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淡然一笑,道:「畢司業很幽默,你我當年也上過學堂讀過書,學堂諸科繁雜,進士試考十科,即便是那些狀元甚至後來的大儒半聖,在學生時期也有偏科甚至厭惡某一科,讓學生喜歡的確是大功,問題是,學生在很多時候,並不知道喜歡自己什麼,同時也無權去真正喜歡什麼。」

    「方總督對學子了解在大多數先生之上,您若是當先生,必然名滿天下。」畢源道。

    「畢司業過獎了,論教學生,我遠不如真正的先生老師,但本官至少知道,以推行選讀書本為由,故意讓一州的學生去景仰他國之人、看低本國之人,罪同叛國。」方運緩緩道。

    圖窮匕首見。

    畢源面色沒有絲毫的變化,甚至連目光中映照的燭火都沒有絲毫抖動。

    畢源故作不解,問:「敢問方總督,那人是誰?若是在州文院,本官必然上書彈劾,絕不留情。」

    方運微微一笑,道:「哦?畢司業是想辭官?」

    「方總督這是何意?下官糊塗了。」畢源忙道。

    「你連本官的話都聽不懂,又自稱糊塗,看來的確不適合當這個司業。」方運臉上的笑容消失。

    畢源正色道:「若是總督大人公開宣稱不喜在下,在下必然立刻辭官,遠走他鄉。但是,若總督大人找莫名的罪名污衊下官,那下官只能想辦法力證清白。」

    「清白?若你是慶國人,的確很清白。」方運道。

    畢源面有怒色,道:「你暗示下官故意讓象州學子景仰他國之人、看低本國之人,實在可笑之極!下官擔任司業不足三年,勉強學會如何行使司業之權,哪裡有時間在乎選讀書本?」

    「哦?那為何有象州士子與官員多次提出象州宣讀書本有問題,你卻動用司業之權盡數壓下?」方運問。

    「下官之前已經說過,下官剛剛熟悉司業事務,在此之前,事關一州選讀書本,下官難以決策,自然先壓下,待日後妥善處理。」畢源振振有詞道。

    「畢大人怕是忘了,你倒是說過一番豪言壯語,只要你在,誰都不能改變象州的選讀課本!」方運平靜地看著畢源。

    畢源的雙目輕輕一閃,隨後道:「那不過是一句戲言。」

    「本官之前高看你了。」方運的語氣中充滿失望,好像真的因為畢源死鴨子嘴硬而遺憾。

    畢源眼中閃過一抹怒色,和之前偽裝的生氣不同,而是真生氣。之所以生氣,不僅僅因為方運貶低他,更因為知道自己做錯了一件事,身為翰林,明明被人抓住把柄卻狡辯,然後被戳穿,這種羞恥只能轉化成憤怒。

    畢源大聲道:「總督大人指責下官叛國,可有證據?若無證據,便是污衊!」

    「你也配讓本聖污衊?」方運看著畢源,毫不掩飾眼中的輕蔑。

    畢源眼中的怒火更盛,萬萬沒想到一代虛聖竟然如此侮辱自己。

    「之前我稱讚總督大人是好老師,現在收回這話。您當年發下三年傳世十六首爭天下師的雄願已然過期。您與妖界眾聖的賭約已經中斷,但當年人族各世家眾官員的賭約還在繼續。去年的年三十是最後的期限,但您錯過了,今年從春節開始,就有各家人開始清算當年賭約。當年支持您的那些世家,因為您沒有完成十六首傳世戰詩,會輸掉莫大的財富,足以讓世家傷筋動骨!」

    畢源突然展開反擊。

    方運一愣,似乎要解釋什麼,但很快啞然失笑,道:「事到臨頭,你不僅不知悔改,還妄圖利用這等無足輕重的小事亂我文膽,畢司業,你是高看自己,還是在小看我?」

    「小事?您說得真輕巧。看來方總督根本不在乎各世家的損失,那下官同樣無所謂。只不過,選讀書本一事,下官有小錯,但並無重罪,至於說罪同叛國,過於嚴重了。」畢源道。

    方運態度和善,耐心解釋道:「身為景國平民,若嚮往慶國,再正常不過,若實在厭惡景國,實在不願意當景國人,入慶國為民,也並無過錯。若一定要追究錯誤,那也是景國國君與百官的錯。任何一個人都有用腳選擇的權利,即便這話也經常用來嘲諷。但是,這句話的『一個人』只包括沒有國家官位的個人,因為一旦獲得官位,那便不是『一個人』,不是私人,而是身系千萬百姓、肩擔一國重任之『公人』。不說其它,只說這幾句,可有道理?」

    畢源沒有反駁,因為方才他方才已經做過最拙劣的掩飾,無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再次否定對方正確的話語。

    「很好,那你我便有了繼續談話的基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即便是景國官員仰慕慶國也情有可原,就好比這家工坊的工人羨慕別家工坊的工人收入高,羨慕別家工坊的工作輕鬆,這都是正常。即便是本聖,現在也羨慕武國的勇猛、蜀國的富庶、雲國的團結,即便死敵慶國,也有值得我羨慕之處。身為景國的官員,置身於景國最骯髒之處,見慣黑暗,認為他國比景國好才是常態,若不這麼想,那一定沒受過委屈,沒見過骯髒黑暗,也不知道他國的優勢。生活在自己不喜歡的環境中,沮喪、頹廢甚至消極怠工都實屬正常,畢竟你我不是聖人,即便我這個總督也有情緒低落的時候。說句可能犯忌諱的話,我們只要辭掉官員,去別人家的工坊,去慶國,也毫無過錯!這麼做,我們沒有對不起任何人,沒有讓任何人受到損害。但是!」

    方運突然提高聲音,畢源目光一顫。

    「但是!你能因為羨慕別人家工坊的工人收入高,就燒了自己所在的工坊嗎?你能因為羨慕別家工坊的工作輕鬆,就殺死自己所在工坊的工人嗎?顯然不能,為什麼?因為我們若真如此做,傷害了他人。那麼,身為一州文院司業,拿著景國的俸祿,享受百姓的供養,獲得種種特權,卻包藏禍心,讓象州未來一代代的人唾棄景國、仰慕慶國,讓優秀讀書人成為慶國人,斷我景國之根基,傷我景國之民,此等滔天惡行,為何不能與叛國相提並論!為何不是人人得而誅之!請畢司業指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