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月二十二的一大早,董文叢沉迷於論榜,無論出恭、吃飯、行走還是處理政務,都手持官印低著頭,不斷翻看論榜上有關《民報》的爭論。

    對於董文叢來說,《民報》是他是否能名垂青史的關鍵,無法忽視。

    越看下去,董文叢越佩服方運,心中不斷思考。

    「方虛聖不愧是虛聖,手段的確狠辣。按理說,《象州邸報》增刊首開先河,面向大眾,管翼必將會被歷史銘記,但方虛聖眼光獨到,不僅沒有站在管翼對立面導致被後世唾罵,反而把事情鬧大,反抗刑殿,讓所有人記得,是方虛聖保護了《象州邸報》增刊,是方虛聖抵擋了刑殿,是方虛聖開創了《民報》。大概可以說,管翼不小心點了一個火把,而這根火把必將會燃燒一界,可方虛聖挺身護住這火把,為此擊破太陽,兩相對比,即便史家讀書人研究整件事,也不會給管翼過多著墨。」

    「甚至於,直到現在,管翼都不清楚自己做了什麼,更不清楚方虛聖一直都在為《民報》做準備。不過,對抗刑殿終究不是堂正大道,所以方虛聖選擇了受罰,而沒有憑藉虛聖特權見面懲罰,聖院各殿院見方運接受懲罰,保全聖院顏面,保全刑殿尊嚴,自然投桃報李,支持《民報》。」

    「最重要的是,法家讀書人公心更重,更願意見到民智開放,這樣行兇犯法之人會減少,再加上方運之前拓寬法家聖道,刑殿自然不會阻撓《民報》。方運得罪的實際只有一個韓正陽,可韓非子世家與方虛聖關係密切,在別人看來是兩家在演雙簧。」

    「雜家之所以反對,是因為他們之中大多數人或為私利、或為私名、或為私慾,同樣為了名利慾,他們的眼界與手段遠遠比不上雜家半聖呂不韋,最終只能淪為官僚,而不是執掌雜家聖道。宗聖之所以能晉陞半聖,許多人已經評說過,此人同樣有名利慾,但此人放眼萬界,把人族之利遠遠置於私慾之上,或者說,他的一己私慾,乃是讓人族強大,而不是那種低級的慾望,所以擺脫雜家聖道的桎梏,一舉封聖。」

    「名利慾望沒有對錯之分,但有高下之別,宗聖曾在聖典中闡述過這個觀點。方虛聖,至少在這方面,已經不下於宗聖!」

    董文叢思索良久,突然想起一事,搖搖頭,前往總督房。

    因為之前方運說不必多禮,只要門開著可以直接進他的房間,董文叢邁步進入,看到方運正持筆書寫。

    「說吧。」方運隨口道。

    董文叢見怪不怪,道:「下官突然發現,最近一連串的事情接連發生,好像已經沒人在意迎芳閣拜慶君的事件。」

    「你說這件事啊,等寫完戰書再商談。」方運道。

    「啊?戰書?」董文叢疑惑不解。

    「新官上任三把火,我準備寫幾封戰書,這第一封,便寫給慶國和宣武軍。」方運道。

    「那在下能看看嗎?」

    「無妨。」方運繼續寫。

    董文叢快步走過去,看向戰書。

    原來,方運以柳山把持內閣,延誤時機為由,以象州一員而非象州總督的身份,向宣武軍發起挑戰。

    戰書中明說,宣武軍雖為討伐妖蠻,但劫掠象州百姓,實乃罪大惡極,人族敗類,這種軍士都是無能無膽之輩,內戰內行,外戰外行。因此,方運下達戰書,以一己之力挑戰整支宣武軍,比誰在摩妖山殺妖滅蠻更多,證明宣武軍是內殘外忍的敗類。

    戰書中方運寫到,若宣武軍失敗,那宣武軍就承認全軍都是無膽匪類,同時去曾經劫掠的村莊前跪地認錯,若宣武軍勝利,可以隨意提出任何要求。

    董文叢無奈道:「果然只有您才能做得出來,完全不在乎朝廷的反應。不過話又說回來,景國三傑中,您果然還是最理智的。」

    「哦?景國三傑?」方運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董文叢微笑道:「這是咱們景國人私底下自己湊的,李文鷹、張破岳和您,被奉為景國三傑。遇到這種事,李文鷹不管不顧,當天就會殺上去,而張破岳則會暗地裡搞得宣武軍雞犬不寧,您則會靜等朝廷反應,觀察敵我動向,最後在恰當的時機出手,把一切做到最好。畢竟您已經連續申請建立臨時軍務房和對慶事務房,內閣遲遲不同意,您現在出手,讓左相黨無話可說;其次,您可以因此讓天下人和景國人知道,左相在阻撓您為象州百姓復仇;然後,您在慶官與慶國姦細做亂時下戰書,穩定民心,震懾宵小;最後,您師出有名,堂堂正正宣戰,引來全人族的關注,一旦獲勝,對慶國的打擊很大,而對景國和您的名聲極好。」

    「文叢,你最近大有長進。」方運微笑著停下筆。

    「有您為榜樣,在下自然進步飛速。那天您本來要說到處置花青娘,但被加急傳書打斷,今日還望大人再度指教」董文叢道。

    方運抬頭看了董文叢一眼,道:「這種事,你們這些官僚應該比我更會做。」

    「哦?下官不知。」董文叢疑惑不解。

    方運突然面色一變,猛地一拍桌子,吼道:「董文叢,你這個州牧如何當的?岳陽樓乃是人族名樓,本是讀書人以文會友之地,你現在看看岳陽樓外的那些畫舫花船,簡直成了煙花柳巷,成何體統!」

    方運的聲音足以讓院內的所有人聽清。

    董文叢恍然大悟,立刻低頭道:「下官無能,下官這就整飭巴陵花樓花船……不,是整治全象州!」

    「去吧!」方運淡然道。

    董文叢抬腿便走,心中暗道:「這個方虛聖啊,雖然處處說自己不是官僚,但對我們的手段瞭若指掌。我們不可能直接去抓捕區區一個老鴇,但現在以整治象州花樓花船為名,封掉迎芳閣,甚至封掉所有慶江商行相關的產業!然後,散布消息,說這其實是為了懲罰花青娘,而不是官府不作為,不是官府不在乎百姓。慶江商行這群蠢貨,竟然敢配合慶國姦細擾亂象州秩序,那就不要怪方虛聖拿你們開刀!」

    董文叢抬起頭,望向天空,想起方運前一天罵象州官員的那些話。

    「果然,他是在乎百姓的,也沒有同流合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