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董文叢起身,一邊捏著墨錠徐徐研墨,一邊道:「只是吏部發文申飭,內閣與太后都未出面,無傷大雅。」

    方運面無表情,道:「對於他們來說,百姓上街而已,打砸搶而已,還不值得他們費神。哦,我說的有所偏頗,至少左相一黨很在乎,畢竟可以找到機會攻擊你我。」

    董文叢沉默不語,他已經發現方運的特點,永遠站在百姓民眾的立場上,從來不當自己是官僚。

    隨後,方運蘸足筆墨,開始書寫奏章。

    董文叢見方運沒有讓他離開,而且聯想到方運之前的話,偷偷看奏章的內容。

    奏章上寫著,為了應付象州如今紛亂的局面,強烈要求內閣成立一個「象州對慶國事務房」,簡稱對慶事務房,軍政結合,避免慶國大軍過境而束手無策,更能避免激發民憤。

    奏章中稍帶說明今天各地發生的事,雖然沒有指責誰,但暗中指出,象州之所以形成現在的局面,與內閣怠慢對慶事務分不開,若是提前成立「臨時軍務房」,消弭慶國劫掠的影響,象州各地不至於發生這種事。

    看到這裡,董文叢恍然大悟,這才明白為何方運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象州之事明顯是慶官與慶國官員搞的鬼,但方運卻把責任推給左相,方運提出的對慶事務房遠比臨時軍務房的規格更高,而且可以一直存在。

    隨後,方運書寫《春望》,把文書傳遞到泉園,由泉園的人遞交奏章。

    書面奏章和傳書不同,傳書內容保密,但奏章則會經手多人,方運是故意讓景國其他官員第一時間知道奏章的內容。

    當天晚上,文相姜河川召開緊急內閣會議,與右相曹德安明確表示支持方運,並要求左相與輔相給出一個答覆,否則象州一旦亂起來,負責任的不是方運,而是柳山與司悅慶。

    隨後,景國官員出現傳言,說象州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城市發生上街事件,就是方運暗中鼓動,以此要挾內閣,只為成立對慶事務房,收攬象州大權,之後便可為所欲為。

    不過,柳山一直沒有表示,明顯不同意方運設立對慶事務房,一旦真設立,那方運甚至可以繞開內閣,完全掌控象州軍政。

    這天夜裡,景國似乎很平靜。

    《象州邸報》為和《聖道》與《文報》岔開,每月的初五、十五和二十五刊發。

    七月十五,《象州邸報》看法,其中編審管翼發表了一篇關於「讓他三尺又何妨」的文章,下一次的《象州邸報》應該在七月二十五刊發。

    但是,七月二十一的清晨,象州禮司突然刊發《象州邸報》增刊,而且不再是發放給各地有品級的官員,甚至開始在各城市展開免費贈送。

    這是《象州邸報》第一次面向公眾,立刻引發了爭搶熱潮

    方運得到消息的時候,還在吃飯,不動聲色,只是讓董文叢帶過來一份,然後繼續吃飯。

    不多時,董文叢帶著兩份《象州邸報》增刊前來,面色鐵青。

    把增刊遞給方運后,董文叢怒道:「禮司和一些文院的官員太不像話了!竟然不經州衙與總督府同意,私自印刷增刊贈送!這些人,必須要嚴懲。」

    方運點點頭,一邊聽著,一遍翻閱,一息一頁,很快閱遍《象州邸報》的全文。

    今日邸報有許多文章,但所有文章都在說三件事,一是慶國很好,二是景國很差,三是反對慶國、支持景國的人都是象州賊。

    方運的眼中少見地掠過一抹陰雲。

    「象州竟已糜爛至此。」方運輕聲嘆息,今日才發現,象州遠比外界傳揚和自己之前了解的更加混亂。

    董文叢愣了一下,因為他認識方運多年,只有在與妖界對賭的時候,方運才出現過相似的凝重表情。

    董文叢遲疑片刻,道:「不過是一份增刊而已,您為何如此重視?」

    方運看了董文叢一眼,心中暗嘆,這個時代的官吏和讀書人,還不明白傳媒力量的強大,慶國即便動用報刊的力量,也只是誤打誤撞而已。當年華夏古國北方的超級大國轟然倒塌,主要原因是內部官僚合力推牆,而對民眾影響最大的,卻是傳媒的力量,向一切有利於改朝換代的方向宣傳,加速國家崩塌。那個曾經的超級大國改朝換代成功,但卻沒有像民眾想象中變得更好,掙扎了二十餘年後,人均收入竟然已經被華夏古國趕超,而華夏古國人口眾多,論人均向來低得可憐。

    變革是正確的,但不能讓野心家掌握變革的力量。

    「邸報等刊物非常重要,在未來,這是極為強大的力量,正是因為如此,不能讓我們的敵人掌握!此次《象州邸報》事件,現在看來只是一州之地的小事,但我可以保證,這會成為歷史上濃重的一筆!」方運道。

    董文叢畢竟是翰林,很多事不明白,是因為沒有經歷學習過,現在方運點出,他立刻悟通,道:「下官看不出此次事件中哪個方面如此重要,既然您如此確定,那下官只能猜測,將來會出現專門面向公眾的邸報?相當於各國自己的《文報》或私人的《文報》?」

    方運點點頭,道:「就是這個意思。歷史大潮,浩浩蕩蕩,我等不能逆流而行。」

    董文叢面色一變,道:「若以後真出現私人報刊,你我阻撓此次的《象州邸報》增刊,恐怕會留下千古罵名。」

    方運微微一笑,道:「為何造紙工坊出事,百姓第一時間不去罵商行,反而罵官府?」

    「這……」董文叢隱約猜到什麼,但一時想不透徹。

    「此次增刊,必然未經聖院審核,你找個信得過的人,請聖院刑殿即刻派人嚴查,之後你一直跟著我便是。」方運的笑容里有別樣的意味。

    董文叢眉頭微微一皺,雖然不清楚方運的用意,但立刻道:「您放心,我這就傳書!」

    「不能傳書,只能你們兩人當面談,不留任何證據!」方運道。

    「好!您稍等!」董文叢說完,匆匆離開,不多時回返。

    「等著吧!來人,上茶!」方運道。

    兩人一邊商討政務,一邊等待。

    兩個時辰后,兩人收到聖院的傳書,刑殿的人即將抵達象州,嚴查此次事件,請方運與董文叢配合。

    方運傳書詢問相關細節后,起身道:「走,與我一同『迎接』刑殿特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