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剛任總督幾日,首先在岳陽樓作詩,之後以法司、刑司和監察院做試點,而後便解決造紙工坊之事,無論何種行動,都指向一個字,穩。

    象州不穩,則諸事無成。

    方運之所以微服私訪,就是想尋找導致象州不穩的因素,然後解決,徐徐圖之,待自己在象州徹底穩固,再把慶江商行和慶官等那些大釘子一一拔掉。

    所以,方運現在並不想動葛憶明,甚至可以說,先動葛憶明那是知縣應該做的事情,把慶江商行在象州連根拔起才是總督做的事。

    但是,方運沒想到自己不去找慶江商行的麻煩,慶江商行的小嘍啰竟然主動找自己的麻煩。

    看到方運如此鎮定,丘秀才越發氣急敗壞,道:「小小童生,竟然口出狂言,今日本秀才便讓你知道,這象州,是我慶江商行的天下!動手,把他打殘,然後讓他蘸著自己的血寫一首詩!」

    丘秀才說完,和所有人一起揮舞著拳頭沖向方運。

    與此同時,張宗石與兩個好友出現在巷子後方,張宗石的兩個好友面露膽怯之色,但張宗石卻大喝道:「住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動手毆打童生!」說完衝過來幫助方運。

    可惜,張宗石離方運有十數丈遠,未等走幾步,以丘秀才為首的幾人就已經衝到方運身邊。

    「放肆!」方運只是微微張口,驚雷般的聲音炸響。

    丘秀才愕然發現,眼前的小童生雙目中突然生出浩蕩天威,唇齒輕動便能攪動天地風雲,整個人變得無比高大偉岸,彷彿佔滿視野,最後丘秀才有些眩暈,彷彿覺得自己已經無法看清眼前之人的全貌。

    隨後,丘秀才看到眼前的世界如鏡子破碎,只覺全身遭到撞擊,喉嚨一甜,噴著血倒飛出去。

    噗……

    包圍方運的八個人向各處倒飛,有的撞在牆上,有的直直飛了數丈才落在石板路上。

    小巷之內,場面慘烈。

    丘秀才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但眼前很快一亮,恢復正常,發覺自己撞在牆上,全身發麻,遍體劇痛,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看到前方的小童生緩緩向自己走來。

    丘秀才的嘴角緩緩流著血,雙目中充滿驚恐,直到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此人絕對不是童生,而是文位極高之人,否則不可能一言引發天地元氣。

    「唔……」丘秀才想說話,但身體卻不聽使喚,無法開口。

    方運伸出食指,蘸著丘秀才嘴角的鮮血,道:「這次被堵,躺下的是你們,所以我就不寫新詩了,就把上次寫過的舊詩,用你說的方式,蘸著你的血重新寫一遍。」

    方運說著,用丘秀才的血,在對面書寫。

    「春眠不覺曉……」

    字越寫越淺,寫到最後一個字,血跡幾乎不可見,但是,每個字都有著奇異的力量,竟然彷彿立在牆面之上。

    在圍攻方運的八個人飛出去后,遠處的張宗石嚇得止住腳步,獃獃地看著方運,直到方運寫完第一句,他都沒反應過來,也因為方運擋著,他不知道寫了什麼。

    在那五個字的對面,丘秀才先是一愣,隨後眼中湧出無盡的恐懼,如同深陷泥沼中的旅人,心中徹底失去求生的意志。

    身為秀才,再蠢也知道這首詩的作者便是方運,再蠢也應該知道,除了方運,全天下沒人敢說這是自己寫過的詩。

    丘秀才突然想起之前的話,隨後想起方運在濟縣的遭遇,當年,方運的確曾被柳子誠派人堵在小巷中毒打,而且是在童生試的前一天被生生打暈。

    直到現在為止,柳子誠和柳子智兄弟倆都是各地人族嘲弄的對象,污名僅次於計知白。

    丘秀才沒想到,方運明明這麼年輕,書法卻已經晉陞三境,字墨成骨。

    丘秀才怒急攻心,嘴角的鮮血流得更多。

    方運寫完第一句,轉身走到丘秀才面前,伸手戳到丘秀才的嘴角,蘸著鮮血微笑道:「為了讓我寫全這首詩,你特意多吐一些血,實在太客氣了。」

    字墨成骨的力量讓「春眠不覺曉」五個字立於牆上,在方運轉身後,張宗石與他身後的兩個人都看到這行字,想起之前方運說的話,全都愣住了。

    「這……他說《春曉》是他寫的?莫非……」

    三個人目瞪口呆。

    隨後,方運蘸著丘秀才的血,在牆上寫完完整的《春曉》。

    丘秀才望著自己鮮血寫成的《春曉》,心中充滿悔恨,恨不得一頭撞死在這裡,總好過留下千年罵名。

    突然,方運無奈輕輕搖頭,手中浮現濟王印。

    一個恢宏的聲音響起,與方運的聲音有些相似,但又有些不同。

    「誰是我們的友人,誰是我們的敵人,這是首要問題!」

    這聲音帶著莫大的威能,向四面八方傳播,很快傳遍全城。

    大多數人聽到后只是覺得好奇,但讀書人聽到后十分高興,一旦形成聖道之音,那巴陵城的地位就會有所上升,而且受到聖道之音的影響,巴陵城的人也會獲得好處。

    只有少數讀書人聽出這是方運的聲音,有的高興,有的卻不悅。

    之前方運去的那家酒樓原本十分熱鬧,可在這個聖道之音出現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這個聲音好像不是那位方童生的聲音,可他說的話,怎麼突然變成聖道之音了?」

    「一般來說,只有一句名言在初次出現的時候,才會引發聖道之音,方童生明明更早說,怎麼被別人搶了聖道之音?」

    「這裡面有問題,諸位集思廣益,說不定能發現問題所在。」

    「你們有沒有覺得,這個聲音雖然不是方童生,但也有點耳熟?」

    「咦?說的是,這個人的聲音的確有些耳熟,大家好好想想。」

    「我想起來了!是方虛聖!這個聖道之音的主人是方虛聖的!」

    「我明白了!那個方童生,便是方虛聖喬裝易容而成!」

    「如果是方虛聖,那就說得通了!之前方虛聖只是與我等閑聊,沒想到字句成金、一言聖道,為了防止暴露身份,所以利用聖廟的力量暫時壓制,現在壓制不住,所以外放出來。」

    「既然有聖道之音,那長江豈不是會出現龍門虛影?走,去看看!」

    酒樓中的人呼啦啦向外跑,酒樓掌柜的也興奮地跟出去,但跑了幾步,他突然停下,愣了剎那,然後發出殺豬般地尖叫。

    「都別走!把帳結了再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