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人停下來,另外三人看著柴植。

    柴植身為宣武將軍,無奈向方運一拱手,舌綻春雷:「敢問方虛聖,您可是找我們四人?」

    「柴大學士誤會了,我不是找你們四人,你們繼續吧,無須在乎我。」方運的平步青雲不緊不慢,晃晃悠悠飛向柴植。

    柴植心道不好,一拱手,轉身飛向宣武軍所在的地方,同時與其他人暗中傳音。

    「你們說,方虛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不清楚,總之,應該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我們之前並沒有殺過他一個妖蠻,他應該不會動手。」

    四個大學士突然不再說話,這等恥辱之事,在這時候竟然成了保護自己的理由。

    過了好一會兒,柴植道:「他已經剿滅三座小山的妖蠻,遠超我等。戰書期限是五天,若我們不能快速解決,必然會輸給他,然後去給那些象州賤民道歉,丟盡慶國的臉面!老夫即便拼掉性命,也絕不能坐等此事發生!走,按照先前的計劃行事,若他敢搗亂,我拖住他,其餘人則去屠滅妖蠻!」

    「慶國名聲,繫於我等,絕不能拱手讓人!」

    「在下已經做好碧血丹心的準備!」

    四個大學士飛到宣武軍上空,與第五個大學士會面,五人商量片刻,命令大軍撤退,駐紮在更安全的地方,然後五個人向最近的一處小山峰飛去。

    方運一直坐在平步青雲上,低頭翻閱書籍,慢慢悠悠向柴植的方向飛行。

    片刻后,方運抬頭看了一眼,柴植等五位大學士已經飛臨紅石谷的入口外。

    方運對附近妖蠻的動向了如指掌,這紅石谷有三頭妖王都是象族,並不喜住在山上,更喜歡居住在平地上。

    這個象族部落有兩頭聖相妖王和一頭銀帳妖王,境界不算高,但象族向來強壯,沒有妖族敢欺凌它們。

    看到五個大學士臨近,三頭象妖王揚起鼻子,大聲鳴叫,部落里的所有象妖也跟著大叫,隨後,所有象妖聚集起來,做好跟五個大學士開戰的準備。

    柴植扭頭看了方運一眼,發現方運沒有加速衝過來的意圖。

    「方運或許是才氣耗盡,虛張聲勢,不要在乎他!我先纏著那頭銀帳象妖王,你們四人聯手殺死那兩頭聖相妖王,一定要快!」

    至於其餘象妖,柴植隻字不提。

    就見五位大學士完全按照標準方式戰鬥,先紙上談兵書寫戰詩,喚出戰詩名將,每個人都不同,分別喚出白起、李牧、韓信、衛青和周瑜五位歷史上著名的兵家大儒,隨後,各喚出大量的戰詩兵將,總數超過五萬。

    普通的五萬戰詩兵將根本威脅不了對面的三萬多象妖,但是,在五位戰詩名將的力量層層增強下,即便是最普通的戰詩兵將,也有妖帥之能。

    五位戰詩名將因為能從戰詩大軍中獲得力量,實力比單獨出戰更增一籌。

    隨後,五人為自己使用防護戰詩,接著便控制戰詩兵將向前,與三萬象妖靠近后,立刻或出動唇槍舌劍,或使用戰詩詞,或使用文台,或利用各家之術。

    除卻三頭妖王可以無懼五位大學士,其餘象族從妖兵到妖侯,如同被割草一般,飛快地死去。

    方運一邊向五個大學士所在的方向飛行,一邊觀察,輕輕點頭,這五人能統帥宣武軍挑釁象州且進入摩妖山,果然並非草包,絕對是當今慶國極為出色的大學士。

    不過,方運也僅僅是點頭而已,因為這五位大學士除了柴植算得上人族一流大學士,其餘四人只能算是一國名將,在人族大學士的排名恐怕連二百名都進不去。

    經歷了兩界山之戰的方運,眼界已經不同,完全用兩界山上大學士當作參照物來評判這五人。

    這五人,並沒有用出「張龍象」作出的《李廣頌》,方運只看一眼便知道緣由,一是因為《李廣頌》成詩時間太短,五人沒有長時間練習,無法發揮全部的威力,二是這場戰鬥是大規模的戰鬥,並非一對一,論個人勇武,李廣勝過那五位歷史名將,論兵法戰略,那五位名將都遠在李廣之上。

    妖界的一流妖蠻很強,尤其是聖子妖蠻甚至祖神妖蠻,因為天生有強大的力量,強於九成九的同位階的人族讀書人。

    但是,摩妖山的絕大多數妖族在當地繁衍多年,不可能出現妖聖之子。

    從一開始,這三頭妖王就被五位人族大學士壓著打。

    但是,妖王的身體太過強大,輕傷對它們來說根本不算是傷勢,眨眼癒合,即便是重傷只要不傷及頭腦或心臟,也能迅速恢復。

    很快,雙方陷入僵局。

    不過,無論誰都看出來,最多一刻鐘,宣武軍的五個大學士將取得勝利。

    一息、兩息……一百息、兩百息……

    就在三百息后,方運突然加速,衝到戰場邊緣,以一柄真龍古劍,連殺三頭象妖王。

    柴植本來一直防備方運,但方運正好抓住他與妖王激斗正酣的時候出手,讓他難以阻擋。

    「你……」柴植等五人望著方運,氣急敗壞,但一時間找不到借口。

    「屠殺妖蠻,不分慶國景國,五位明明已經是大學士,怎會連如此簡單的道理也不懂?為了更快更好屠滅妖蠻,總要有人犧牲。」方運微笑回答。

    柴植五人無言以對,因為就在前些天宣武軍劫掠象州百姓的事情發生后,方運以兩州總督的身份要求慶國給予答覆,慶國的答覆就是宣武軍並非傷害象州百姓,只不過是為了儘快殺死妖蠻,不得不臨時徵調糧草,這不是宣武軍的錯,而是象州百姓必須要承擔的犧牲。

    柴植畢竟是正心境大學士,表面雖有喜怒,文膽沒有絲毫波動,內心一直在冷靜審視整件事。

    片刻后,柴植道:「多謝方虛聖相助。不過,你我雙方正要分高下,如此手段,未免有辱虛聖威名。」

    「難道你們的手段就不侮辱慶國大學士的威名?」方運反問。

    柴植臉不紅心不跳道:「我等縱然有錯,也早早改正。《左傳》有言,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等錯而改之,未做出傷及你我之事,已經達到讀書人的標準。倒是您,明知我等知錯改正,同時並未行惡,卻出手搶奪我等戰功,委實過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