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後,又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在巴陵城響起。

    「魏老師爺說的是。本將不管別人怎麼說,當年本將的二叔被水妖殺死,結果慶國的狗官不僅不討回公道,還罰沒二叔家田產,換成珍寶賠給洞庭蛟王殿。本將當年就發過誓,誰能弄死洞庭湖的蛟王,本將就鞍前馬後伺候誰!方虛聖真牛氣,比殺了洞庭蛟王還牛!從今天起,別的地方我不敢說,在巴陵地界上,誰要是敢害方虛聖,老子第一個搞死你!」

    許多巴陵人哭笑不得,這位是前些年新上任的巴陵府將軍戴黎,在巴陵府內很有名氣,但都是些亂七八糟的事,從小到大就是個惹事的主兒,但天資聰穎,考中秀才后不好好讀書,竟然想一統巴陵地痞流氓,要建立巴陵城乃至聖元大陸最大的幫會。

    此人雖然是個蠻貨,但從不欺壓良善,甚至頗有俠名,是巴陵城許多孩子崇拜的對象。

    可惜,沒多久就被魏動山的一個弟子發現這孩子是塊璞玉,硬是強收戴黎為徒,然後開始嚴格管教,生生掐滅了戴黎要當聖元大陸****之王的偉大夢想。

    不過,即便現在,戴黎有事沒事就在巴陵城轉悠,專門教訓那些欺負人的流氓地痞,至今巴陵城的小混混還把戴黎當巴陵城的帶頭大哥。

    此人並非慶官也並非景官,對兩國態度一直曖昧,但現在突然支持方運,算是正式的景官。

    巴陵城兩位名人先後支持方運,許多暗中的慶官無比焦急,因為民心最容易被收買,一些小恩小惠就會讓人忘記大是大非,更何況做的是大快人心的事。至少從今天起,百姓說不出方運什麼,即便方運有過錯,也不可能掩蓋今日大功。

    偏偏慶官們不敢出面針對方運,現在方運攜力壓洞庭蛟王之威,慶官還不至於蠢到這時候把腦袋送過去,保不準洞庭蛟王為了討好方運兼泄憤,拿慶官出氣。

    方運望著洞庭蛟王,思索片刻,舌綻春雷道:「從今日起,你便每日到州衙門點卯簽到,詢問需要做什麼,以後象州地界排澇防旱的重任就交給你了。」

    巴陵城的許多人嘿嘿直笑,讓堂堂洞庭蛟王跟衙役似的天天跑腿,也只有這位方總督能做到,連一國國君都不行。

    洞庭蛟王抬起頭,強壓心中的怒火,緩緩道:「文星龍爵陛下,我身為洞庭蛟王,本來便是負責洞庭湖周邊氣候,您所說的職責,在下會勤懇完成,至於每天去衙門點卯,在下過於繁忙,實在無暇兼顧。」

    眾多人看出門道,這洞庭蛟王雖然暫時承認方運的地位,但有自己的底線,絕不受辱。

    方運盯著洞庭蛟王看了熟悉,滿不在乎道:「嗯,敖煌正在戰界,不久便會來我這裡,到時候我讓他帶著你點卯。」

    洞庭蛟王一愣,目光變得無比堅毅,正色道:「到衙門點卯乃是洞庭蛟王職責所在,即便刀山火海,在下也必定完成!另外,若是見到敖煌……大哥,請一定告訴他,我洞庭水妖一向奉您為爵爺,未有半點差池。洞庭湖水域,敢傷文星龍爵者,萬妖共討!」

    巴陵城的百姓差點翻白眼,這洞庭蛟王的態度轉變得也太快了,還以為它能跟方運你來我往斗個幾十回合,起碼堅持幾個月,誰知道幾句話就投降認輸。

    巴陵城的百姓不清楚,但許多聽說過方運事迹的讀書人都知道敖煌是誰,那可是堂堂真龍,地位之高超乎想像,就算惹了潑天大禍,四海龍族也得幫忙擦乾淨。

    許多巴陵城百姓詢問敖煌是誰,許多讀書人說是真龍,可普通百姓不懂為什麼洞庭蛟王怕成這樣,後來一個讀書人靈機一動,說:「敖煌在龍族的地位,相當於巴陵府將軍戴黎在巴陵城的地位。」

    巴陵城百姓立刻明白敖煌的身份原來是龍族一霸,這個說法開始迅速流傳。

    方運看著洞庭蛟王,微微一笑,心道敖煌果然沒騙人,每次晉陞一個龍位,必然去找水族打架,這位洞庭蛟王要麼是被敖煌揍過,要麼就是被敖煌的惡名震懾,生怕被敖煌找上門揍。

    「今天你便去州衙進行第一次點卯吧,進城前蛻去蛟形。」方運道。

    「遵命!」洞庭蛟王四爪一拍水面,尾巴一擺,掀起滔天巨浪,在巨大的轟鳴聲中飛天,快速飛到江畔的碼頭,然後搖身一變,化為一個身穿青色錦袍的中年人,頭頂有兩隻小角,鼻子有些塌。

    洞庭蛟王面帶不悅之色,上了一輛馬車,扔給車夫一顆珍珠,便閉目養神。

    在大量巴陵百姓的圍觀下,洞庭蛟王坐著馬車前往州衙。

    方運下了岳陽樓,緩步離去。

    「痛快!」一些巴陵人大聲喊著。

    許多巴陵城百姓議論紛紛,興高采烈,這可是近年來來僅次於象州回歸慶國的大事件,關係著巴陵城的每個人。

    方運叫了一輛馬車,抵達州衙門后,恢複本來相貌,門口的士兵興奮地說洞庭蛟王已經點卯,剛剛離開,只是很不情願的樣子。

    隨後,方運向自己居住的院子走去,遠遠就看到一個進士官員站在院門口。

    方運仔細一看,那人正是巴陵府同知霍隴,一個六品官員,雖然沒在名面上反對象州回歸景國,但一向與慶官交好,算得上慶官的一員。

    同知是知府的副手,權力可大可小。

    見到方運,霍隴快步趕來,一邊走一邊拱手笑嘻嘻道:「下官霍隴,見過總督大人。」

    「霍同知來此,有何貴幹?」方運問。

    霍隴面露尷尬之色,輕咳一聲,看了看周圍,道:「此事不宜宣揚,不如私下商談。」

    「好。」

    方運說完進入院子,走到涼亭中坐下。

    霍隴不敢進涼亭,只是站在台階下,深深一揖,道:「下官向大人請罪。」

    「哦?何罪之有?」

    霍隴直起身,無奈道:「下官受人所託,前來解釋一件事的原委,但又不知當講不當講,所以提前請罪。」

    方運心思一動,問:「可是葛憶明所託?」

    霍隴毫不驚訝,無奈一笑,道:「大人料事如神,的確是葛憶明。葛公子知道貿然聯繫您過於唐突,於是便找上我,想要化解誤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