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眾人的注目下,方運的真龍古劍和之前一樣,迎風變大,化為一里長的巨劍,不管不顧直直劈向金帳狼王。

    「來的好!讓你見識我妖族的……干……」

    轟!

    金帳狼王的話說到一半,巨大的真龍古劍便攻到,金帳狼王被一劍劈進地面。

    一道巨大的劍痕在烏脊山上出現,深達百丈,而金帳狼王就在最深處,被兩邊的山峰與上面的真龍古劍包圍。

    遠處的妖王與大學士目光發直,金帳狼王之上就是巔峰妖王,即便在妖界也能成為一個相當強的部落頭領。

    金帳狼王因為其行動敏捷,極為狡猾,不要說能力壓同層次的正心大學士,即便與巔峰大學士拚死一戰,也有五成以上的機會獲勝!

    但現在,竟然被一劍劈進山中,方運以絕對的優勢獲得第一次對戰的勝利。

    「方運的真龍古劍,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一個大學士喃喃自語,又好像在提醒柴植等之前看低方運的人。

    眾人仔細看去,就見那巨化的真龍古劍表面泛著水光,快速上升。

    「不會吧,真龍古劍得到的竟然是完整的巨靈巡海天賦?真龍古劍只是劍,又不是龍族!莫非,真如傳言所說,方運是用龍族完整的屍體孕劍?絕不可能,若是他那樣做,會成為龍族公敵。」

    「難不成又是祖龍真血的作用?」

    「除了祖龍真血,我想不到是什麼會讓真龍古劍如同真正的大龍王一樣,獲得完整的巨靈巡海力量。你們看劍上的水光,那就是巨靈巡海的核心之處,可以吸收天地間所有與水有關的力量,增強自身。真龍古劍之所以在與金帳狼王的對戰中沒有受損,就是因為這層水光!」

    「龍族的天賦如此強大?竟然讓脆弱的唇槍舌劍,變得比鋼鐵更加堅實。」

    「你們要知道,龍族曾經是萬界之主,而人族只能說在萬界之主的山峰上攀爬,連山腰都沒到,在一些方面自然不如曾經站在巔峰的龍族。我懷疑,方運身上一定有大秘密,跟龍族有關,否則,他不可能獲得祖龍真血,不可能成為文星龍爵,真龍古劍的力量也不可能如此強!」

    在柴植說話的過程中,高高飛起的巨大真龍古劍,再一次劈下。

    這一次,金帳狼王全力以赴,身後浮現一頭狼族半聖的虛影,激發金帳狼王的全部力量,就見金帳狼王全身毛髮綳直,身體膨脹了整整三圈,血管與青筋全都凸顯出來。

    「給本王滾!」金帳狼王大吼一聲,揮爪向上空擊去。

    氣血如龍,扶搖直上,好似要崩滅天空,擊穿一界。

    遠方的妖王們暗暗吃驚,這一擊,已經無限接近巔峰妖王。

    但是,巨化的真龍古劍之上,又有一道水光閃過。

    所有看著真龍古劍的人或妖族,都好似看到一個錯覺,這真龍古劍自深海而來,攜億萬裏海洋之力,降臨此地。

    只為證明,巡遊之處,皆為龍族天下!

    如劍如龍。

    轟……

    刺目的光芒如太陽一般嵌在烏脊山中,隨後,光芒四射。

    烏脊山從山腰開始猛地爆.炸,無數亂石紛飛,大量妖族要麼被真龍古劍與聖相一擊的力量衝擊而死,要麼被亂石砸死。

    鮮血染紅烏脊山,妖族的慘叫聲與哭號聲直衝雲霄。

    即便是與妖族為敵的四個慶國大學士,也突然覺得這個場面無比慘烈,那些妖族實在可憐。

    半個烏脊山坍塌,而真龍古劍高高飛起,如同君王一樣冷酷地望著下方。

    亂石之中,眾妖哀嚎,卻看不到金帳狼王。

    方運只是隨意掃了一眼廢墟,輕輕眨了一下眼,巨化的真龍古劍再度劈下。

    「不……」

    下方的亂石之中傳來金帳狼王不甘心的怒吼,但真龍古劍毫不留情斬下第三劍。

    劍入亂石,掠過山峰,越過山腰,抵達山腳。

    真龍古劍蘊含的力量全面激發出來。

    之前烏脊山從山腰向上開始炸裂,但現在,整座烏脊山炸裂。

    落石如雲,妖屍似雨。

    真龍古劍縮小,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穿行,隨後陸續斬殺活著的其餘狼妖,直到殺死三頭狼妖王。

    烏脊山的狼妖,族滅。

    柴植等四個慶國大學士面面相覷。

    「我終於明白了。」

    「我也明白了。」

    「方虛聖來摩妖山,根本不是為了與我們宣武軍比拼軍功,而是來屠滅妖蠻的。」

    「或者說,是來開山。」

    不到一刻鐘,連續兩座山峰在地圖上被方運抹去。

    「他的真龍古劍,的確不一般。」柴植喃喃自語,事到如今,即便身為敵國之人,柴植也無法睜著眼睛說瞎話。

    「七紋真龍古劍,名不虛傳。」

    方運環視四周,腳踏平步青雲,飛向第三座山峰。

    那座山上的所有妖族撒腿就跑,漫山遍野四散,蔚為壯觀。

    柴植張了張嘴,沒有繼續說下去,之前慶國眾官想要利用宣武軍劫掠象州百姓來打壓新上任的方運,他是同意的,甚至認為到了自己建功立業的時候。可現在,柴植已經後悔。

    若是在摩妖山積累軍功敗給方運,那整支宣武軍就要回去道歉,等於狠狠抽了自己一個耳光,之前對方運與景國的負面影響不僅會消散,甚至會反對慶國形成致命的負面影響。

    柴植咬了咬牙,道:「遠離方虛聖,我們五位大學士盡量聯手,絕對不會弱於他!他終究晉陞大學士不久,才氣有限!七紋真龍古劍雖強,也絕對不可能無休止巨化。我們走!」

    柴植帶著其餘三個大學士離開。

    四個人不時回頭,就見方運和之前一樣,以快刀斬亂麻之勢橫掃第三座山的妖蠻,一個不留,盡數誅殺。

    四人正在想方運下一步要去什麼地方,卻見到方運突然轉頭看向他們,露出一抹冷笑。

    方運的平步青雲改變方向,向柴植四人飛去。

    柴植四人只覺頭腦被巨石砸中,有點懵,暈了數息后,四個大學士後悔萬分。

    「他……不會要奪咱們的軍功吧?」

    柴植沉默不語。

    「那我們應當如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