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方運與顏域空傳書的時候,丁縣大部分百姓湧出城門,看著象州人從未見過的一幕。

    除卻進士或更高文位的讀書人,宣武軍集體半跪,向丁縣被劫掠的百姓道歉,並且拿出一部分寶物作為賠償。

    州牧董文叢與都督方守業親自接受宣武軍的歉意,並表示會安置好被劫掠的百姓。

    道歉之後,宣武軍頭也不回匆匆離開,極為狼狽。

    丁縣人無比興奮,就在前些日子,他們因為遭到劫掠大罵丁縣縣令、州牧和方運,甚至連國君和太后都一起罵上,認定象州還不如歸慶國,起碼不會被慶國大軍搶劫。

    但今天,眼前發生的一切震驚了他們,讓他們發現,慶國好像已經不是當年的慶國,而景國也不是當年的景國。

    隨後,董文叢與方守業等人返回巴陵城。

    回到巴陵城時,已經是夜裡,董文叢獨自來到方運的書房外,敲門進入。

    「下官董文叢,見過總督大人。」董文叢微笑著進入書房。

    「坐吧。」方運隨口道。

    「下官不敢。」董文叢道。

    「丁縣的事怎麼樣,倒是有人在論榜提起。」方運道。

    「宣武軍拖延了很久,但慶國始終無人來,他們放棄幻想,半跪道歉。唉,那些象州人說,當了這麼多年的象州人,第一次知道什麼叫揚眉吐氣。」董文叢頗為感慨,明明是一個中年人,卻像是老人在回首往事。

    「嗯,那便好。從今日開始,放下一切雜物,開始籌備八月十五的中秋文會,到時候,會有各國政要與讀書人前來,不可馬虎。」方運道。

    董文叢一愣,問:「在下有些不明白。中秋文會雖然是人族每年最重要的文會之一,但一般只有孔城會邀請各國要員,格外盛大。巴陵城在人族地位平平,每年的中秋文會與其他節日文會毫無區別。您這是想要舉辦一場盛大的中秋文會?」

    方運輕輕點頭,道:「我準備在中秋文會上解決一些事,象州人不是一直嚷嚷著要讓岳陽樓的名氣壓過黃鶴樓嗎?今年就是最好的機會。」

    董文叢道:「下官領命,這就調動所有力量準備,不過……您能透露具體規模嗎?是大儒層次的,還是國君層次的,或是半聖層次的?」

    方運沒有立即回答,思索片刻,道:「國君以上。」

    董文叢面露喜色,本以為只是有普通大儒參與,現在既然是國君層次,那意味著,這次文會恐怕能邀請到各國國君、世家家主、文宗文豪或虛聖層次的大人物,而且不再少數。

    「這在巴陵城的歷史上前所未有,下官一定盡心準備,絕不讓文會有一絲紕漏。」

    方運卻搖搖頭,道:「你阻止不了紕漏,你要做的,就是思考出現紕漏后如何修補。」

    董文叢立刻聽清方運的弦外之音,低聲問:「莫非那天有大事發生?」

    方運沒有回答,董文叢正猶豫是否准問,方運從書桌上拿出一張紙,遞向董文叢,道:「這是明天的《民報》頭版頭條。」

    董文叢一直在等頭條,汗毛幾乎全部豎起,身體內每一縷才氣都彷彿做好準備,急忙伸出雙手。

    董文叢接過那頁紙一看,雙眼瞪大,呼吸急促。

    足足看了三遍,董文叢抬起頭望著方運,又驚又喜道:「大人,這是真的?」

    「自然。」方運道。

    「好!好!好!下官這就去交由《民報》編審堂!」董文叢一撩長袍前擺,一溜小跑出了方運的書房,州衙內的官吏目瞪口呆,堂堂翰林州牧竟然如此,傳揚出去定然會被內閣責斥。

    八月十二日清晨。

    太陽似乎懼怕秋天的涼意,躲在東方的盡頭遲遲不肯出來。

    天蒙蒙亮,象州各地文院書鋪的門口就排著長長的隊伍,尤其是巴陵城的州文院書鋪外,從昨夜便開始排隊,到了清晨五點,門口已經超過三萬人,其中有三千多人來自象州之外。

    有了上一次的教訓,這一次巴陵知府和知縣如臨大敵,已經早早派遣上千士兵到場維持秩序,同時開闢了五十個銷售點。

    清晨五點半,州文院書鋪門口的人數達到五萬。

    六點,當文院書鋪正式開賣的時候,州文院前的整條大街擠得水泄不通,總人數已經超過十萬,有一萬多人來自象州之外,其中大多是景國人,甚至有一些外地書販。

    前些天,《民報》的創刊號不再售賣的消息傳出后,人族各地讀書人紛紛求購《民報》,收購價一路暴漲,現在已經漲到三十兩銀子一份,而且還在不斷升高。

    巴陵城的一名熟練工人的年收入也不到十五兩現銀。

    許多人竟然開始倒賣《民報》創刊號,從象州人手中低價收購,然後高價出售。

    但是,過半的象州人很珍惜這份《民報》,都留作收藏,只有少數人肯賣。

    即便如此,倒賣《民報》也有著上千萬白銀的市場,吸引了很多人參與其中。

    最聰明的一部分人,早就低價囤積了上千份《民報》,正等待時機出手,一旦出手,便能獲得上千倍的回報。

    「開賣了!」

    十餘萬人頓時激動起來,伸著頭向前看,就見一輛輛牛車出來,每輛牛車上都裝著小山般的報紙,許多人露出期盼的眼神。

    有的人彷彿看到一座座銀山向自己走來,有的人彷彿看到一條寬敞的科舉之路出現,還有的人彷彿看到自己兒女的未來……

    在場的人懷著不同的目的,開始排隊買《民報》。

    州文院書鋪前的人流量,已經超過絕大多數《文報》和《聖道》的販售場面。

    童生楊林站在一支隊伍的第一個位置,微笑著看著差役從那車上卸下厚厚的報紙。

    在八月初二《民報》發售的當天,他因為想買《文報》和《聖道》最早排隊,卻陰錯陽差買到了人族歷史上第一份《民報》,讓他成為鄰居與好友的名人,在整個巴陵城已經算小有名氣。

    一些原本不會邀請他的文會,也給他發出請帖,讓他在親友中揚眉吐氣。

    甚至有人出一千兩白銀買他手中的第一份《民報》,但都被他拒絕,他曾經半開玩笑對親友說,這份《民報》會當作傳家寶,傳給子子孫孫。

    今天,他再一次排在最前面,附近的一些人認出他就是購買《民報》的第一人,低聲議論,這讓楊林心中極為滿足。

    當《民報》開賣后,他迫不及待付錢搶過第一份《民報》,迅速去看頭版頭條。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