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州牧衙門中,幾位官員手持官印,神遊高空,俯瞰城外江畔。

    巴陵知府閻霄問:「州牧大人,您當年在玉海府任知府,對水族的了解遠勝我等,這洞庭蛟王為何趁機出手?」

    董文叢微微一笑,道:「四海龍族對方虛聖的態度並不明朗,雖說東海支持方虛聖,但北海龍聖與西海龍聖並未下聖諭,只有西海龍聖下達聖諭。這蛟龍宮,與西海龍宮走得近,又執掌長江,必然得到西海龍宮的示意,要打擊方虛聖。蛟龍宮畢竟離東海龍宮很近,不敢得罪東海龍宮,又有過一次失敗,當年清江蛟王就被方虛聖與劍眉公先後重創,所以,此次絕非全面開戰,只是試探方虛聖的虛實。讓一個蛟王出面,既沒有大蛟王,也並非是蛟聖,即便出了事,蛟龍宮也可以承受。」

    「原來如此。」閻霄輕輕點頭。

    「不過,這洞庭蛟王阻撓躍龍門,不只為一探方虛聖虛實,更在削弱其力量。咱們人族有聖人門徒、有天子門生以及各種師承,這龍族也有類似的師承。凡是越過龍門虛影的水族魚類,從此以後都算是得到方虛聖的恩惠,永遠也不能加害方虛聖。將來方虛聖可在長江之中收納大量精英水族,等於跟蛟龍宮搶奪水域,蛟龍宮焉能善罷甘休?可惜,方虛聖學貫古今、才通萬古,對龍族律法瞭若指掌,看樣子,方虛聖即便殺了洞庭蛟王,蛟龍宮也無法明面上反擊,這洞庭蛟王只能低頭認錯,不然小命不保。蛟龍宮,向來喜歡多方押注。」

    「還是董州牧學識淵博!」

    一旁的官員紛紛稱讚。

    「跟方虛聖比,差得遠,不過……我總覺得這位洞庭蛟王會更倒霉。」

    就在岳陽樓上,方運傲視低頭的洞庭蛟王,突然對著江水一甩手,就見一滴被淡金色光芒包裹的血液從指尖飛出,飛到江水之中。

    萬里長江在剎那間風平浪靜,彷彿有蒼天之掌降下,撫平萬里碧波。

    隨後,極遙遠的東方突然傳來一聲龍吟,借水而行,剎那之後傳遍五湖四海、天下江河。

    江畔的人族都聽得清清楚楚,從龍吟中感受到一種莫大的威壓,微微低下頭。

    除了那些瘋狂躍龍門的水妖魚類,包括洞庭蛟王在內的洞庭湖水族兵將也都低頭。

    唯獨方運依舊昂首挺立。

    隨後,兩道水流從洞庭湖的出口兩岸向斜上噴發,如神龍吐水,直徑十丈的巨大水柱不斷上升,最後,兩道水柱在千丈高的半空交匯,凝聚成一扇中空的巨大水門。

    在水門的頂端,畫著一顆星辰,洞庭蛟王不得不再度參拜,那代表一位星龍爵的封地邊境線。

    在百裡外的長江之上,出現第二道巨大的水門,組成水門的粗大水柱自南岸升起,落入北岸,成為第二道星龍爵的邊境線。

    聖元大陸凡是有水域的地方,所有的水面都浮現波浪,所有的波浪都是海螺狀,海螺波浪發出聲音,那是東海龍聖敖禹的聖諭,宣布兩道水門之間的水域為文星龍爵方運的臨時封地,期限為三千年。

    洞庭蛟王無奈地低著頭,根本不敢抬頭,東海龍聖利用上古龍族的律法與文星龍爵聯手選定臨時封地,即便長江水域屬於蛟龍宮,蛟龍宮也無可奈何。畢竟四海龍宮是得到遠古龍族的傳承,每一座龍宮都是當年遺留之地,可長江的蛟龍宮只是仿照遠古蛟龍宮建造,有名無實,四海龍宮願意把長江交給蛟聖管理,主要是因為龍族更喜歡海洋。

    巴陵城的百姓先是愣了一會兒,隨後大聲歡呼,尤其是一些老象州人,老淚縱橫。

    象州人非常不幸,被慶國奪走後,飽受欺辱,沒有絲毫尊嚴,又因為靠近長江,經常與蛟龍宮打交道,也飽受欺壓。

    這些年象州一旦與蛟龍宮出現矛盾,慶國都會以懲罰象州為結局,息事寧人,反觀長江對面的江州,雖然在很多方面不如象州,可江州人敢打敢拼,出了事有景國撐腰,一旦與蛟龍宮交惡,所有人都會齊心協力抗爭。

    從景國開國一直到姜河川主管江州的時候,從無例外。

    尤其近些年出了個李文鷹,不主動招惹蛟龍宮,可蛟龍宮的水妖一旦害江州子民,李文鷹必然血洗長江水妖,從來都是先殺完再與蛟龍宮談判。

    當年還是秀才的時候,方運與大源府官兵聯手殺死一頭有蛟龍血脈的龜妖將,這事放在象州,那就是滅頂之災,不知道要賠償多少寶物特產才能換來蛟龍宮的原諒,可在江州,李文鷹不僅沒有賠償或談判,反而先屠水妖報復蛟龍宮,事後蛟龍宮不發一言,幾乎當沒發生過。

    在江州,普通妖物襲擊人族的多,但長江水妖很少惹事,越是那些妖位高智慧高的,越不敢惹江州人,但在象州,越聰明的水妖越喜歡上岸打秋風,因為它們知道景國管不了象州,慶國又不把象州人當人,所以時不時上岸劫掠,一些妖帥妖侯甚至冒充河神,壓榨百姓。

    凡是沿江的百姓,大都恨極水妖。

    這些老象州人看到巴陵城附近百里的水域竟然都變成自家總督的封地,哭得稀里嘩啦,他們不懂什麼家國大義,只知道,誰能保護自己不被外族欺辱,誰就是好官!誰就值得擁護!

    巴陵城百姓望著不遠處那頭十幾丈長的巨大蛟王,不知不覺,挺直了身板。

    舌綻春雷的聲音在巴陵城上空響起:「多年來,象州諸官自欺欺人,言必稱先安內,閉目塞聽,掩耳盜鈴,但方總督上任,這第一把火不燒象州人,不燒人族,先焚水族,正兩州,定秩序,當為象州歷代官員表率,老夫萬分佩服!象州有此總督,必將大興!」

    九成的巴陵人都知道,說話的人是象州著名的大學士魏動山,見證了象州兩次歸屬改變,是象州當之無愧的文人領袖。

    數不清的巴陵人輕輕點頭,魏動山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裡話,無論方運如何,但能力壓水族,解決象州大患,那就是人人必須要尊重的英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