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曾原與方運再度商討了一個時辰,把與「民報」和未來正體字的計劃說得清清楚楚,方運談計劃與方向,曾原說具體執行方式,兩人相互學習,相互指證。

    方運很欣賞曾原的能力,此人雖然文位不高,將來的文位勉強能到翰林,但本身有亞聖世家的背景,可以說毫無短板。

    曾原對方運的態度沒有進一步的改變,因為他深入研究和學習過方運,寧安城發生的一切已經對他造成了接連不斷的衝擊,在聊天的過程中,方運展現的種種雖然讓他嘆服,但他卻感到正常,因為在他心裡,方運永遠是一個能製造奇迹的人。

    曾原已經習慣了方運的神奇。

    隨著時間的推移,方運給張龍象下戰書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越來越多的人表示會參與岳陽樓的中秋文會。

    最有趣的是,啟國武昌府的姚知府在論榜發文,聲明會帶領啟國才子抵達岳陽樓,與象州才子進行文比,即便有方虛聖在,也不能讓黃鶴樓天下第一樓的美名被岳陽樓搶走。

    眾人原本都在討論方運與張龍象的文比,現在啟國人突然加入,立刻引起熱議。

    方運與張龍象文比明顯有炮仗味,關係著四大才子之首,有許多人不斷挑撥。

    黃鶴樓與岳陽樓之爭雖有數百年的矛盾,但不過是意氣之爭,說是文比,實際和人族的「雪梅文會」一樣,只是兩地讀書人的消遣方式,只不過年常日久,一些讀書人變得認真起來。

    雙方遠遠還達不到劍拔弩張的程度,勝者高興,敗者遺憾,僅此而已,雙方即便不是友人,也遠算不上敵人。否則的話,發布這個聲明的不會是武昌知府,而是北湖州的州牧。

    在姚知府的文章下面,啟國與景國的讀書人開始相互調侃。

    啟國身為人族強國大國,包容性很強,各種態度層出不窮。

    「啟國必勝,不能讓方虛聖把岳陽樓的地位抬起來壓倒黃鶴樓!黃鶴樓當永世為天下第一名樓,不可更改!」

    「誰讓黃鶴樓失去天下第一名樓的地位,誰就是啟國的罪人!」

    「我看啊,方虛聖與張龍象既然在岳陽樓文比,再加上許多人前去,必然會出現大量的詩文。至少三年之內,天下第一名樓將屬於岳陽樓。身為武昌人,咱不服氣巴陵人,但服氣方虛聖。」

    「現在的年輕人啊,只會在論榜胡扯,有這時間不如想辦法如何擊敗方虛聖。不過就目前來看,雙樓之爭,黃鶴樓先輸了一籌。」

    「身為啟國人,我必須支持黃鶴樓!不過身為讀書人,我只能悲傷地說,方運這個混蛋,要幫景國搶走咱們啟國天下第一名樓的稱號了。不過嘛,嘿嘿,他的八月十五可不好過。對了,我會加入臨時組建的啟國『爭樓社』,去岳陽樓看熱鬧。」幸災樂禍的不是別人,是方運的好友李繁銘。

    景國人也跟著回復。

    許多旁觀者發現,景國人和之前比,出現了變化。

    黃鶴樓與岳陽樓之爭綿延數百年,一開始景國人都支持岳陽樓,但後來岳陽樓的詩文次次輸給黃鶴樓,導致景國人恨鐵不成鋼,但凡論榜出現兩樓之爭,大多數景國人都表示爭不過黃鶴樓,充滿了頹廢,許多景國讀書人甚至不願意談起此事。

    但現在,景國人興緻高昂,認為此次岳陽樓定然能力壓黃鶴樓,甚至已經提前做好慶祝準備。

    尤其是一些象州的讀書人,熱血沸騰,與武昌讀書人開始爭論,這是兩樓之爭的保留節目。

    兩國的讀書人都把兩樓之爭當有趣的遊戲,沒有大動肝火,但是,宗家進士的文章下面,則硝煙瀰漫,許多人要求方運為各世家輸掉的財物道歉。

    賭天下師失敗的世家豪門不算多,但也牽扯到數百萬人,那些文位較高的人不會參與這種爭論,且不說會被方運誤會,也不說會被人嘲笑輸不起,單單面子上就說不過去。

    但是,那些年輕的世家子弟被宗家這幾天接連不斷的文章挑起火氣,代表個人發布言論,認為方運即便不代替自家賠償,也應該出面向自家道歉。

    於是,一部分抱有相同看法的舉人或進士聚集起來,在八月十三的下午,成立了一個討債社,準備在八月十五前往岳陽樓,要方運給他們一個答覆。

    由於討債社只是私下串聯,而且很多人認為他們只是玩玩,各世家都沒有在意,都當是笑話,把精力放在其他重要的地方。

    許多人發現,前些日子論榜只是暗流涌動,許多事都遮遮掩掩,但臨近八月十五中秋節,許多事已經浮出水面,開始形成激越的風浪。

    早在去年,就有一些保守的老讀書人在論榜上抨擊方運建立過多的女子學堂,其目的令人警惕,一旦女子獲得才氣,與男子競爭文位,那便是逆人倫、違禮教、亂尊卑。

    由於沒人組織,這些人除了一開始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風潮,但是由於這些人連續不斷抨擊方運,於是有人出來牽頭,把許多人聚集起來,召開文會抨擊方運。

    臨近八月十五的時候,這些人成立了一個「男尊社」,致力於維持男尊女卑的制度,絕不能讓女人的地位提高。

    在論榜不起眼的地方,幾個曾經被方運碎文膽的讀書人宣稱,他們這些年一直舉辦「烏雲文會」,早在去年,就已經成立了烏雲社。八月十五那一天,會有大量巴空山聚文閣的讀書人加入烏雲社,一起前往岳陽樓支持張龍象。

    大多數看到這些消息的人都一笑了之,「烏雲」即為「污方運」,許多讀書人都聽說過那些人,但都很清楚,那些人本來可以安然無恙,但不努力,還攻擊比他們優秀的方運,自以為才智過人,實則一無是處,是典型的失敗者,所以並不認為這些人能阻撓方運。

    中秋未到,爭樓社、討債社、男尊社和烏雲社就已經開始發力,論榜上硝煙四起,論戰頻繁。

    岳陽樓文會未開始,文比便已經在論榜上拉開序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