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寫完《春曉》,一甩手,手上凝固的血跡自動脫落,然後邁步登上岳陽樓。

    站在城牆上,方運向江邊望去。

    岳陽樓對面,是洞庭湖與長江相連的水道,一般算作長江。

    就見前方水面沸騰,二十里內的江水全都咕嘟咕嘟冒著氣泡,不多時,一座淡金色半透明的龍門虛影徐徐上升。

    最後,龍門在升到十丈高的時候停下來。

    方運流露回憶之色,因為當年第一次以「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激發龍門虛影時,龍門虛影只有一丈高,而現在,足足是當年的十倍。

    新的龍門不僅更高更大,虛影的花紋也更加細緻,而且外放著一陣淡淡的龍族氣息。

    「看來是跟我躍過龍門有關。」方運心道。

    全巴陵城的人湧向江邊。

    隨後,巴陵城人見到壯觀的一幕,億萬江魚水妖沖向龍門虛影,然後用盡全身力氣跳躍。

    整座長江水面全被密集的水妖魚群擠滿,如同一層厚厚的血肉毯子,場面讓人感到全身發麻。

    突然,一道巨浪自江中升起,高達十丈,如一堵巨牆飛馳,巨浪所過之處,所有魚群水妖化為肉泥。

    但是,所有的水妖江魚如同瘋了一樣,即便面臨死亡,也要拚命躍過那龍門虛影。

    巨浪橫貫長江兩岸。

    不僅水妖江魚受到威脅,江中或江畔的人族船隻也陷入困境,再大的船隻也擋不住十層樓那麼高的巨浪。

    大大小小船隻上的人族無比慌亂,有的跳水逃跑,有的跪地祈禱,還有的大喊方虛聖,求方運救命。

    方運望向洞庭湖中心的方向,冷哼一聲,手持官印,就見聖廟方向衝出橙色的才氣,而後化為一道清光,落在那巨浪之上,巨浪立刻消散。

    江上的所有人族船只得救,數不清的人大聲感謝方運。

    一個陰冷的聲音從洞庭湖中心的方向傳遍巴陵城的上空。

    「敢問方虛聖,為何擾亂我長江水域秩序?」

    這時候,那些不知情的人才明白是方運引發聖道之音。

    洞庭湖沒有絲毫變化,但千里碧波之下,卻暗流涌動。

    方運毫不客氣道:「見到本爵,為何不匍匐拜見?莫非你想對抗龍族律法?」

    「還望方虛聖見諒,你已經被西海龍宮從龍族除名,在下還無法對抗西海龍宮聖諭,只能以虛聖稱呼,無法以文星龍爵拜見。」

    「哦?洞庭蛟王,本爵給你十息時間考慮,若十息之後你不分水拜見,那本爵便清理門戶,以正龍族律法!」

    方運說著,一件件文寶和紙張浮現在身前,大儒文寶筆、聖頁、硯龜墨女等等懸浮在半空,隨後,兩座文台衝天而起,如大日光照岳陽樓。

    一座是學海文台,這座文台雖在兩界山上鑄就,但因為有聖書《易傳》遮掩,至今沒有外泄。人族只知道張龍象有人族文台,不知有學海文台。

    第二座文台,便是方運在龍族戰界鑄就的真龍文台。

    真龍文台一出,百里水域易主,就見洞庭湖中突然被各色妖血染得花花綠綠,隨後數以百萬的水妖屍體浮現在洞庭湖湖面。

    洞庭湖內,凡是敵視方運且文位低於妖侯的水妖,從妖民到妖帥盡數死絕!

    偌大的洞庭湖蛟龍宮內,漂浮著無數的死屍。

    巴陵城的百姓看到這一幕,比看到龍門虛影更加驚訝,許多人甚至被嚇住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有那些讀書人才猜到事情真相,又驚又喜,忍不住低聲議論。

    「方虛聖果真不一般!巴陵城因為毗鄰洞庭湖,而洞庭湖內有蛟聖行宮,所以裡面的蛟龍格外霸道,歷代巴陵知縣、知府和州牧都吃盡苦頭。每次遇到水患,都只能求爺爺告奶奶,丟盡讀書人顏面。」

    「洞庭蛟王可是蛟聖之子,普通大學士哪裡是他的對手,起碼大儒出面才行,所以歷代巴陵官員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嘿嘿,方虛聖可不一樣,他可是龍族的文星龍爵,具體咱不懂,但知道他在龍族水族的地位很高。以前還半信半疑,今天還真長見識了,只不過一句話,便伏屍百萬。你們看那些水妖的屍體,身上都有蛟龍宮的甲胄,那可都是蛟龍行宮的精銳啊。」

    「不過,方虛聖頭頂上的文台是什麼文台?好像都沒見過。」

    「別看了,還是等十息,看看那蛟王敢不敢違抗文星龍爵命令,看看方虛聖敢不敢動手!」

    大量的讀書人把注意力轉向方運,根本不在乎什麼龍門虛影,甚至有讀書人半開玩笑說,若是那些躍龍門的水族看到這一幕,一定會氣暈。

    方運腳下出現平步青雲,周身的青衣大學士服因為才氣與元氣開始鼓盪。

    十息一到,方運提筆便要書寫。

    突然,洞庭湖湖面一震,湖面分開,一條十餘丈長的青色兩角蛟龍浮出水面,蛟龍的雙目極冷,甚至有些陰毒。這支蛟龍通體青色,但在額頭上有幾片白色的鱗片。

    澎湃的妖氣在洞庭湖面激蕩,天空開始凝聚烏雲。

    「洞庭蛟王果然是聖子,看看,它有兩隻角。」

    「就算有八隻角,不也得老老實實出來?」

    眾人隨後見到,那洞庭蛟王以較為奇怪的姿勢附在水上,如同人族的叩拜。

    「洞庭蛟王見過文星龍爵陛下。」洞庭蛟王低下頭道。

    「起來吧。」方運這才收起文房四寶,但沒有收起腳下的平步青雲。

    洞庭蛟王低著頭不說話,但誰都可以想象到它的表情一定很不愉快。

    方運看了看天色,已經臨近中午,於是道:「龍門顯現,水族可競爭,但不得拼殺,你為何要屠殺水族無辜?」

    「在下……一時疏忽,還望文星龍爵陛下恕罪。」洞庭蛟王道。

    巴陵城的百姓一聽,異常高興,看來方運抓住了洞庭蛟王的把柄,不然這頭一向霸道兇狠的蛟王怎可能主動認錯。

    「本爵初到此處,正需相助,念你初犯,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從今日起,直到本聖的兩州總督任職期滿,你都要在總督衙門擔任布雨特使,聽候總督衙門拆遷。在此期間你若盡心盡職,之前的事既往不咎。否則,別怪本爵執行龍族律法!」

    「在下……願聽候文星龍爵陛下差遣。」那洞庭蛟王的語氣中充滿無奈,完全沒想到方運會想出這種懲罰方式。

    「萬勝!」江邊的巴陵城百姓興奮地歡呼起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