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正要回答董文叢,突然有加急傳書,隨後,方運與董文叢相視一眼,兩人都意識到對方也收到。

    方運拿出官印,神念一掃,加急傳書是內閣與元帥府聯合發出,看完后,兩人抬頭,再次相視。

    慶國以討伐摩妖山為名,大軍沖入象州邊境,進行劫掠,正在前往摩妖山。

    發現這件事的是泰閤府府將軍曲澈,得到消息后,按照規矩直接上報內閣與元帥府。

    方運面色微微一沉。

    董文叢立刻不悅道:「這個曲澈,簡直目無長官。若無您在,這件事的確可以上報到內閣與元帥府,畢竟州都督還無法處理兩國軍爭。但有您這個總督在,即便朝廷規定您不得直管軍務,他在上報內閣與元帥府後,也應該給總督一封傳書。」

    方運道:「我沒記錯的話,他並非是慶官。」

    董文叢輕嘆一聲,道:「這位曲澈啊,是典型的中立派,誰也不得罪。他怕給您傳書後,會被慶官責難,所以按部就班上報閣府。不過,這事他做差了。」

    方運道:「這個糊塗蟲!從邊境士兵發現慶君,到回營稟報,再到聖廟附近傳書上報,恐怕要一個時辰,而閣府收到消息后,自然會召開緊急會議,開會前不可能泄露任何消息。會議中,左相一黨必然會拖延時間,會議結束閣府才會下發傳書,離最開始至少過去兩個時辰。慶軍有備而來,兩個時辰足以疾行百里,現在恐怕已經抵達摩妖山範圍。一旦進入摩妖山範圍,象州就無法處置!」

    董文叢無奈道:「沒辦法,聖院有聖院的規矩,慶軍在對付外敵,我們若是干涉,他們必然會反咬一口,讓咱們惹一身騷。我本人並不反對這種規矩,但慶國明顯在利用這個規矩來打擊景國。就地理位置來說,慶軍借道並無不妥,只是未告知景國象州,又進行劫掠,這就太過了。」

    方運道:「走,現在馬上去總督府找方都督,他常在軍中,對此事的了解會超過我等。我倒是……未曾帶軍駐守兩國邊境。」

    方運剛想說自己帶過軍但未駐守兩國邊境,還是生生改了。

    方運真正帶過三次軍,一次在書山中,但有些記憶模糊,而且只是與妖蠻對戰,第二次是在孔聖文界楚國帶軍,第三次是在兩界山參戰,都與現在的情況不同。

    這是人族內部涉及軍方的兩國衝突,方運並未處理過此事,而且目前他沒有軍權,不過,方運稍加思索,便想出辦法繞開軍權。

    不多時,兩人抵達都督府,方守業等一干兵家武將在門口迎接。

    方運與董文叢剛站穩,還未等邁步,就見一位進士將軍朗聲道:「軍務要地,文官迴避!」

    大多數武將愕然看著那個進士將軍,很顯然,此人準備多時,只是為在這一刻刁難方運。

    只有少數武將面色冷漠,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只是盯著方運看。

    方守業無比尷尬,但那個將軍說的沒錯,在沒有元帥府臨時通行文書的情況下,別說兩州總督,即便左相也別想進入都督府,只不過這個規矩是兩百多年前戰時建立的,近百多年來早就無人遵守。

    方運正要用虛聖身份進入都督府,立刻意識到不妥,又看了一眼那個進士將軍,點頭道:「不錯,這位將軍盡忠職守,本官差點疏忽,本官這就向元帥府申請通行文書。」

    都督府前方靜悄悄的,眾人不發一言,門口的兩尊獅子顯得越發威嚴。

    方守業冷哼一聲,道:「此次事關重大,關乎我象州軍方的聲譽,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有人阻攔方總督,恐有因噎廢食之嫌。不過,本官分得出輕重,先不討論此事,先等方總督的臨時通行文書。」

    沒在軍中任職之人,無法獲得長期有效的通行文書。

    一息,兩息,三息……

    僅僅二十息后,方運一伸手,就見鴻雁飛散,凝聚成文字懸浮於眾人面前,形成一張臨時通行文書,文書下面蓋著數個大印。

    在場的將士只覺心頭一震,都知道方虛聖有天大的面子,但沒想到大到這種程度。

    臨時通行文書的分發流程並不簡單,而且是都督府的臨時通行文書,必須要景國大元帥本人親自蓋上大印方可形成。

    方運的傳書抵達元帥府後,要經過第一道審核,隨後傳給值守的將軍,然後由值守將軍分別傳書給元帥與負責批複審核的軍房,等元帥與軍房蓋上大印后,值守將軍要蓋上自己的大印,然後再加急傳書給方運。之後,再補充紙質的臨時通行文書。

    一般來說,都督府的臨時通行文書需要三天才能下達,但方運用了不到三十息。

    「本官可以進去了嗎?」方運發問。

    「總督大人請!」方守業先讓路,其餘將軍立刻分向兩側,給方運留出一條道路。

    方運進入總督府的正堂后,毫不客氣坐在主座,而方守業陪坐在副座。

    方守業輕咳一聲,道:「大人駕臨都督府,可是為了慶軍劫掠象州民眾之事?」

    方運點點頭,環視已經坐下的眾將,道:「想必諸位已經知道此事,本官本無軍權,但慶軍傷及民眾,除非朝廷派出欽差特使,否則,本官不能袖手旁觀。」

    一位老將軍道:「總督大人,此事您定要小心。」

    這位老將軍沒有多說,但所有人都明白,這是在勸方運小心越權,一旦總督越權指揮,那麼左相黨必然有辦法扳倒方運。

    方運點點頭,道:「我心中已經有了打算,在路上的時候,我已經向內閣與元帥府遞交本官的意見。此事,朝廷若不派欽差,那麼當由象州官員組成慶軍過境事件臨時軍務房,由軍務房內的官員負責處理此事。」

    在場的武將立刻明白,若朝廷派出欽差,那方運就可以脫手不管,出了什麼事不會被波及,這是慶官和左相黨最不願意看到的。

    左相黨與慶官最想看到的,是由分別由州牧、總督府與都督府分別負責,這樣慶官們可以從中作梗,讓事態變得更亂。

    但是現在,方運要建立軍務房,表面上是總督府、州牧府和都督府聯手,實則是出手接管軍權!

    軍務房一旦建立,總書必然由總督擔任,而方運讓都督府與臨時軍務房變成一個衙門兩塊牌匾,原本象州的軍事最高負責人由方守業變成方運,從此以後,方運就不需要時刻小心越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