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數十息,壺山崩為亂石,所有妖族死亡。

    方運僅用唇槍舌劍就解決戰鬥。

    以柴植為首的四個慶國大學士本來想要搶方運的軍功,但是,他們至今距離方運還有十五里遠。

    四朵平步青雲停在半空中,四個大學士臉上寫滿了「挫敗」兩個字,完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金帳蠻王喚出遠古血脈的力量,用出聖相一擊,最終也只是把方運的唇槍舌劍打飛?即便是大儒的唇槍舌劍遭到金帳妖王的聖相一擊,也必然會出現裂痕,文膽有傷!你們看方運,完全不受影響。」

    「難道說,他的真龍古劍在得到七道龍紋后,不僅獲得龍族巨靈巡海的天賦,還獲得其他天賦?這絕無可能!」

    「你們有沒有發現,方運劍上的龍紋金光燦燦,猶如黃金鑄就,而我們所有人族唇槍舌劍上的龍紋,都只是半透明的金色。」

    「這沒什麼奇怪,他獲得過祖龍真血,真龍古劍有些特殊很尋常。無論是半透明還是不透明,龍紋的力量絕不會差別太大。」

    「那……他的真龍古劍能抵擋銀帳妖王的全力一擊如何解釋?而且是熊妖王,諸位也知道,熊的力量還在獅虎之上。」

    「這……」柴植無言以對,遠遠地望著方運,面色複雜。

    人族的唇槍舌劍很奇特,極為鋒利,但又非常脆弱,只有晉陞到半聖之後,有聖道為根基,唇槍舌劍才會真正堅如山嶽。

    方運看都不看柴植四人,稍稍調整方向,向下一座山飛去。

    柴植冷冷一笑,道:「我當他是個謹慎之人,沒想到卻是莽撞自大之人。唇槍舌劍剛剛與銀帳熊妖王對上,現在即便沒有破損,也必然難以再戰,他竟然準備攻向下一座山。他,終究過於自大。」

    「他自大才好,才會給我等機會!走,沒能殺死壺山的妖王,那就直取烏脊山的妖王!那頭難啃的金帳狼妖王交給他,咱們去對付另外三頭狼妖王。那三頭妖王都是聖相妖王,實力尋常,我四人藉助一件大儒文寶,足以快速先殺一頭,然後再慢慢對付另外兩頭!」

    「走!此戰關係宣武軍的顏面,關係慶國上下的顏面,絕不能輸給方運!摩妖山上,鐫刻著慶國人的輝煌,從未留下景國人的字跡!」

    「殺!」

    四位大學士不僅沒有膽寒,反而越挫越勇。

    五朵平步青雲直直向烏脊山飛去。

    方才的戰鬥驚動方圓千里的妖蠻,擎天峰各地的妖王眼睜睜看到千丈高的壺山被一劍分為兩半,而後崩塌。

    一些妖王拔腿就跑,因為只有大儒或大妖王才能如此輕鬆毀滅千丈高山,無論來者是大妖王還是大儒,既然對壺山眾妖王動手,其他地方的妖王也討不了好。

    不過,所有妖王很快接到消息,原來那用劍之人竟然是方運。

    少數妖王聽到方運的名字后跑得更快,但大多數妖王停下,或立於山巔,或高懸半空,或踩在樹頂,望著方運,眼中滿是貪婪之色。

    方運至今位列妖界大儒獵殺榜榜首!

    即便張龍象誅殺萬王,以一己之力終結畢參之戰,也僅僅位列大儒獵殺榜第二。

    早在多年前,這些妖王就想過無數種殺死方運的方式,換取巨額的獎勵以及成聖的機會,但是,沒有一頭妖王能做到。

    現如今,機會來了。

    殺死方運后,第一時間沖向兩界裂縫,避開人族眾聖的攻擊,就可以順利回到妖界,領取妖界眾聖的巨額獎賞。

    數不清的聖血聖物,數不清的雌性美妖,數不清的修鍊資源……都將屬於自己。

    眾多妖王雙目通紅,本能控制了它們的頭腦,完全放棄衡量。

    方圓千里內,妖氣衝天。

    但是,那幾頭逃跑的猿妖王、猴妖王或鼠妖王則不為所動,雙目清澈,不斷遠離。

    一路上,不斷有妖王嘲笑它們幾頭妖王。

    「丟盡妖族的臉面!」一頭熊妖王怒吼。

    「馬上滾!一窩鼠輩!」

    「真是一群膽小鬼。」

    在辱罵聲中,那幾頭逃跑的妖王毫不在乎,同時不斷以氣血傳音交流。

    「這群廢物,丟盡妖族顏面的是他們,與我等無關!」

    「這些蠢貨也不好好想想,方虛聖是什麼人?聖院自然會加緊保護,萬一殺了他,在場的妖蠻都會被屠滅。與其跟他們一起死,不如多飛遠一點。或許等我們下一次回頭的時候,這裡已經變成一片山峰廢墟。」

    「我的消息雖然落後,但也知道,他殺了上一任雷家家主雷重漠,然後利用奇特的文台壓制洞庭蛟王,現在又隻身來摩妖山,定然是來惹事的。那些傻子眼巴巴看著就算了,竟然還想殺他,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身為人族最頂尖的大學士,只有聖子妖王才能勝過,或許,要出動祖神一族的妖王。」

    「不去管它們,逃命要緊。」

    烏脊山上的四頭妖王並沒有逃跑,反而躍躍欲試,因為整座山和附近都是狼族部落,有金帳狼妖王在,並不懼怕方運。

    烏脊山比之前的壺山矮了百丈左右,但烏脊山更加長,從側面看,如同巨大的拱橋。

    金帳狼妖王氣血傳聲,綿延數百里。

    「方運,這裡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馬上滾回象州!諸位妖王,若他不離開,快與我聯手,一起誅殺方運,平分眾聖的賞賜!」

    方運看著金帳狼妖王,淡然一笑,舌綻春雷道:「你這頭小狼倒也聰明,明知道不是我的對手,所以先虛張聲勢,后找幫手。可惜,遲了!」

    「狂妄!人族大學士而已,我殺過!」金帳狼蠻王一張口,澎湃的氣血如江水滾滾湧出,最後凝聚成一個百丈狼頭,疾馳向前,咬向方運。

    「金帳妖王?我也殺了不少。」方運說著,提筆快速書寫藏鋒詩與喚劍詩,在狼頭臨近之前,口吐真龍古劍。

    「他瘋了嗎?」柴植難以置信看著方運,身後的三個大學士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現在離真龍古劍被熊妖王打飛不過幾百息的時間,即便是大儒的唇槍舌劍也需要休養幾個時辰,方運區區一個誠意境大學士,怎麼敢如此行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