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一席話讓在場的景官熱血沸騰,怒視管翼,而那些慶官面露愧色,無言以對。

    管翼辯解道:「下官的那篇文章,並非是逼迫景國相讓土地,更何況,下官也做不到。下官的那篇文章,只是提出一種可能的處理方法,讓兩國邊境安定下來,這依舊是建議建言,我若是被處罰,那便是因言獲罪。」

    「建言?那我便告訴你,身為景國人,只有在保全國土完整的前提下出謀劃策,才是建言!讓他人帶著損失退讓,是賤人;讓國家讓出領土,那便是****!」

    管翼大呼道:「冤枉啊總督大人,下官既然是景國人,既然是景國的一員,有權對景國的土地發表看法。正如您所說,讓他人帶著損失退讓才是賤人,我這不是在逼所有人讓三尺,我是說我個人願意讓三尺!把兩地邊境按照景國人口分成幾億份,屬於我的那份,為了兩國和平,下官願意讓給慶國!下官不是賤人,是賢人,最差也是善人啊!」

    在場的官員被管翼的無恥驚呆了,即便是慶官也沒想到管翼竟然能說出這等話,不過,這話聽著很有道理,完全反駁了方運的觀點,管翼巧妙地讓自己由「賤人」變成善人。

    董文叢無奈地看著管翼,管翼此人在擔任《象州邸報》編審前,就是象州出名的才子,經常在象州發表文章,才思敏捷,現在竟然迅速抓住方運失誤,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化解了身份上的尷尬。

    「哦,原來如此啊,原來你願意讓出自己的土地或財富。」方運輕輕點頭。

    管翼心中感到不妙,意識自己中了方運的圈套。

    不等管翼開口,方運一拍桌子,朗聲道:「禮司右司正管翼,身為景國官員,竟大放厥詞,宣揚讓出國土等錯誤言論,導致民心渙散,開惡俗風氣之先列。不過,鑒於管翼慷慨大方,並未強迫他人,理當輕罰。」

    聽到「不過」的時候,管翼心中一松,感到方運應該不會重罰自己,但聽完方運所有的話,管翼卻感到大禍臨頭,因為方運最後明顯在說反話。

    「本官宣布,請賢人管翼讓出所有家財,一一清點,發放給被慶國宣武軍劫掠的百姓,彌補他們的損失。至於管翼,當推倒家宅,只留三尺之地,住於其間,供象州百姓學習膜拜,為期三個月。三個月後,管翼官復原職。」

    方運說完,眾官愕然。

    之前因為罵管翼被懲罰的知府閻霄先是一愣,然後急忙低著頭,強忍笑意,方才差一點就狂笑不止。

    眾多官員憐憫地看著管翼,即便是立場不同的景官們也覺得管翼可憐,管翼與方運強辯多時,步步為營,見招拆招,結果最後卻發現,他竟然主動走進方運布下的陷阱!

    管翼懵了,方運的這種懲罰方式,的確不會在他身上留下一絲傷口,但是,卻會徹底毀滅他的文名!

    對於大多數讀書人來說,文名就是第二生命。

    一個註定會被全天下嘲笑的進士,從此以後,將會和文名絕緣。

    「你……」

    管翼僅僅說了一個字,便突然說不出話來。

    「哼!來人,去宜芒街,扒掉管翼宅院,在廢墟上擺上底面三尺見方的籠子,將管翼送入其中,展覽三個月,讓象州百姓聆聽賢人教誨!另外,在籠子上貼上本官的封條。」

    方運說著,從吞海貝中拿出一張長條紙張,親筆寫上「讓他三尺又何妨」,充當籠子的封條。

    管翼說不出話來,本能地向外跑,但僅僅跑了三步,他就栽倒在地,無論如何用力,也無法站起來。

    管翼看到,方運右手抓在濟王印上,那也是總督印。

    兩州之內,半聖之下,方運無敵。

    此時此刻,即便全人族的大儒前來,方運只要官印在手,也能將他們封禁。

    董文叢看看方運,看看管翼,突然露出複雜的憐憫之色。

    管翼也算才智過人,敢利用《象州邸報》增刊反擊方運禍亂景國,已經算得上有勇有謀,本來即便輸了,也會贏得一個美名,慶國人會用各種手段把他捧上聖壇。可惜,他惹到不該惹的人。

    董文叢看著管翼被差役拖走,突然明白,方運這些天的行動,不在於他有多高的權位,不在於他有多高的才智,而在於,一個有這等權位和才智的人,勇於打破常規,敢於展開反擊,這才是方運真正獨特的地方。

    董文叢幾乎是一直關注方運的成長,在玉海城甚至與方運有過很密切的交集,比很多人都了解方運。

    「多年的媳婦熬成婆……」董文叢望著方運那充滿威嚴的面龐,突然輕輕一笑,當年那個被各種勢力打壓的小書生,已經可以在象州翻雲覆雨。

    等管翼被拉走,在場的慶官才反應過來。

    象州禮司大司正聶長舉起身,滿面怒色,滿腔怒火,向前三步,正要義正言辭開始維護管翼,就見方運突然起身,一句話也不說,走了,走了……

    聶長舉看著方運的背影從側門走出州衙正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目光獃滯,表情凌亂。

    在場的官員個個無奈,真不愧是方虛聖,若是有不相干的人在這裡,一定會笑破肚皮。

    隨後,一些景官低頭輕笑。

    「我這個大侄子啊……」方守業笑著搖頭。

    「咱們的總督大人,說不理人就不理,簡直就是耍賴嘛!」閻霄開玩笑道。

    「走,去看看管翼如何了。」董文叢提議完,抬腿便走。

    方守業一邊走一邊道:「慢慢走,抄家要好一陣,扒掉房屋也需要時間。咱們聊聊,象州官場中,總督大人是賢人,我方守業是善人,而管翼是……」

    方守業說完,在場的官員一起輕笑,但都不點破「賤人」兩字。

    過了好一陣,董文叢方守業等人才來到管翼管府的舊址外,之所以說舊址,是因為管府蕩然無存,只留下一地廢墟。

    在廢墟的中間,有一個籠子,管翼正在裡面,如同瘋子一樣要衝破籠子。

    但是,籠子上面牢牢貼著方運親筆書寫的封條,直接從聖廟汲取力量,無論管翼如何用力,手都無法碰觸封條。

    來這裡的不僅有巴陵城的官員,附近的百姓也都來瞧熱鬧,遠處聽到消息的人也紛紛趕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