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文錢,在象州只能買到一個菜包子,普通百姓買之前都可能會猶豫一下,要不要改買倆饅頭。

    但是,現在虛聖方運的戰書加州牧董文叢的童生試指導只賣一文錢,即便是每天吃飯花費不超過三文錢的寒門子弟也沒有猶豫。

    今日的象州,比瘟疫傳播更快的,便是購買《民報》的消息。

    不止是讀書人,即便是家裡沒有孩子的普通百姓,得知方運對慶國下了戰書,也捏著一文錢向最近的文院跑去。

    各地出現了許多奇葩事,乞丐不乞討了,花樓的花女不賣唱了,學子們不上課了,所有人都爭先恐後買《民報》。

    書販本來是賣書賣報刊的,可今日各地文院書鋪已經禁止一人多買《民報》,書販們只得放棄賣書,老老實實排著隊,只為買一份《民報》,不賣,留著自己看。

    《象州邸報》增刊只印了十萬份就引發象州各地百姓爭搶,而《民報》從早上開賣,一直賣到中午,依舊有人在排隊。

    巴陵城的印刷工坊全力印刷,書鋪一開始是六個人賣,後來是二十個人賣,最後五十個人開始賣《民報》。

    幸虧開賣前眾官早就預料到這種場面,從昨天半夜開始,各工坊就在印刷《民報》,這才能讓各地持續不斷販賣,可臨近中午,還是斷貨,不得不印一批賣一批。

    象州人從老到少從男到女,全都跟瘋了似的,非買《民報》不可,即便是許多清醒的人也只是準備晚一點買,而不是不買。

    一些人家根本沒必要買,兒女才兩三歲,可被鄰居親友一攛掇說萬一《民報》上有方虛聖的科舉指導怎麼辦?結果無一人抵抗方運教學的誘惑,直奔當地文院。

    一些人並非住在城裡,買完《民報》后,由於無法買到多份,也雇不到馬車,撒腿就往村裡跑,然後領著全村人往縣裡趕。

    中午時分,半日的銷售數量統計出來,截至到中午十二點,全象州共出售了三千兩百多萬份《民報》,整個象州也不過一億三千多萬人而已。

    一些小城市人少,當地官員本以為賣個五六萬份已經不錯,可誰知道在本城居民買得差不多的時候,周邊村鎮的人排著大隊殺過來。

    《民報》在開售的同時,董文叢便聽從方運的命令,在論榜公布《民報》的全版內容,引發全天下讀書人的強勢討論。

    在《民報》文章下面,半日的討論回複數量超過了兩億條,成為近年來最熱門的文章,因為論榜能影響文榜,而根據兩榜的設置,導致進士榜、翰林榜、大學士榜和大儒榜四榜第一,全是那篇董文叢發的「人族第一份民辦報紙《民報》正式刊發」。

    人族各地讀書人討論《民報》太過熱情,最後許多人不得不重新發文章專門討論一個問題,有的討論方運的戰書,有的討論印刷用的宋體字,有的討論《民報》的銷量,有的討論董文叢的那篇童生試指導……

    很快,《民報》的影響力向人族全面輻射,一些讀書人都以為本地也有《民報》賣,紛紛向當地文院門口聚集,結果沒有販賣,但讀書人不願散去,於是開始討論《民報》。

    許多人看不到「論榜」,一些舉人乾脆提筆抄寫《民報》內容,就在文院門口供其他讀書人閱讀抄寫。

    於是,比當年「洛陽紙貴」更誇張的事席捲全聖元大陸。

    除卻象州之外,城市文院附近的筆墨紙硯被紛紛趕來的讀書人買空,許多讀書人涌到文院附近抄寫《民報》的內容,有的什麼都抄寫,有的只抄寫跟科舉有關的,有的則只抄寫方運的戰書。

    各地官員屢次阻止,均遭眾多讀書人對抗,一些明年要考童生試的家長甚至對著當地官員破口大罵,讓那些官員無可奈何。最後,當地的官員不得不開始舌綻春雷,慢慢閱讀《民報》的內容,讓本城的讀書人記錄。

    人族萬城,超過三成的城市有官員在舌綻春雷朗誦《民報》,讓各地的史家讀書人不得不提筆記錄這前所未有的場面。

    晉陞大儒不久的上一代四大才子之首「史君」陸懷江在論榜說了一句話。

    「方虛聖再度打開一扇時代之門,連通新的一界。」

    大多數讀書人只當是普通的誇獎,但極少數讀書人卻看出門道:陸懷江明顯是說,《民報》在拓寬人族聖道,甚至可能開創一家新聖道,從而誕生一位新的半聖。

    由於聖院只設象州為《民報》試點區域,聖元大陸其餘地方買不到這份獨特的報紙。

    象州官員和讀書人的官印被來自人族各地的傳書塞滿,各地讀書人紛紛請象州讀書人幫他們代買一份《民報》創刊號作為紀念,即便是從未見面的人,也能拐彎抹角找出關係,甚至有人連祖父輩見過一面的交情都拿出來。

    未到中午,孔城的衙門前就被上千讀書人堵住。

    與其他地方不同,孔城極為開放,幾乎家家戶戶都是讀書人,孔城的讀書人也非常活躍,以人族中心自居。

    當年方運在寧安縣革新,許多孔城人發現很好,於是,孔城很快成為第二個車馬必須按照規定方向行駛的城市、第二個有人行橫道的城市、第二個加大力度獎勵工家人的城市……

    現在,上千讀書人聚集在孔城府衙門口,不斷抗議。

    「我們要《民報》!」

    「孔城未有《民報》,孔聖後人安能談為民?」

    「孔城無《民報》,便是無民!」

    「若孔城再無《民報》,我等便去孔府學宮門口靜.坐!」

    「不要拿聖院當借口,孔城官員若上下一心,要求聖院開禁,聖院豈會不同意?」

    孔城知府一個頭兩個大,不得不親自出來安撫讀書人,然後帶著人往孔家跑,詢問孔家人的意圖。

    當值的孔家家老召開會議,出現分歧。

    一部分人認為既然《民報》是方運先創出,在孔城普及無傷大雅,但一部分人認為,《民報》若在孔城發行必須要經過孔城的審查,還有一部分人認為《民報》的潛力巨大,乃是控制人族頭腦的利器,必須要掌握在孔家人手裡,否則,一旦有人通過相似的報刊詆毀孔家人,即便孔家人錯少功大,也會被報刊抹黑,導致那些不懂思考的人誤以為孔家一無是處甚至禍國殃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