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事情發生后,各地的官員急忙出動,勸說或驅散民眾,維持秩序。

    大部分城市的百姓很快散開,但有四座城市的民眾遲遲不離開,直到中午實在餓了,才逐漸放棄圍堵慶國的商鋪。

    到了下午,各地官府紛紛上報損失,僅僅被燒毀的房屋、損失的貨物就超過一百二十萬兩白銀,更不要說間接的損失。

    論榜之上也開始議論此事,與前些天的情景類似,慶國人繼續攻擊象州,認為象州賊只會害自己人,所有反對慶國的行為都是錯誤的。

    所有景國讀書人都反對過激的行為,但也指出,此事都是由慶國大軍劫掠引起的,宣武軍應該負主要責任,同時認為,那些真正做出過激行為的,大都不是普通百姓,普通百姓絕對不可能動手打砸搶,只有那些平日里好勇鬥狠的地痞流氓才會在這種時候動手。

    隨後,出現一些象州的景國人,這些人無一例外,全都在向慶國道歉,全都以自己是景國人為恥,全都認為反對慶國是最愚蠢的行為,並且罵那些上街的都是象州賊甚至是景****。

    一位名為「葛松霄」的舉人洋洋洒洒寫了一篇文章,痛斥象州賊的醜惡現象,認為那些人是人族毒瘤,是景國毒瘤,並決定明日帶著手下去附近慶國人開的商鋪,誰敢來,他就帶人反擊,保衛良心和正義,不保衛象州賊。

    這篇文章一出,所有慶國讀書人紛紛支持,也有一些景國人覺得這人沒有被束縛頭腦,沒有過於鄙陋的國別意識,人族最需要這種胸懷寬廣的義士,也紛紛稱讚。

    其餘各國讀書人也覺得葛松霄仗義執言,表示一旦去象州,必然會找他喝酒論天下。

    一時間,葛松霄名聞論榜,文名爆漲。

    過了一個時辰,有人提出質疑,說葛松霄是葛憶明的遠房親戚,都跟慶江商行的葛百萬有聯繫,這個人怕是別有用心。

    也有人揭發,此人是典型的慶官,當年曾堅決反對景國與方運。

    但是,只有少數理智的讀書人發現這些人的言論,在支持他們,但人數太少無力改變局勢。

    在象州州衙的東南側,有一個不大的院子,但院子門口的牌匾卻讓路過的人萬分小心。

    兩州總督署。

    總督府未建成,而之前象州也沒有總督府,方運現在這個總督只能在州衙內辦公,裡面的官吏文員只有十人,而且都是臨時從巴陵府衙、州衙和各司抽調而成。

    這些人平時主要負責接收各種文書,交給方運閱覽,很少外送文書或方運的命令,因為至今為止,方運沒有完全行使總督權力,這些人也處理不過來,要一步一步來。

    方運正在與董文叢制定一些規章制度,主要是規定什麼事務必須交由總督府審批,什麼事務可以只交由總督府備案等等。僅僅制定一套詳細的總督府制度,就不是十幾天可以完成的事。

    方運早就規定,各地的突發**件必須第一時間上報總督府,所以今天小小的總督院子里的十個人忙做一團,州衙門不斷謄寫各地的文書,送到方運的桌前。

    方運始終沒有發出任何命令,只是閱讀文書。

    直到傍晚,董文叢才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方運的辦公房,先行禮,然後苦笑道:「恕下官無禮,就不說客套話了,今日一天都在忙著處理百姓上街之事,幾乎是處處救火。大多數百姓都已經散去,但下午出現了零星的事件。大多數官員都在盡心處理,但一部分官員……您知道的,不僅撒手不管,不僅有意放縱,甚至還有推波助瀾的嫌疑。慶官,景官,真是可笑,明明都是象州人都是景國人,連官員都涇渭分明,百姓豈能合一?」

    董文叢也不顧禮儀,一屁股坐在方運桌前的椅子上,有些喪氣。

    方運道:「你對今天的百姓上街怎麼看?」

    董文叢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之色,道:「上次為了對慶國施壓,下官安排百姓上街反對,但今日上街之事卻與各地衙門無關,明顯是有他人施為。這,大概就是自食惡果吧。」

    「你如何處置?」方運問。

    董文叢思索良久,輕輕搖頭,道:「我已經命人嚴查,但有慶官包庇,查不出什麼來。在象州,慶官勢大,除了外地調來的官員,大多數景官即便支持景國,也不會主動與慶官交惡,畢竟……」

    「畢竟,都是自己人,若是以後象州又歸了慶國,大家至少還可以繼續當同僚。」方運補充道。

    董文叢點點頭,隨後問:「大人,您有何看法?今日您並未下令。」

    「故技重施,老調重彈,無非是製造事端,打擊景國威望,順便……轉移民眾視線。」方運道。

    董文叢一驚,立刻醒悟,道:「您說的不錯,宣武軍劫掠百姓事件應該早有準備,為打擊您的威望,也為羞辱景國,讓象州人思慕慶國。迎芳閣拜慶君只是碰巧出現,但兩事連在一起,激發了百姓的同仇敵愾,更加痛恨慶國。慶國和象州的慶官絕不願意看到百姓對慶國同仇敵愾,於是安排此次百姓上街,製造事端,現在許多百姓已經不在乎迎芳閣和劫掠事件,反而被許多讀書人引導,演變成批判那些打砸搶的暴徒,現在各地都在罵象州賊,所有反對慶國的人都被侮辱,許多人已經不敢在別人面前反對慶國,達到了他們的目的。」

    方運看著董文叢,緩緩道:「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若是這種事繼續發生,屢禁不止,那就說明,象州官員從上到下,要麼已經全部背叛景國,要麼是一群無能的廢物!」

    董文叢不敢說話,方運的措辭太過嚴厲。

    突然,兩人目光微動,相視一眼,各自握著官印。

    吏部的加急傳書。

    兩人一看,分外無奈,竟然是禮部的申飭文書,嚴厲指出是象州總督方運、州牧董文叢以及州都督方守業的不作為導致爆發大規模百姓上街事件。

    董文叢無奈道:「大人,這如何是好?您不在乎吏部考評,但下官今年怕是懸。」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方運微微一笑,從容提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