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八月初二的巴陵城天空晴朗,晨風帶著秋天的涼爽掠過行人的面龐,而灼熱的太陽無懼秋意,不甘示弱照耀大地。

    在晨光下,少許讀書人走向州文院邊的書鋪,《聖道》與《文報》雖然在昨日發行,但並非所有人都已經購買,文院書鋪往往要過一個月才會撤下上一期的《聖道》與《文報》。

    楊林是一個普通的童生,年過二十,無論是家世、相貌或各方面,都無特別之處。

    他前幾日在老家,昨夜才回來,並沒有遇到書販,又想看《聖道》與《文報》,只得一早前來,準備買完后再回去吃早餐。

    他排在隊伍的最前面,後面只有十餘人,而在昨天同一時間,這裡至少聚集著三千人。

    在書鋪正式販賣的時候,楊林和往常一樣,遞出幾枚黃銅大錢,朗聲道:「一份《聖道》,一份《文報》!」

    但是,無人應聲。

    楊林一皺眉頭,發現本應該走過來收錢的六個書鋪店員,全都拿著一份由十幾張較大的紙張疊在一起的東西,每個人的表情都無比精彩,不斷變化。

    楊林心裡暗道現在的書鋪店員越來越不像話,但又不好直說,只得輕拍前面的木製櫃檯,朗聲道:「一份《聖道》,一份《文報》!」

    但是,六個店員依舊充耳不聞。

    楊林黑著臉,靜靜地看著六個店員,心中已經下了決斷,買到《聖道》和《文報》后,就去文院舉報這幾個店員,簡直太不把人放在眼裡。

    隊伍後面一個老秀才怒道:「按時販售都做不到,成何體統?」

    一個面相和善的童生突然喊道:「你們看的那是何物?似乎是一種新的書籍?」

    這時候,一個店員才隨口道:「這是《民報》,今日剛剛發售。」

    「《民報》?」楊林心中的火被疑慮熄滅,他扭頭和身後的顧客相互看著,不知道那是什麼。

    「《民報》是何物?」老秀才大喊。

    「《民報》是方虛聖、象州官員和方氏藏書館等聯手創辦的報刊,相當於《文報》或各地的邸報,但和《文報》或邸報又有些不同,我也說不上來。哎呀,抱歉抱歉,看得太入迷!對不住各位!」那個店員急忙笑著道歉,說完從衣袋裡拿出一文錢,放入收款箱中,然後小心翼翼把《民報》疊好,從胸口處放入衣服里。

    看到店員這個舉動,在場所有讀書人都本能地意識到這《民報》很不一般,更何況跟方虛聖有關係。

    楊林問:「這《民報》是一文錢一份?」

    「對,《民報》很便宜,據說是成本價,就是文字和尋常的不一樣,好像叫……對了,叫『宋體』,據說是方虛聖專門為了《民報》創造,甚至臨時讓工殿派人改造全象州的印刷工坊。看著有點不習慣,方方正正,失去書法精髓,但方才看了一陣,發現似乎很適合印刷。」

    店員一邊嘮叨,一邊把《聖道》和《文報》遞給楊林。

    楊林心念一動,又拿出一文錢,道:「給我來份《民報》。」

    店員拿起一份《民報》,兩手托好,恭敬地遞給楊林,笑道:「您可是巴陵城……不,是象州甚至人族第一個買到《民報》的讀書人。」

    楊林笑了笑,本不在意第一第二,正準備接過《民報》離開,但雙手捏著《民報》,兩腳像長了根似的,盯著《民報》的頭版一動不動。

    「這……」楊林沒想到這《民報》竟然有方運給慶國宣武軍的一封戰書。

    看到如此重要的事,讓楊林全然忘記身後那些人,繼續低頭閱讀。

    「唉?你幹什麼呢?買完趕緊走啊?」那老秀才抱怨一句,繞過楊林就要去買《聖道》和《文報》,走路的過程中不經意間掃了一眼楊林手中的《民報》,立刻瞪大眼睛。

    「什麼!方虛聖向宣武軍下了戰書?」老秀才大聲嚷嚷起來。

    「什麼?」

    後面的那些人也顧不得排隊,立刻涌到楊林身後,伸長脖子看《民報》頭版,最後面的幾個人一邊跳一邊看。

    「這《民報》好生厲害!」

    「看來方虛聖的戰書只在《民報》出現過,若是之前有風聲,早就人族皆知。」

    「有意思!給我來一份《民報》!」

    「也給我來一份!」

    其餘人紛紛向店員喊著。

    「不急,人人都有!」店員笑著說完,開始販賣《民報》。

    很快,最早的十幾人人手一份《民報》,兩手跟托著大麵餅一樣,站在書店前翻看。

    「原來象州發生過這種事啊,《文報》可不會記載。」

    「咦?原來妖界是這個樣子,竟然還有什麼毒蛟,以前真不知道。」

    「這竟然有董文叢董州牧寫的童生試指導?初讀覺老生常談,細讀方覺鞭辟入裡,不愧是一位翰林!我若是早讀到這篇文章,十年前就能考上童生!」

    「呵呵,你們看這條有關景國的文章,不,上面說叫新聞,雖然沒直說,但明顯看得出來,是左相在阻撓方虛聖!柳山這個奸賊,真應該把他關進三尺籠子里!」

    州文院的書鋪開張向來很早,但八月初二起早來買書報的人並不多,甚至連書販都很少提早前來。

    不過,州文院門前的大街是整座巴陵城乃至象州最繁華的街道之一,即便是六點多的清晨,也有不少人路過。

    那些人隨意看了一眼,就見書鋪前有十餘人捧著很大的紙張在閱讀,一部分人只是覺得好奇,繼續前行,但還有一部分人懷疑是新生事物,於是走過去詢問。

    慢慢地,州文院門口的人越來越多。

    一開始,眾人只是捧著《民報》看,後來,讀過《民報》的眾人根據自己喜歡的內容,分成不同小團體討論,有的討論象州的新聞,有的討論景國時政,有的在交流童生試的指導。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人前來,而每個離開的人,都會向熟人說起《民報》。

    隨著時間的推移,巴陵城各處的人紛紛走向文院書鋪,書販們也嗅到商機,推著小車撒腿狂奔。

    同樣的情景在象州各城上演。

    不過短短一個時辰,象州各城文院書鋪前的人數已經超越昨日,人山人海。

    一時之間,全象州人都在談論《民報》,不知《民報》甚至無法跟別人交談。

    《民報》徹底火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