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八月初八,正是約定的第五天,宣武軍營內一片凄凄慘慘,每個人頭上都籠罩一層烏雲。

    宣武軍乃是慶國強軍之一,若是進行排名,絕對可以位列前五,由大學士親自執掌便足以說明一切。

    在數十年前,這支大軍曾打得景軍抱頭鼠竄。

    在上百年前,這支大軍曾跟隨慶太祖南征北戰,戰功彪炳。

    但現在,竟然要全軍認罪,這不僅僅讓一個宣武軍蒙羞,甚至也會成為慶國的污點。

    「柴大人,我們有沒有什麼辦法避開?」一個將軍低聲問。

    柴植輕嘆一聲,道:「既然敗了,老夫無話可說,自當認錯,但,想必文武百官不會同意。」

    「我們拖著,只要回到慶國,他又能把我等如何?柴大人,您說呢?」

    柴植略一猶豫,道:「小節無妨,大節不可虧,國之大事,豈能輕易低頭?我看,與他周旋幾日再說,若我所料不錯,慶君定然會派人接應我等。若是有大儒駕臨,他方運也不敢把我等如何。」

    「不錯,慶君定然會派人前來。」

    「可惜此地與最近的聖廟相距甚遠,否則一封傳書便能解決。」

    宣武軍其餘眾將一言不發,有的是默認了這種手段,有的則無奈接受。

    對宣武軍將士來說,維護慶國是最高目標,其他都在其次。至於什麼景國什麼象州,現在無法考慮。

    這時候,方運舌綻春雷的聲音遠遠傳來。

    「宣武軍眾將士,勝負已分,誰人與我同登擎天峰,共賞秋日景?」

    宣武軍中一片沉默。

    營帳中的所有人快步衝出去,向擎天峰的方向看去。

    一朵白雲上,一襲青衫人。

    碧空下,那人仿若與擎天峰同高。

    「不愧是方虛聖……」眾多將士輕輕讚歎,完全沒想到在最後時分,方運竟然會如此做。

    「果然只有起錯的名字,沒有起錯的外號。狂君方運,在人族狂完,去龍族狂,在龍族狂完,開始去妖族那裡狂了。」

    「沒想到他竟然蠢到這種程度,他若去擎天峰,妖王們豈會放過他?」

    「此地的妖王,拿什麼殺他?誰能殺得了他?」柴植反問。

    「柴大人說的是,擎天峰的妖蠻見方虛聖而後退,就說明擎天峰的兩個巔峰妖王不想與方運開戰,甚至放棄殺方運去邀功。方虛聖果然非同一般,豪氣蓋世,儼然西楚霸王再臨。」

    「不過,他意欲何為?」

    「他來摩妖山,顯然並非是為我等,否則不會對妖蠻大開殺戒,定然是為了象州邊境的安定。」

    「他人敲山震虎,方虛聖倒好,竟然登山震虎!」

    「可惜,他非慶國人,亦非慶人子。」

    宣武軍中一片惋惜聲。

    說方運壞話的人漸少。

    突然,無數的妖蠻出現在擎天峰上。

    一道道漆黑的龍捲風憑空在擎天峰上空出現,風起雲湧,聲勢駭人。

    所有的妖蠻齊齊吼叫。

    群魔亂舞,天地無光。

    宣武軍中大亂,大量將士開始備戰,但過了好一會兒那些人才明白過來,萬妖吼叫與宣武軍無關,是沖著方運去的。

    即便是這樣,部分宣武軍士兵也兩腿打顫,生怕億萬妖蠻衝下山。

    隨後,所有人就見方運竟然展開一件文寶扇,輕輕扇動,瀟洒自若,微笑著舌綻春雷:「本聖登擎天,萬妖恭迎,倒也算是一樁美事。」

    宣武軍眾人心中升起一種由衷的敬佩之情,即便此人曾經文壓慶國,即便此人奪回象州,即便此人讓慶君淪為笑柄,即便此人讓無數慶國人寢食難安,但此刻,所有人只當他是人族的豪傑。

    一人行往萬妖間,揮扇談笑,視億萬怒吼為迎賓,只有歷史上那些真正的英雄方能做到。

    「兩國豪傑,無數青山,盡伏於此人前。」柴植喃喃自語。

    擎天峰上無數妖蠻吼叫,許多妖蠻全身氣血涌動,隨時可以戰鬥,一面面氣血妖旗迎風招展,一絲絲淡淡的血霧開始環繞整座擎天峰。

    山如絕地。

    方運立於白雲上,手持白羽扇,淡然飛向擎天峰的最高點。

    前幾日,妖王狼怒曾經在擎天峰的最高點嚎叫,震懾萬妖。

    方運離擎天峰越來越近,那些妖蠻的叫聲越發洪亮,但是,無一頭妖族敢出手。

    前幾日方運的英姿已經牢牢印在那些妖王的腦海中,只出三分力,單憑一柄劍,便能橫掃眾山峰,若不是後來的妖族部落逃跑,現在擎天峰周邊八百里恐怕已經遍布死屍,妖血衝天。

    就在方運離擎天峰還有一里遠的時候,一頭暴躁的熊妖王再也忍不住,四掌踏空飛奔,周身血色盔甲環繞,身後氣血瀑布逆流,以恐怖的速度直衝方運。

    方運只是微微張口,真龍古劍如同一道金光破空而出,帶著巨大的轟鳴聲,如攜一方天地,如鎮一界山河,斬於熊妖王頭顱。

    這一劍太快太快,快到熊妖王還未等發動聖相之擊,就被誅殺。

    龐大的身體噴洒著鮮血,在半空翻滾著下落。

    「無禮!」方運淡然道,如同呵斥罪臣,繼續前行。

    熊妖王的死激發一些妖王的凶性,多頭妖王直衝方運。

    但是,方運僅憑一把真龍古劍,一劍一妖王,繼續前行,從未中斷。

    當第十七頭妖王被斬殺后,其餘妖王皆後退。

    方運與山巔之間,再無一妖。

    真龍古劍飛回,在晨光的照耀下,兩側劍刃彷彿閃著淡淡的血色。

    數息后,方運邁出平步青雲,落在擎天峰頂,面帶微笑環視四周,如同一個欣賞美景的尋常遊客。

    只見碧空白雲,不見青衫染血。

    遠處的宣武軍眾將士已經沒人再說方運半句壞話,看著方運一劍壓萬妖,每個人都感到揚眉吐氣。

    柴植無奈一嘆,暗道這才是人中之龍。

    方運四周看了看,舌綻春雷道:「此地有山有水,有石有木,唯獨無詩,未免過於單調,方某便添一景。」

    方運說完,也不管妖蠻答不答應,目視一面石壁,微微張口,真龍古劍飛出,只見石屑飛揚,一首詩眨眼雕刻於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