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八月十一日,是人族《文報》刊發的日子,每到這天的早晨,人族各地的文院書鋪前都排著長長的隊伍,能把整條文院路堵死,這一天,也是各地書販最高興的日子,因為今天至少能比平日多賺上百文。

    但是,在象州卻出現了怪異的一幕,在各城文院書鋪前排隊買《文報》的人,只有以前的一半!

    無論是賣《文報》的店員還是買報的讀書人,都被斷崖式的人數驚到。

    在人族有句話,可以不看《聖道》,但不能不看《文報》。

    《聖道》的內容太過高深,至少要到進士才勉強能全部理解,舉人最多能理解一半,至於童生或秀才只能理解極小的一部分,大多數百姓都不會購買。

    近年來,也只有方運不斷打破《聖道》紀錄的時候,才會引發搶購《聖道》熱潮。

    平時,真正值得讓人排隊的只有《文報》。

    但現在,《文報》竟然讓如此多的人認為不值得排隊起早買。

    在場的人感到奇怪,不過很快明白了緣由。

    因為《民報》。

    這一天早上,方運正在吃早飯,州牧董文叢帶著一個身穿舉人服的中年人闖了進來。

    「大人,下官有要事啟稟!」

    方運放下筷子,掃視董文叢與他身後那人,腦海中立刻浮現聖院的資料,很快認出那個紅臉的中年舉人。此人名叫耿匯,在巴陵城擔任一個八品文官,當年曾發文攻擊景國,象州歸屬景國后,此人雖然沉默許久,但仍被當作慶官。

    「坐下說。」方運一揮手,兩把椅子被無形的力量帶動,飛到兩人身後。

    兩人哪裡敢坐,董文叢站著道:「大人,耿匯昨日得到一個消息,今晨已經告知下官,下官不敢做主,帶他來見您。耿匯,把你之前說過的話在總督大人面前說一遍。」

    「下官遵命。」耿匯說完,望向方運,目光中有些慌張,呼吸起伏不穩。

    方運身上的才氣徐徐流轉,格物、致知與誠意三重境界的力量同時發揮出來,方運的目光可以看到耿匯皮膚最細的毛孔,同時根據耿匯的呼吸、動作、目光和心跳等等各方面做出各種推斷,然後利用誠意境的力量排除所有雜念,保證最後選擇最正確的結果。

    方運發現耿匯此人有些緊張局促,但並沒有恐懼或者在隱藏什麼。

    「說吧。」方運隨口道。

    耿匯深深作揖,隨後道:「下官耿匯,見過總督大人。下官當年鬼迷心竅,誤入歧途,曾經出言無狀,還望大人饒恕。」

    「說重點。」方運道。

    耿匯暗暗鬆了口氣,道:「下官當年以挖苦譏諷景國為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所以結交了許多所謂志同道合的讀書人。我們仰慕慶國,貶低景國,差一點就要結成專門攻擊景國的文社。直到數年前,在下讀到您的那首《江城子*獄中夢》,想起亡妻,大哭不止。哭過之後,在下開始反思,回顧種種,越發覺得不該反對您。再之後,您進入寧安,我把您做的一切都看在眼裡,越來越感覺慶國人或許未必一直正確。」

    「說重點!」方運說完竟然拿起筷子吃起飯來。

    董文叢則羨慕地看著方運的早飯,全都是連國君都吃不起的神物。

    耿匯露出尷尬之色,道:「從那以後,下官就以要考進士為由,減少攻擊您與景國。當年景國剛入主象州時,慶官與景官鬥爭極為激烈,我現在的位子本來是定給他人,但遭到所有景官反對,後來慶官一方妥協,安排了我這個近期相對沉默的人,景官才同意。我……身無所長,有八品官做,自然求之不得。不過,我也因此被定為慶官,不得不參加慶官的文會或宴會。」

    方運白了耿匯一眼,已經懶得費力氣,懶洋洋道:「說重點。」

    方運沒有生氣,耿匯解釋前因後果,就是避免被誤解。

    耿匯老老實實道:「這幾年,我參與了不少慶官的私密文會。自從您上任后,慶官的私密文會突然增多,而文會上基本有兩個主題,罵您,或者想辦法扳倒您。我已經徹底成為旁聽之客,再也沒有主動攻擊您,即便被人說起,我也會嗯嗯啊啊矇混過去。我本以為能繼續矇混下去,但是,就在八月初,我感到不對。」

    方運看了一眼董文叢,董文叢露出無奈之色,像是在說之前耿匯不這樣,是在您面前才這麼小心翼翼,沒辦法。

    「下官發現,幾個跟慶江商行和禮司司正聶長舉走得很近的人,突然發生改變。這些人在之前,一直大罵您,把您當成頭號大敵,在下看來,這是心虛和畏懼,說明您其實做對了。但是,就在前些天,這幾個人在談起您的時候,不再有畏懼或心虛,反而有點輕蔑。不止我一人發現,別人也詢問,但他們幾個遮遮掩掩,一副懂就懂不懂就不懂的高傲樣子。」

    方運輕輕點頭,勉強說到重點。

    耿匯好像得到極大的鼓舞,挺直胸膛,聲音變大。

    「我感到很好奇,其他人也好奇,於是我們幾個就想方設法套話,可一直失敗。就在昨夜,許多人都知道您挑戰宣武軍成功,並且在擎天峰留詩,一人鎮萬妖,逼宣武軍正在前往丁縣認罪。於是,一些慶官人心惶惶,認為你將來很可能徹底掌控象州,慶官會被您徹底擊潰。但是,那幾個人卻讓我們不用擔心,說您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

    耿匯看了方運一眼,發現方運沒有生氣,繼續道:「我越發肯定他們一定知道內幕消息,於是和幾個友人暗中灌那幾人的酒,讓他們放鬆警惕,終於透露了一點口風。雖然只是寥寥幾句話,但下官卻感到非常不妙,所以一大早就找到董州牧,詳細說明。」

    「繼續。」方運道。

    「是,大人。那幾人透露,那些高層的慶官已經做好準備,一旦找到時機,會煽動所有慶官站出來反對您,製造一場足以吸引全人族的大事件,從而削弱您對象州的掌控。聽他們的意思,朝廷中與他們裡應外合,保證只要他們做出來,就能罷免您。我想,您也應該能猜到是誰與他們裡應外合。」

    方運與董文叢相視一眼。

    全景國能做出這種保證的,只有一個人。

    左相柳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