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數千里內的眾多妖蠻低下頭,表達對那個聲音的主人的尊敬。

    方運循聲望去。

    太陽即將升起,在深藍的天空下,在三千五百丈高的擎天峰之巔,一頭巨狼的影子清晰可見,凌亂的狼毛在晨風中飛揚。

    狼怒,擎天峰的兩頭峰主之一。

    狼怒在數年前帶傷出現在擎天峰,在養好傷后,佔領擎天峰,成為兩大峰主之一。

    和在五妖山土生土長的普通妖蠻不同,狼怒是一頭聖子妖王,他的父親是妖界的狼族半聖,至於為何滯留在此地,無人知曉。

    即便雙方相距數百里,方運也能看清,在巨狼的額頭,隱隱有一撮白毛。

    這是狼族中天狼族的標誌,乃是狼族最尊貴的種族。

    狼族歷史上出過兩位祖神,全是天狼族。可惜其中一位祖神過早戰死,祖神傳承中斷,其後代退出祖神一族,即便如此,在妖界也有極高的地位,相當於人族的亞聖世家。

    方運眉頭輕輕皺了一下便放鬆,在聖院的情報中,這狼怒絕非普通妖王,若非當年受傷,現在已然是大妖王,而且就算當年遭到重創,現在也是妖力澎湃,隨時可以晉陞大妖王。

    方運想起在兩界山的經歷,幸好當時沒有大妖王攻城,否則的話,自己的兩界山之行極可能以失敗告終。

    兩界山外大妖王只是遠遠展現過幾次力量,方運全部記在心中,那種威能,記憶猶新。

    方運感到狼怒在看自己,眨了一下眼,山峰的狼怒消失不見。

    也不知為什麼,方運感到這個狼怒有些特別,但自己來擎天峰的目的很明顯,就是震懾萬妖,保象州平安,沒必要去擎天峰與兩頭巔峰妖王拼個你死我活,但若兩頭巔峰妖王敢下山,自己也不介意一較高下。

    方運環視四周,一踏平步青雲,疾馳向近處的小山,那裡有兩頭妖王。

    但是,在距離那座山峰還有七里的時候,兩頭妖王高飛到天,然後一左一右逃跑,山上的妖族則如同螞蟻搬家一樣,背著各種東西向四面八方逃亡。

    妖蠻的領地意識比人族更強烈,但再強烈,也強不過求生的慾望。

    遠處看到這一幕的宣武軍眾將士越發無奈,摩妖山已經多少年沒出現過這種狀況了,那麼多妖蠻,竟然被方運一個人嚇成這樣。

    方運只是笑了笑,轉而飛向下一座小山,但一轉頭,面露無奈之色,那座山上的妖蠻竟然也開始四散逃跑,明明是最懶的豬妖,現在卻跑得比兔子都快。

    方運繼續飛行,結果每到一山,所有的妖蠻全部逃跑,甚至連叫囂都不敢,全都悶聲逃跑,若妖蠻戰鬥的時候和現在一樣聽指揮,那兩界山早就告破。

    宣武軍的大帳中,四個大學士一起望著柴植,四個人什麼都沒說,但卻好像在問同一個問題。

    「真正的危機呢?」

    柴植故作鎮靜地去拿茶杯,但摸了個空,再摸一下,手指竟然碰翻茶杯。

    啪的一聲輕響,茶杯翻倒,茶水撒在桌子上,然後順著桌面緩緩向下流淌。

    柴植輕咳一聲,扶起茶杯,道:「且看明日,今日不作數。」

    四個大學士沉默了,能讓正心境大學士失態,可見此事對柴植的影響有多大。

    四人心中並不怪柴植,因為想破頭都想不到妖蠻竟然被嚇成這樣,連一個反抗的都沒有。

    遠處的方運乾脆不再去其他小山,落到地面,繼續坐在平步青雲上閉目養神,實則在奇書天地中讀書。

    過了幾個時辰,太陽高升,方運再次出動,直衝近處的小山。

    但是,這一次和凌晨一樣,那些妖蠻上到妖王下到妖民,一看到方運沖向自己,撒腿就跑,沒有絲毫猶豫。

    「這還怎麼跟宣武軍比?」

    方運頓覺頭疼。

    此刻,柴植突然遠遠地舌綻春雷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方虛聖,四天之後,您靜等失敗吧。您若是不想煎熬四天,回家睡個覺也無妨。」

    方運默不作聲,似乎在思索策略。

    過了一陣,方運望向柴植等人,發現不對,仔細一看,忍不住笑了,原來宣武軍的五位大學士正要攻向一座黃土山,哪知還沒等靠近,附近的妖王紛紛前往增援,數量超過十五頭,結果五個大學士嚇得轉身就逃。

    方運則加速前往那座黃土山,即便有十多頭妖王向那裡聚集。

    但是,方運才飛行了二十息,就見那座小山上的妖蠻開始逃跑,原本增援的妖王全都轉身,完全放棄了黃土山上的妖蠻。

    方運無奈。

    柴植五人回頭一看,滿臉羞愧,都是大學士,己方的人數還多,可受到妖蠻的對待完全不同,宣武進而妖王圍,方運進而妖王退,這事若是傳揚出去,整個宣武軍會被嘲笑幾百年。

    關鍵是,就在剛才,柴植還放下豪言,嘲笑方運讓他回家睡覺,這下好了。

    方運與柴植等人越來越近,在相距兩里的時候,方運舌綻春雷。

    「要不咱們繼續配合?」

    五個大學士一愣,雙方本來就沒配合過,但仔細一想,頓時氣歪了鼻子,方運所謂的「配合」,便是像之前一樣,五個人去攻打妖族部落,方運出來跟收麥子一樣收割妖王的性命。這話太氣人了,簡直面對面嘲笑五個大學士。

    柴植也不作聲,繼續向下一處飛去。

    但是,之前的情況再度出現,大量妖王要包圍五人,方運剛要過去,那些妖蠻與援軍立刻如退潮般四散。

    柴植等五人傻眼了,這還怎麼跟方運比?

    柴植不死心,飛向下一座小山,可等待他的是相同的情景再一次出現,他們去,妖蠻就聯手,方運去,妖蠻就逃跑,訓練有素堪比人族精銳。

    方運望著擎天峰,對柴植舌綻春雷:「你們可以試試去那座山。」

    柴植等人無言以對,自己再蠢也不可能去招惹兩頭巔峰妖王,更何況,擎天峰主峰周邊不知道藏著多少妖蠻。

    「罷了,先看看……」柴植輕輕搖頭。

    這一看,就是數天,柴植等人與方運試了很多次,但那些妖蠻就是這樣,讓雙方無可奈何。

    五天之約到期。

    柴植等人慾哭無淚,眾多宣武軍官兵搖頭嘆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