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人好像撥雲見日,對拜慶君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有了更清楚的認識,眾人議論紛紛,理越辯越明。

    最後,所有人發現,那個年輕童生所說的「誰是我們的友人,誰是我們的敵人,這是首要問題」這句話特別有道理,好似總結了張宗石所有的話。

    「咦?那位方童生走了。」

    「他去了何處?」

    「好像是向江邊的方向去了。」

    張宗石望著門口,眼中疑色重重,自言自語道:「誰是我們的友人,誰是我們的敵人,這是首要問題。此人,怕是大有來頭。」

    旁邊的朋友笑道:「宗石,你怎麼了?他一個藍衣童生,能有什麼來頭?不過,我相信他以後定然能出人頭地。」

    張宗石一皺眉頭,道:「方才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似乎有異動,好像伸手去桌下抓什麼,可惜,當時沒注意,現在才發現有些不對。」

    「這種事誰知道,或許是尿急?哈哈,算了,繼續喝酒。」

    過了片刻,張宗石站起身,道:「我心緒不穩,總覺得此人非同一般,走,跟我去江邊看看,若能再見到此人,定然送上名刺,引為好友,秉燭夜談!」說完他把錢放在桌子上,轉身離開。

    旁邊兩個友人相視一眼,急忙跟上。

    巴陵城乃是著名的古城,不僅有新興的建築,還有一些老舊的街巷。

    此刻,方運正在小巷中穿行,只為快速抵達江畔。

    方運快步前行,面有無奈之色,似是發生了意想不到之事。

    方運在抵達巴陵的第二天,就以官印俯瞰全城,把全城的大街小巷印在腦海中,現在即便沒有手握官印,也知道通往江畔最近的道路。

    方運走了一刻鐘,眼看就要到岳陽樓下,出了岳陽樓便能到達江畔,突然一皺眉頭,停下腳步,望向前方巷口衝出來的四個人,一個秀才,三個童生,隨後,方運又轉頭看向身後,那裡有一個童生和三個孔武有力的大漢。

    方運再次轉頭望向那個見過一面秀才,突然笑了笑,道:「若我沒記錯,酒樓中有人叫你丘秀才,怎麼,難道我的回答不夠盡善盡美,你堵我,是再想問一問葛憶明為何不配當景國人?」

    丘秀才哈哈一笑,道:「方兄果然非池中物,在下無非是問了你一個尋常的問題,竟然能記得別人如何稱呼我。」

    丘秀才一身深藍秀才服,衣領綉著柳葉,面相白凈,有一雙醒目的三角眼,目光帶著少許邪意,毫不掩飾嘲諷之色。

    方運望著丘秀才,突然露出懷念的神色,似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丘秀才道:「離上一次被人堵在小巷,已經過了數年,還真有一些懷念。」

    丘秀才惡毒一笑,道:「上一次被堵的時候,想必你不好受吧?」

    其餘幾個人跟著笑起來,笑容里充滿了惡意。

    「是啊,非常不好受,還被人打破了頭,血流了一地,在雨後的石板路上躺了一夜。不過,當我睜開眼,首見春花,耳聞鳥語,心有所感,讓我因此作出一首好詩。說起來……」

    方運說著扭頭看向丘秀才,繼續如同聊天似的道:「說起來,我其實挺感謝當年那個把我打破頭的人。」

    丘秀才笑嘻嘻問:「你作了一首什麼詩?讓我們拜讀一下,或許是了不起的名詩!哈哈哈……」

    「哈哈哈……」其餘人跟著丘秀才一起放聲大笑。

    方運輕嘆一聲,道:「只不過,那些堵我的人,下場很慘,很慘。」

    丘秀才面色一變,獰笑道:「今日,你怕是要再作一首詩!和上次不同的是,現在是秋天!」

    方運笑了笑,臉上的懷念之色消失,道:「都是過去的事了,沒必要再提。對了,我有事要去江畔,還請丘兄讓一讓,這巷子太窄,我過不去。」

    「讓,好啊?那要等你作完一首詩。」丘秀才帶著其餘人緩緩逼向方運。

    方運處之泰然,平靜地看著丘秀才,淡淡地道:「我勸你還是讓路好,不然你家主子也救不了你。」

    丘秀才冷笑一聲,道:「我家主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方運露出失望之色,道:「我本以為給葛憶明當走狗的,即便再不堪,畢竟也是讀書人,至少有點骨氣,你倒好,連承認自己是葛憶明的狗的勇氣都沒有。你若是這麼害怕暴露身份,還是趁早滾吧!」

    「你說什麼?」丘秀才身後的童生大怒,就要動手。

    丘秀才一抬手阻止那幾個人,盯著方運的臉足足看了三息,點點頭,道:「你這人不僅有見地,腦子也很活,看來你考這個童生並不難,甚至有可能考上秀才。」

    「你說的不錯,我考童生是挺容易的。」方運認真回答。

    丘秀才從方運的態度中感覺到一種難以明說的蔑視,他見過葛憶明,眼前這個人比葛憶明對他的態度更要輕蔑。

    丘秀才強忍被輕視的憤怒,道:「我知道你會把事情往葛少爺身上引,可惜,我來這裡與葛少爺無關,我只是看你不順眼,想好好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葯可以亂吃,但話不可以亂說!」

    方運臉上浮現極淺的笑意,道:「你倒是條好狗。你來迎芳閣附近,未必只是看看,定然是有人派你來的吧?葛憶明還沒蠢到如此地步,應該是葛家的管家或一些商行的掌柜讓你們來這裡,記住那些惹事的人,到時候秋後算賬。我在酒樓說的話直擊要害,你忍不住,所以想打我一頓,然後威脅我閉嘴,再去上面邀功,對嗎?」

    圍堵方運的幾個人愕然,沒想到此人既然如此聰慧,簡直料事如神。

    丘秀才嘆息道:「你果然是個人才,你說的那句『誰是友人,誰是敵人』很對,我聽后更加佩服葛少爺,而我現在,已經認清這個首要問題,你是敵人,所以我要讓你以後不再亂說話,否則給你足夠的時間,你極可能會壞葛少爺的好事!」

    方運頓感荒謬,失笑道:「你倒是個聰明人,現學現用,幸虧這不是戰詩詞或兵法或其他各家力量,否則你面對的將是天行師道。」

    丘秀才陰冷地一笑,道:「象州地界內,姓方的只有一家名門,除此之外,沒有什麼大家族。而那個象州名門方家,在葛少爺面前猶如螻蟻一般渺小。所以,本秀才今日就讓你知道,你不該惹葛少爺,也不該惹我們慶江商行!」

    「你這是在給慶江商行招災啊……」方運淡然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