便我們正在反對官府,在妖蠻攻擊景國時,我們即便心中有怨念,也不能在抗擊妖蠻這件事上反對或攻擊官府。如此選擇,不是因為國家大義,不是因為仁義禮智,只為自己!」

    附近的讀書人輕輕點頭,方運也點頭表示稱讚,道:「誰是我們的友人,誰是我們的敵人,這是首要問題!」

    方運說話的時候,面色出現極為細微的變化。

    張宗石繼續道:「比如花青娘這件事,迎芳閣若是先道歉我必然懶得理會,誰人沒犯過錯,對吧?實際上,我心中認為,即便有景國人真為了名利拜慶君,縱然私德有虧,也不至於喊打喊殺,但我同樣認為,既然被人發現,必須要承認錯誤。花青娘不僅不承認錯誤,反而倒打客人一耙,甚至把我們所有反對她的人污衊為象州賊,那抱歉,在下覺得被侮辱了,自然要站出來說幾句。我反對花青娘,不是為了景國,不是為了象州,只因為,若象州人人都像花青娘這般,必然會大亂,我要住在安定的象州,而不是大亂的象州。更何況,她一個老鴇在我象州賺了這麼多錢,即便花在敵國也無所謂,我們本就不會逼她做什麼,可反過來栽贓攻擊我,罵我是象州賊,那我就要盡一切努力,在不犯法的前提下,不讓她在象州有錢賺!我只是個平民童生,奈何不了花青娘,也奈何不了葛憶明,但我以後絕對不會去花青娘的迎芳閣,也盡量少去慶江商行買東西。同時,也會告訴親戚朋友,盡量少去迎芳閣,盡量少買慶江商行的東西。」

    「好!」酒樓的人紛紛叫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