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望向董文叢,問:「傳書上的內容可屬實?」

    董文叢立刻躬身道:「句句屬實,關係一州教化,下官不敢弄虛作假。」

    「可曾上報內閣?」

    「為防打草驚蛇,此事只有下官、方都督與大人您知情。即便是那些調查之人也不清楚下官真正的目的。」董文叢的語氣中有些自傲,認為自己在這件事上做得很聰明。

    方運輕輕點頭,道:「若傳書沒錯,那負責選讀書籍的州文院司業當為罪魁禍首。」

    董文叢猶豫了一瞬間,道:「現任司業畢源畢翰林德高望重,多年前就在州文院中任職。之前的選讀書籍或許與他無關,但象州歸屬景已數年,他至今不改選讀書籍,怕是別有用心。更何況,傳書中所言屬實,此人曾經屢次稱讚慶國如何,每每說起歷史,都指責景國如何如何,從不提一句武國或慶國的錯誤之處。五年前此人曾給文院的教員授課,在課堂之上不斷攻擊景國歷代名士,這也是事實。」

    「我知道了。」方運道。

    「下官告退。」董文叢一肚子疑惑,想知道方運的第二封戰書到底針對什麼人,可惜,只能等《民報》印刷之時才能知道真相。

    「對了,從明天開始,不再印刷售賣《民報》的創刊號,其後的《民報》不在此列。」方運道。

    董文叢一愣,道:「屬下領命。」

    董文叢邊走邊想,從明天起,《民報》的價值怕是會再度提高,尤其創刊號,在幾百年後,或許會變成價值連城的古董。

    巴陵城乃是象州首府,州文院便建造在城內,州文院的中心是聖廟,祭祀眾聖。

    州文院被分成許多區域,如考房、學堂、施捨、住舍等等。

    由於州文院環境優美,一些官員在州文院擔任職務后,會把一家接入文院為他們安排的獨院之中,雖與外界疏遠,但得到清靜。

    進入文院的讀書人,要麼淡泊名利,不願在軍政方面苦熬,要麼是官場的失意者,畢竟文院官員的實權遠遠小於文官或軍官。

    州文院的東南角有一處獨門獨院,此刻已經是深夜,院子里的書房依舊有燭光微動。

    州文院四品司業畢源年過五十,兩鬢微白,正在翻看一本書,看上去嚴厲刻薄。

    看了一會兒,畢源放下書卷,望向窗外。

    突然,門口傳來敲門聲。

    畢源全身一顫,遍體生寒,自己身為翰林,本可以感知到方圓數十丈內的一切,但那敲門之人彷彿是憑空出現,之前不留任何氣息。

    畢源很快明白,是一位官位和文位皆高於自己的人駕臨。

    「貴客夤夜來訪,畢某未能遠迎,還望恕罪。」畢源說著,從椅子上站起。

    方運推門而入,背負雙手,微笑著看向畢源。

    在看到方運的一瞬間,畢源的面色微白,呼吸停滯,但不過眨眼的工夫,他便恢復正常。

    「下官畢源,見過總督大人。」畢源深深作揖。

    方運點點頭,慢慢環視四周,道:「不必多禮,我路過此地,見你書房有燭光,特來看看,你繼續讀你的書。」

    方運在房中慢慢行走,一邊走,一邊饒有興趣地看著書房中的書架和擺設,偶爾伸手碰觸一下書架上的書籍。

    畢源微微低著頭,一言不發,只是眼皮不停地跳,無論如何也止不住。

    「看來你涉獵很廣,連《征北錄》這種刊印不足萬本的老書都有。」方運說著,伸手拿下這本書。

    畢源目光輕動,緩緩道:「當年在舊書攤上看到,知道此書稀少,或可收藏,於是低價購入放在書架,已經多年未看。」

    方運沒有看這本書,而是隨手放回書架,道:「這本書的作者,曾經與景軍交戰,極為嗜殺,還有三次屠殺景國平民的記錄,因此即便功勞極大,也被聖院懲罰,被慶君奪爵。我倒是沒想到,你會喜歡這種人的書。」

    「下官喜看雜書,只看字句,很少深究背後之人。」畢源回答。

    「不錯,吃蛋不知雞,乃是人之常情。」方運道。

    「大人說的是。」畢源一身白衣墨梅服,面色恭敬,回應簡單明了。

    方運走了幾步,突然想起什麼,道:「對了,你的小孫子已經開蒙了吧?」

    「多謝總督大人惦念,那孩子在半年前開蒙。」畢源道。

    「他在讀《名士錄》還是《天下事》?」方運問。

    「他剛剛識字不久,還讀不懂這些書籍。」畢源臉上的血色又淡了幾分。

    「說的也是,若他讀懂了,反倒不美。」方運隨口道。

    畢源一言不發。

    方運緩緩走動,似是看遍了書房,才道:「畢司業,你對《民報》有何看法?」

    畢源略一猶豫,道:「此報標新立異,出類拔萃,若無意外,必然青史留芳。」

    「你對《民報》可有不滿之處?」方運問。

    「下官初看,驚為天人,知曉《民報》必然名傳天下,除卻對您創造的宋體文字有些不適應,皆無不滿之處。」畢源回答。

    「嗯,你認為州文院司業一職首重何事?」方運看著畢源。

    畢源似是沒想到方運會提問關於自身官位的問題,於是道:「下官忝為司業,協助州院君負責一州教化,若論及首重,自然是學子的科舉成績。」

    方運微微點頭,道:「好,你沒有學其他人洋洋洒洒講許多大道理,直說為科舉成績,貴在真實。不過,科舉高中之後,那些學子理當如何,你可曾考慮?」

    「下官未曾考慮。」畢源道。

    「所以,你在制定選讀書本之時,也未曾考慮?」方運問。

    畢源的右手輕輕一抖,道:「大人說笑了,下官豈會如此,自當深思熟慮。不過,由於象州的選讀書本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定下,下官過於因循守舊,不改一字,還望大人原諒。」

    「因循守舊?你守得是象州的舊,還是慶國的舊?」方運反問。

    畢源緊緊盯著方運,緩緩道:「選讀書本乃是讓學子增廣見聞,並不重要,只要學子喜歡,那便是大功一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