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以,我在思考,是何人能讓慶君捨得宣武軍和慶國的名聲?」方運問。

    「不會是……宗家的那位親自出手吧?」董文叢甚至不敢提「宗聖」二字,因為只要提到,宗聖的目光便會穿過空間注視這裡,甚至能追溯前幾息兩人所講的話。

    半聖的威能始終隱藏於雲端,至今沒有人族書籍完整記載,甚至也從來沒有大儒看懂過半聖的威能。

    半聖的力量到底有何等可怕,眾人只是估算可以輕易毀滅一界,分月碎星不在話下,不過眾聖真正的力量並非是破壞,而是在破壞之上的創造,和妖蠻相反。

    妖蠻生於混亂,行破壞之事。

    眾聖生於秩序,行創造之事。

    「不會!我不相信他的人品,但我相信他的智慧。」方運道。

    董文叢輕輕點頭,道:「您不封聖,那位不會親自下場,但……派出化身倒有可能。不過,半聖化身只稍強於身穿半聖衣冠的大儒,等您晉陞大儒,再想辦法弄到一套半聖衣冠,未必懼怕半聖化身。」

    方運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道:「宣武軍賠罪,我就不去了。你讓丁縣縣令拖延時間,然後與方都督前去,應該能趕上,速去速回。」方運道。

    「謹諾!」董文叢行禮告退,十分興奮。

    不多時,一艘飛頁空舟從巴陵城中升起,載著數人向丁縣方向疾馳。

    下方的眾官員看到竟然有飛頁空舟,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紛紛傳書詢問董文叢。

    得到回復后,州衙的官員們聚在一起,議論紛紛。

    「此事,定然能上明日《民報》的頭版頭條!董大人又要出盡風頭。」

    「這並非僅僅是出風頭,而是實實在在的功績,若朝中沒有人阻撓,董大人僅憑此事便可獲上上考評。試想象州這些年裡,除了董大人,哪個官員能有這樣的機會,以景國官員之身,接受慶國宣武軍的賠罪?當然,除了方虛聖。」

    「你這麼一說倒是。這些年兩國已經沒有大規模戰爭,多年未出動宣武軍,其餘天才縱然有天大的能耐,也沒辦法讓在人族都排得上號的宣武軍賠罪。不過,董大人真是運氣好啊,跟對了人。」

    「方虛聖地位太高,親自去接受賠罪的話,那簡直是在抬高宣武軍,而且他也不需要這種無足輕重的功績,自然要讓別人代勞,與他親近的董大人與方都督便得了大便宜。跟著這種上官,永遠不會受委屈。」

    「呵呵,說到上官,大家想想前幾年象州歸屬慶國的時候,整天宣揚象州與慶國是一家人,親若父子,但卻處處壓榨象州,根本不給我等象州讀書人晉陞的機會。當真羨慕董大人與方都督,多年前就認識並幫助方虛聖,現在,開始獲得回報了。」

    「這也是因為方虛聖有胸襟,換成那些過於功利之人,不要說擔任兩州總督,就算擔任左相,也會親自跑過去獨攬功勞。方虛聖此次不去,咱們這些讀書人和官員反而更尊敬他,這種上官值得追隨,即便他日失勢,也絕無怨言。」

    「之前方虛聖遷總督府,很多官員說方虛聖為了文名清名犧牲我們官員,現在想想,他難道很想去造紙工坊附近住嗎?說句難聽的,他其實是在幫咱們巴陵官員擦屁股,堂堂總督剛上任,百姓就上街,他沒指著鼻子罵咱們已經是夠大度。他若是真只為名聲不顧下屬,此次豈會不親自出面?」

    「說的是……」

    「咦?你們看看論榜,似乎有人在挑撥離間,中傷總督大人。」

    眾人紛紛拿出官印,前往論榜查看。

    論榜之上出現一篇文章,題為「當年的世家對賭,當蓋棺定論」。

    看到這個題目,許多人才驀然想起,當年方運還是舉人的時候,曾經與妖界眾聖對賭,後來引發人族內部紛爭,妖界眾聖違約,要提前殺死方運,但人族各世家的賭約卻沒有中止。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宗家的一個進士,他先指出過了大年初一,賭局就已經分出勝負,那些當年押方運會勝利的世家,理當把所押財物盡數賠付。

    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篇文章引發了眾多讀書人的回憶,於是許多讀書人開始曆數方運的傳世戰詩,發現最終也只有十四首。

    分別是《擒王》《石中箭》《風雨夢戰》《夜襲》《白馬豪俠篇》《寶劍吟》《龍劍詩》《紅塵殺》《泉園觀水》《玉門關》《定海志》《大漠夜馬》《月刃行天》和《破樓蘭》共十四首。

    很快有人發現,若是不只算「戰詩」,那有傳世之能的還有《水調歌頭》和《廬山局》等,足以湊上十六首傳世。

    但是,對於「傳世詩詞」還是「傳世戰詩」,許多讀書人展開了討論甚至爭執。

    一方人認為,定下十六首傳世成天下師的是半聖董仲舒,那時候人族並沒有過於重視戰詩,董聖自然不會強調是傳世戰詩,所以只要創作十六首傳世詩詞,即便不是戰詩,也能成為天下師。而雙方賭的是方運是否能成為天下師,理論上,方運並沒有輸。

    更何況,在人族的著作中,一些書籍明確寫著,當年董仲舒說的是「傳世詩詞」。

    反對的一方認為,當年董仲舒最先說的是「傳世戰詩」,雖然有書籍記載是「傳世詩詞」,但超過九成的書籍寫的是「戰詩」。

    反對方同時認為,當年賭的並非是「天下師」,而是方運能否完成十六首傳世戰詩,無論董仲舒當年說的是什麼,都不會影響此次賭約。

    一些人找到董聖世家的人詢問,董聖世家的人全部諱莫如深,因為一旦說出確切的答案,必然會得罪另一方,沒準會把董聖氣得聖魂降臨。

    還有一些人想找方運與妖界眾聖的賭約原件,可惜無論如何也找不到。

    雙方都沒有足夠的證據,於是論榜上再度因為方運開始大戰。

    沒過多久,那個宗家進士突然再度發文,這一篇文章更加激烈,竟然在論榜上詢問陳聖世家家主,今年到底要不要把荒城古地的第六十三城賠給宗家,他代表自己要賬來了。

    許多人這才記起,當年陳家與宗家賭的極大,各拿荒城古地的一座城市當賭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