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頭熊妖王與方運越來越近。

    「全神貫注看著他,絕不能遺漏任何細處!」柴植囑咐身邊的三個大學士,死死盯著方運的面龐。

    在離壺山兩裡外,方運突然口吐唇槍舌劍,就見兩道淡金色古劍猶如水中游魚、天上獵鷹,以普通人無法捕捉的速度飛馳。

    在看到真龍古劍的一剎那,以柴植為首的四個大學士突然愣住了,其中兩個大學士甚至目瞪口呆,好像被嚇到了。

    「眾聖在上,我沒有看錯嗎?那……是七條龍紋?是七紋古劍?」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人族活著的人中,只有王驚龍王聖的聖劍獨得七紋,方運這才多大,不可能得七條龍紋,那一定是假的,是為了迷惑三頭熊妖王!」

    「會不會是他在戰界吸收了足夠的龍氣?」

    「絕無可能!戰界可是龍族的根基之一,且不說他能不能吸收到,就算讓他吸收,他也要深入數萬里之遙才能做到。當年王聖晉陞大儒後進入戰界,也只是把古劍的龍紋提高到五紋而已。」

    「對,絕不可能是七紋!因為唇槍舌劍得到七道龍紋開始,會獲得不同尋常的力量,而且都跟龍族有關,據說王聖王驚龍的驚龍劍似乎是獲得龍族控水的力量,一劍出,萬水景從。你們看,他的真龍古劍出現時沒有任何異象,絕不可能是七紋加身!」

    四個大學士不斷否定方運,但是,四個人的表情極為嚴肅,無論他們嘴上怎麼說,心裡都彷彿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對於方虛聖來說,任何不可能都會變成可能。

    仿劍飛到一裡外便停住,似是在警戒,而真龍古劍本體飛臨壺山後突然向上疾飛,飛到五百丈高空后,劍刃向下,飛快下落,並形成斬擊的姿勢。

    真龍古劍還不到一尺,看起來非常小,卻要斬向佔地數里方圓的壺山,讓所有人感到怪異。

    四個大學士疑惑不解,柴植道:「這種控劍之法,太過粗糙,若無意外,這一劍毫無用處……」

    柴植的話音未落,所有人都看到,包裹真龍古劍的那個龍影,突然迅速膨脹,眨眼間長達一里。

    在看到龍影增長的一瞬間,無論是三頭熊妖王還是四個大學士,都聯想到龍族要晉陞大龍王才能獲得的一種天賦,巨靈巡海。

    使用巨靈巡海后,龍族會瘋狂吸收天地元氣,身體會瘋狂變長變大,到達極限后,便會開始環繞海洋游整整一圈,誅殺所有不聽龍族號令的水族。在這個過程中,大龍王體長動輒超過一里,無比巨大,也是實力最強的時候,所以當年即便是古妖一族遇到龍族集體使用巨靈巡海,也會避其鋒芒,等龍族耗儘力量才會反擊。

    包裹真龍古劍的虛影,與傳說中的巨靈巡海一模一樣。

    「真龍古劍不會也變大吧……」

    那個大學士正說著,真龍古劍周圍突然發出刺耳的尖嘯聲,猶如無數哨子吹響。

    四個大學士陡然色變。

    「這……這不是元氣尖嘯嗎?明明只有大儒才能激發,形成元氣真空才會發出這種聲音,這代表,附近的元氣已經被徹底抽空。」柴植喃喃自語。

    隨後,真龍古劍瞬間增長到一里長,化為一柄無堅不摧的巨劍。

    巨劍之上,七道金黃色的真龍紋格外醒目,如同七條龍趴在上面。

    「天啊,真是龍族的巨靈巡海,真是七道龍紋,比傳說中的舌劍巨化更強大……」

    在幾位大學士的驚呼中,巨大的真龍古劍自上而下,狠狠斬下。

    那頭銀帳熊妖王略一遲疑,迅速躲開,但是,一頭聖相熊妖王卻嗷嗷叫著調動全身的力量,揮舞著熊爪迎向巨化古劍。

    噗……

    巨化的真龍古劍與熊妖王相遇,甚至沒有發出力量對撞的聲音,僅僅像是菜刀切肉一般,真龍古劍把熊妖王一切為二,然後繼續斬下。

    所有的妖族面色大變。

    巨劍下落,劈在山峰頂端,以無敵之姿深入山體,迅速下落,而千丈高的壺山脆弱得如同豆腐一樣,被巨劍切開。

    巨靈巡海,巨劍開山。

    轟隆隆……

    真龍巨劍徹底破壞了山體的結構,當劍斬到地面時,整座壺山遍體裂痕,隨後崩塌!

    「跑啊……」

    山上的妖族急忙四散逃跑。

    大量的妖蠻與碎裂的石塊一起下落,凡是妖帥以下的妖蠻,無一倖免,被無數碎石埋葬。

    而妖帥或妖位更高的妖族,輕鬆避開山體崩塌,四散逃跑。

    壺山崩塌,塵土飛揚,山體破碎形成的石塊形成了新的亂石山,大量的妖蠻葬身其中,而那些妖帥妖侯踩著亂石逃跑。

    轟!

    亂石之山劇烈炸開,所有巨石衝天而起,如同巨石落水掀起巨大水柱一樣。

    所有妖帥都被生生砸死,只有妖侯與兩頭妖王即便被巨石砸中也沒有生命危險。

    巨大的真龍古劍從煙塵中升起,如同巨鯨出水,就是巨劍上挑的力量,讓亂石之山猶如爆炸。

    巨劍升空,迅速變小,而後展開毫不留情的獵殺。

    一鳴、兩鳴、三鳴……

    真龍古劍不斷加速,最後竟然達到八鳴,八倍於音速。

    八鳴,意味著真龍古劍一息能飛行五里!

    僅僅三息后,誅殺光所有殘存的妖侯。

    那四個大學士看到這一幕,才知道什麼叫殺妖如割草。

    方運繼續向前,仿劍殺向那頭聖相熊妖王,而真龍古劍本體殺向最強的銀帳熊妖王。

    兩頭熊妖王置身半空,看到自己的部落竟然被夷族,怒火衝天,瘋了似的沖向方運。

    「殺!」

    兩頭妖王的雙眼幾乎崩裂,目光中的仇恨幾乎能點燃長江。

    仿劍無聲無息掠過聖相熊妖王的脖子,斬下一顆大好頭顱。

    遠處的柴植等人全身冰涼,當舌劍的速度超過一定程度,普通妖王已經難以躲避。

    此刻方運舌劍的速度,便是大儒唇槍舌劍的速度。

    那銀帳妖王自知難以躲避,全身氣血噴發,逆流而上,如瀑布倒沖,激發血脈力量,喚出潛伏在血脈深處熊族妖聖的力量,迎向真龍古劍。

    銀帳熊妖王的選擇並沒有錯,妖族的本能選擇了最好的戰鬥方式,即便無法逃脫,也能重創唇槍舌劍。

    但是,七紋真龍古劍的威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兩種力量對撞,銀帳熊妖王身體炸開,血肉向四面八方飛散,而真龍古劍只是被衝擊得高飛打著轉,數息后飛回方運口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