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得知四海龍宮聯合製造臨時海眼后,董文叢匆匆忙忙衝進方運的書房。

    「方虛聖,大事不妙!」董文叢未進門便大喊,隨後猛地一推門,發出咣當一聲。

    「幸好我沒在門后。」方運從大量的文書後面抬起頭,靜靜地望著董文叢。

    董文叢面露尷尬之色,伸手整了整衣袍,拱手道:「下官見過總督大人。」

    「無妨,繼續說吧。」方運道。

    董文叢走到方運桌前,面色嚴肅,道:「四海龍宮突然聯手製造臨時海眼,這裡面絕對有大貓膩。龍族曾為萬界之主,掌握海眼的製造方法,在聖元大陸內製造不跨界的海眼並不難,但即便如此,也要消耗大量的資源。那些資源若是換算成文寶,大概價值一件半聖文寶。龍族即便再富裕,一件半聖文寶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小的財富。那些龍族的大龍王,只有少數有龍族半聖寶物,大多數大龍王並沒有。」

    方運點點頭,道:「我在論榜看到有人提出這個異想天開的建議后,試著聯繫敖青岳,沒想到東海龍宮同意幫忙。不過,其他三海龍宮主動加入其中,否則以東海龍宮之力,所造的臨時海眼有限。」

    「其他三海龍宮主動加入?這裡面肯定有大問題!莫非,三海龍宮也準備在中秋文會插一手?他們憑什麼?有巴陵城的聖廟力量在,他們不能把您如何。」董文叢眉頭緊皺。

    方運微微一笑,道:「敖青岳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就勸我不要同意其他三海龍宮相助,大不了海眼少一些。但我卻欣然答應,既然他們願意捨得力量和神物製造海眼,讓人族各地的讀書人前來巴陵城,帶動巴陵城商貿,讓我象州更繁榮,我為何拒絕?」

    「可是……他們故意讓如此多的讀書人抵達岳陽樓,極有可能有什麼手段讓你輸給張龍象,然後讓你在天下讀書人的面前出醜。看到你出醜的人越多,西海龍宮越高興。不如……咱們乾脆減小文會的規模,萬一失敗,不至於讓太多的人看到,還有東山再起時。」董文叢勸諫。

    方運點點頭,道:「文叢你的意見十分中肯,目光也敏銳,看出三海龍宮心懷不軌,不過,這岳陽樓是我方運的地方。在我面前,是龍,要盤著;是虎,得卧著!」

    董文叢看著方運,從他的語氣、表情和目光中感受到強大的自信。

    「您有幾成的把握勝過張龍象?」

    方運感到這個問題很有趣,忍不住微微一笑,道:「十成。」

    「啊?」董文叢難以置信看著方運,他很了解方運,當年兩人在玉海城時交情甚深,亦師亦友,即便方運最狂妄的時候,即便要展現實力的時候,也不可能出現這種態度。

    「對方可是張鳴州。雖然比起您這位方鎮國差一些,但既然他負責選題目,萬一文比邊塞或軍旅詩詞,您恐怕連五成勝算都不到。我很相信您,但,張龍象的戰績在兩界山無人可敵,即便是您現在去兩界山,也未必能取得那般輝煌的成績。所以,請您認真回答,我再問一次,您有幾成的把握勝過張龍象?」

    董文叢目光如火,彷彿要把方運的雙眼灼燒出兩個洞。

    「十成。」方運的回答與之前並無二致。

    董文叢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理智告訴自己,方運極有可能最近太過順利,有了自大驕橫的情緒,雖然平時難以察覺,但在關鍵時刻便暴露出來。但是,董文叢的感情和經驗告訴自己,既然方運連說兩遍十成,那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再勸說,而且要堅定支持。

    當年,兩人的確是亦師亦友,但現在,方運的地位如日中天,兩人差距越來越大。

    董文叢掩蓋掉眼中的失望,目光變得堅定,輕輕點頭,道:「總督大人放心,下官必定盡全力安排好此次岳陽樓文會,保證不出一絲紕漏,讓您以最好的狀態去迎戰張龍象!」

    哪知方運微笑道:「文叢,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你的擔憂不無道理,因為,我也在擔憂。」

    「此次文會,張龍象難道不應該是最值得擔憂的嗎?您的意思是指那位神秘的『大人物』?」董文叢問。

    方運輕輕點頭,道:「當時得知那個『大人物』的時候,我並不在意,無非是幾個象州官員的妄言而已,無大所謂。但是,當慶君要親自前來岳陽樓后,我心中有了一絲疑慮,直到三海龍宮主動幫助我搭建臨時海眼,我心中的警惕已經提高到了極點。我,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董文叢露出慚愧之色,直到這時,他才真真正正意識到,自己不止地位與方運有了差距,其他方面也有巨大的差距。身為虛聖,身為總督,即便心中只有一成的把握,在很多時候,也必須說十成!無論敵人多麼強大,方運必須要保持鎮定,心不能亂。

    方運若展現出絲毫的焦躁,整個象州的天就如同塌下來。

    「那您為何還同意搭建臨時海眼……」董文叢更加疑惑。

    「在一人面前和十人面前出醜,差距很大,在十萬人和在一百萬人面前出醜,差距並不大。但是,對象州與江州來說,十萬人來訪與百萬人來訪,差距會很大。另外,無論多少人前來,都不會影響那位大人物。既然如此,我便以不變應萬變,看看到底是哪一位大人物來此。」

    「會不會是半聖?」

    「輸給半聖,不叫出醜。」方運淡然一笑。

    「您還真洒脫。」董文叢無奈搖頭。

    「也可以說是故作鎮定。」方運微笑道。

    董文叢聽到方運如此說,才安心,方運並非自大,而是必須要保持最完美的心態,現在方運卻說「故作鎮定」,恰恰說明方運已經收放自如。

    就在此時,一個衛兵快步跑到門口,道:「啟稟總督大人,一位自稱曾原之人求見。」

    「讓他進來。」方運道。

    董文叢一聽,思緒翻飛,這位曾原,不僅是曾家的大人物,更是當年對賭事件的重要人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