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董文叢帶領巴陵城的眾官抵達南城門外,等待刑殿特使。

    特使還未到,方運與董文叢和方守業等幾人低聲談話,其餘官員也是相熟的聚在一起,低聲交談。

    在交談的過程中,方運打量周圍的人,發現除了禮司司正聶長舉和幾個小官,禮司的大多數人並未到場,之前他們以事務繁忙為由推脫。

    方運不動聲色,顯然有人通風報信,但這對自己來說反而是好事。

    不多時,一片白雲自天空出現,一位身穿刑殿大學士服的老者快速下降。

    方運仔細一看,此人正是韓非子世家的大學士韓正陽,心道刑殿這些人其實並非都是老古板,自己與韓非子世家關係密切,人盡皆知,單單幫韓家找回聖典《韓非子》失落的一卷,就足以讓韓家人銘記百代。

    方運在孔城拜訪各家人的時候,見過這個韓正陽,這人是韓守律的二叔,見面時交談非常愉快。

    方運雖是虛聖,但韓正陽代表刑殿與聖院,在韓正陽落地的一剎那,方運上前一步,拱手道:「刑殿特使大駕光臨,讓我象州蓬蓽生輝。」

    其他官員可不敢拱手,全都老老實實作揖彎腰九十度,即便是最想給方運找麻煩的老翰林聶長舉,也不敢有絲毫怠慢。

    韓正陽面無表情,拱手道:「老朽見過方虛聖!諸位切勿多禮,老夫前來,只是履行刑殿職責,並不需要任何歡迎。諸位散了吧,請方虛聖、董州牧與方都督帶路,協助刑殿徹查《象州邸報》一事。」

    在場的官員面色各有不同,沒人敢說話,都盯著韓正陽。

    方運微微一笑,道:「敢問韓大學士,這《象州邸報》可是聖院名下報刊?」

    方運此話一出,不僅普通官員大驚,就連董文叢和方守業也大驚失色,方運這話語氣很尋常,但意圖太過明顯,這是在質疑聖院或刑殿的管轄權!

    雖說堂堂虛聖可以質疑刑殿,但這並不是必要之事,萬一與刑殿甚至聖院對立,會一發不可收拾,折損文名事小,影響聖道事大。

    硬頂刑殿甚至聖院,這種事百年都沒有一次,而且即便發生過,也會被聖院毫不留情翦滅,絕不心慈手軟,必須要樹立聖院絕對的權威,不然那些魑魅魍魎必然會認為聖院可欺。

    董文叢與方守業連連給方運使眼色,方守業甚至暗中給方運發送加急傳書提醒,但是方運不為所動,平靜地看著韓正陽。

    董文叢看到方運竟然胸有成竹,不再著急,反而陷入深思。

    韓正陽聽到方運的話,雙目微微張大,過了數息后,發現方運神色依舊淡定,略一思索,道:「《象州邸報》本屬象州官府刊物,但聖院有明文規定,各國邸報發布前,當由聖院《文報》編審院審核后,方可公布。此次《象州邸報》增刊未經審核,違背聖院律法,當由刑殿查證。」

    「既然《象州邸報》只是刊發前需要聖院審核,那今日《象州邸報》增刊一事,當由我象州查證處理完畢后,交由刑殿審核,最後由刑殿與象州聯合公布結果。」方運道。

    韓正陽突然微微眯起眼,緩緩道:「刑殿規矩,不容更改!此事,只能由刑殿單獨查證並審判!」

    「本官身為兩州總督,統攝兩州官民,《象州邸報》亦在本官管轄之內。只要《象州邸報》未有背叛人族之嫌,本官就不能讓刑殿單獨處理我象州內務!」

    方運的話擲地有聲,在場的官員雖然擔心方運,但也感到方運的話非常有理。

    連那些慶官也輕輕點頭,佩服方運的勇氣,十國的官員不僅懼怕刑殿,同樣也對刑殿有怨氣,很多事往往刑殿一插手,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費,而最後不知道刑殿為何插手,就算詢問,刑殿也以機密為由不予回答。

    韓正陽望著方運,許久不說話。

    方運一直靜靜地看著韓正陽,一動不動。

    其餘官員不敢亂動,只能小心翼翼看著兩人。

    片刻后,韓正陽緩緩道:「方總督,你是在對抗刑殿!對抗聖院!」

    「對抗聖院」四個大字一出,在場所有官員的腰背都微微下彎,比之前矮了一頭。

    唯獨方運面不改色。

    「為了象州百官,為了象州百姓,即便對抗刑殿,我方運也在所不惜!今日,我以兩州總督的身份,要求刑殿不得收繳查封《象州邸報》增刊,只有等我象州調查出結果,方可參與審判!否則,我方運拼著身家性命不要,也要為象州討回公道。」

    董文叢輕嘆一聲,無奈上前一步,道:「還請刑殿特使三思,《象州邸報》之事,當由總督府決斷。」

    方守業一看連董文叢都出面了,自己身為方運的伯父也不能看著,也上前一步,道:「請特使三思!」

    其餘官員一看,勢頭不對,象州官位權位最大的三個官員都站出來,若自己不和三位站在一起,那以後必然會被穿小鞋。可是,對面是刑殿大員,堂堂世家大學士,若是站出來,被秋後算賬怎麼辦?

    數息后,一些從景國外調入象州的官員陸續站出來。

    工司司正薛礫、法司司正蔣正明、刑司司正賈和、監察司司正蔡源等等眾多官員紛紛上前一步,站在方運身後。

    那些暗中反對方運的慶官不斷琢磨,這事讓刑殿查下去,倒霉的會是管翼等慶官,禮司的大部分人都會受牽連,刑殿的手段必然比方運狠辣得多。

    不多時,禮司司正聶長舉邁步向前,一拱手,道:「請刑殿特使三思!」

    慶官的領袖聶長舉如此,其餘人也連忙跟上。

    不多時,在場的所有官員站在方運身後,表明立場,反對刑殿調查《象州邸報》增刊事件。

    韓正陽的面色越來越黑,直到這個時候,他已然猜到,自己極可能被人利用,以致於和方運為敵,現在騎虎難下,即便與方運為敵,也要顧及刑殿顏面。

    在心裡,韓正陽把幕後黑手的祖宗十八代罵了個遍。

    韓正陽最後看了一眼方運,發現方運始終不與自己暗中傳書解釋,最後冷哼一聲,道:「既然象州眾官對抗刑殿調查,那老夫只能回稟刑殿!諸位必將為今日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