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罷免象州三品以下的官員,只需要一個借口,若柳山想罷免方運,僅僅是借口不夠,還需要方運有重大的過錯。

    「若全體慶官出動,集體彈劾本官,的確足以讓柳山罷免我。」方運點點頭。

    董文叢眼中閃過一抹憂色,方運說得輕鬆,但實際上非常嚴重,一旦出現大量官員彈劾一個官員的重大事件,那麼被彈劾的官員的政治生涯就等於終結。那年柳山遭到大量官員的彈劾,岌岌可危,在他表露宗聖執道者的身份后,才化解危局。

    虛聖可以做很多事,甚至可以免罪,但最好的結果也只是調任,絕不可能繼續擔任兩州總督。

    官場有官場的規矩,方運可改變寧安縣的官場,但還改變不了象州的官場,更無法改變全景國的官場。

    「他們還說了什麼?」方運問。

    耿匯道:「他們說了三件事,除了此事,還說慶江商行對您很不滿,無論是葛百萬還是葛憶明,都想報復您。很顯然,一旦您出現問題,葛家必然會落井下石。至於第三件事,我只能轉述他們的原話,因為我也不清楚他們到底是說何方神聖,甚至可能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

    「你說說看。」

    耿匯道:「他們說『會有一個真真正正的大人物出手』,他們的態度很驕傲,好像那個大人物必然能解決您。說完后,他們幾人變得清醒,不再說這事。」

    方運點點頭,陷入深思。

    董文叢道:「你做得很好,一旦方虛聖徹底掃清象州妖氛,必然對你委以重任。你這些天一定要繼續與他們聯繫,一定要想方設法查出那個大人物是誰!」

    哪知耿匯露出為難之色,道:「下官……恐怕做不到。」

    「為何?」董文叢面色微變,不怒自威。

    耿匯苦著臉道:「因為那幾人似乎有了警惕,不想泄露此事。昨天的文會結束前,他們說最近不會參與任何文會,也不讓我們找尋他們幾人,要為接下來的事情做好充足的準備。倘若下官在這種時候故意接近他們,必然會被他們懷疑。」

    「這就麻煩了。總督大人,您覺得會是哪一個大人物?」董文叢說著,看向方運。

    方運輕輕搖頭,道:「我又不是無所不能的聖人,實在不知道會是哪位。」

    董文叢道:「下官倒是有個猜測,不知道是否跟那個大人物有關。」

    「說說看。」方運道。

    董文叢正要開口,扭頭對耿匯道:「你去找我的侍衛,他會把你秘密送走,不會讓人發現。」

    「下官告辭!」耿匯立刻轉身離開。

    等耿匯離開,董文叢才低聲道:「我前些日子聽說,雷家家主雷空鶴會親自上門找您討教。雷空鶴回聖元大陸后,一直在走訪老友,表面上是敘舊或送一些禮物,但很多人懷疑,他會調動一切力量阻止您。」

    「我也聽說過這種說法,還與河川先生聊過。河川先生說過,雷空鶴是位堂堂正正的君子,若是要對付我,定然會堂堂正正出手,不會搞什麼陰謀詭計。」方運道。

    「雷空鶴的確是位君子,但他也是雷家人。他若在三年前……不,只需要在兩年前回來,就足以化解你們方雷兩家恩怨,畢竟他很少執著門戶之見,錯就是錯,對就是對。若兩年前堂堂大儒帶領雷家人向您親自道歉,您當時自然會徹底原諒雷家。不過……雷重漠被您殺死,這個仇,來十個雷空鶴都無法化解。現在,雷空鶴騎虎難下,只能在您和雷家之間選擇,而且必須在短時間內選擇,那麼,結果已經註定。」董文叢道。

    方運點點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不過,我認為雷空鶴未必算是那個『大人物』。除非雷空鶴已經力壓衣知世,奪文豪之位,才能算得上大人物。」

    「那……大人物不會是衣知世吧?歷代虛聖都是死後獲封,有極高的榮譽,但對於活著的人來說,文豪才是眾聖之下第一人。當然,您成為第一個活著的虛聖,在文名上隱隱壓文豪一頭。但,您只是在民間的文名強於衣知世,若讓全天下的讀書人投票表決,在您和衣知世之間選出半聖之下第一人,您恐怕會稍遜衣知世。畢竟您只是以詩詞文章見長,還未曾『著書立說』,而衣知世則已經有了文集。」董文叢道。

    方運微微皺眉,道:「衣知世的可能性的確比雷空鶴大,只不過,衣知世能成人族文豪,絕不會蠢到在封聖前夕與我為敵,只要心境稍亂,便可能失去封聖的機會。他現在,應該在補全自己的聖道根基,一旦確定聖道,書寫出聖道之書,自然可封聖,他應該不會走荀子的批聖之路,也無法走呂不韋的自開一家之路。」

    「若是雷空鶴能請動他出山,倒也說得過去。」董文叢道。

    方運輕輕點頭,什麼都沒說。

    董文叢伸手去摸官印,隨後道:「丁縣縣令剛剛傳書於我,說宣武軍已經到了三十裡外,正在慢慢騰騰前進,似乎十分不願意去丁縣城門前。」

    「他們應該看到丁縣城門前那些臨時搭建的棚子,知道棚子里住的是被他們劫掠過的百姓,自然邁不開腿。不用理他們。」方運道。

    「我本以為慶君會趁機派人接他們走,讓他們不必向被害百姓道歉,同時讓您這個總督名聲掃地,既然慶君遲遲不派人接應,那就是好事。」董文叢道。

    哪知方運輕嘆一聲,道:「慶君不接應宣武軍,不是好事,是天大的壞事。你說,那個大人物會不會是慶君?」

    「啊?當然不會,因為慶君不配當大人物。」董文叢毫不掩飾輕蔑之色。

    讀書人對國君的態度向來矛盾,談及世俗的時候,會奉國君為主,但討論聖道時,眼中只有眾聖,國君在讀書人眼裡只是個強一點的官員而已。

    國君在自己國內有絕對的影響力,絲毫不遜於半聖世家,一旦立刻自己國家,權力會驟降。

    隨後,董文叢點頭道:「您說的不錯,慶君既然不保宣武軍,只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宣武軍不值得他力保,不然的話,便是他有更大的圖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