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論榜的爭執聲中,人族迎來了一年一度的中秋節,各地百姓紛紛走上街頭。

    每年的中秋節,會有大量的讀書人開始聚集,尤其是府城甚至京城,提前就會預熱,許多人會去一些文人士子聚集的地方,沾沾文風才氣。

    今日許多人抵達平時文會的舉辦地后才發現,現場一片寥落,完全沒有節日的氣氛,即便是有文會,參與者的文位也不高,經過詢問,他們才知道發生什麼。

    四海龍族早早公布了臨時海眼的地點,從八月十三開始,人族各地的讀書人開始前往臨時海眼。

    那些海眼雖然多,但聖元大陸廣袤無垠,一些偏遠地區的讀書人距離最近的海眼往往達到萬里之遙,即便有日行三四千里的蛟馬,也需要提前兩三天。

    若是從高空俯視聖元大陸,就會看到各地的水域內出現大大小小的臨時海眼,這些海眼各有不同,但有兩個共同點,周圍布滿了密密麻麻的人,不僅有讀書人,還有許多拖家帶口的普通百姓。

    另一個共同點,便是這些海眼全部單向通往巴陵城外的馬頭。

    沙州,位於聖元大陸西部的谷國,沙州以綠洲為縣。

    陽馬縣便是一處大綠洲,遍布帳篷,居住著五萬餘人。

    陽馬縣的中心是一座湖泊,湖泊的中心,出現一個黑色的漩渦,漩渦在慢慢擴大。

    在湖泊的周圍,聚集著大量的人,粗粗一看,超過七萬。

    這些人中,讀書人連三千都不到,絕大多數都是拖家帶口的平民百姓。

    少數平民帶著傷,而在這些人的不遠處,超過五千兵將嚴陣以待。在更遠的地方,許多陽馬縣百姓正在看熱鬧。

    在湖泊邊緣,讀書人和非讀書人涇渭分明。

    一個七歲的女孩身穿藍色的粗布衣,衣服上打著七個補丁,她背著小小的背囊,右手抓著父親的手。

    小女孩奶聲奶氣地問:「爹爹,都是谷國人,為啥打咱們啊?」

    「咱們要去景國投靠方虛聖,他們不讓去,咱們偏要去,他們自然要打咱們。哼,幸虧咱們人多,再加上恰好有聖院的人在,而且方虛聖傳書給谷君,不然的話,咱們都會被抓進大牢。」那黑臉中年人一手抓著女兒,一手抓著地上的大包袱。

    「啊?是去投靠方虛聖啊,那太好了!」小女孩十分高興,可隨後面露憂色道,「那些官兵看樣子要攻打咱們,咱們會不會被殺死啊?」

    「給他們十個的膽子也不敢這麼做!只要我們不先動手,他們只要殺了人,各國讀書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他們,更何況,方虛聖站在咱們一邊!你看那些受傷的伯伯叔叔,一開始那些官兵要抓他們,但他們一邊高呼方虛聖一邊反抗,再加上其他人的幫助,那些官兵就不敢來硬的了。」黑臉中年人道。

    「嗯嗯,有方虛聖在,咱們就不怕了。對了爹爹,見到方虛聖,咱們就能吃上肉了嗎?」小女孩認真地仰頭看著父親。

    黑臉中年人輕聲一嘆,道:「方虛聖對百姓最好,對天下人最公平。咱們一開始去的時候,或許吃不上肉,但在景國,就算有狗官,也有方虛聖為咱們伸張正義,只要咱們好好營生,以後絕對有肉吃!」

    旁邊的一人老人輕嘆道:「是啊,去給方虛聖當長工,也比在沙洲當百姓強!谷國的官員簡直無法無天,咱們但凡能活下去,何至於去幾十萬里之外的地方?」

    旁邊一個身著華服的青年冷哼一聲,道:「我倒是能活下去,但我不想活著如此憋屈!雜家和谷國那幫狗東西,竟然要給蠻族上貢,年年割地,歲歲賠款,老子寧可去景國跟妖蠻死戰,也不再這裡受這份窩囊氣。景國不見得比谷國好多少,兩國一直以來就是難兄難弟,但出了個方虛聖,就有希望!」

    「是啊,咱們這些人要走,要麼是活不下去,要麼是太不順心。但凡吃飽穿暖,但凡心平氣順,也不用背著叛國的污名。」那老人補充道。

    附近的人不斷議論,甚至有人大罵遠處的官兵和谷國官員。

    谷國官員無奈地看著這些人,而在這些人不遠處,三千餘讀書人面色複雜。

    這些讀書人也都是谷國人,他們得知岳陽樓文會的消息后,陸續從數千里內趕來,準備利用海眼前往巴陵城。

    和其他海眼相比,這裡的讀書人較少,除了因為這裡地廣人稀,還因為這裡距離巴陵城太遠,而臨時海眼又是單向挪移,一旦到了巴陵城再回返,要走數個月才能到家。

    這些谷國讀書人原本只想參與人族難得一見的盛會,但親眼就看到這些準備逃往景國的六七萬人,心中充滿了矛盾,一方面他們不願意看到谷國子民叛國,另一方面又明白,這些人實在活不下去了,只能離開這裡,若繼續留在谷國,那就是在等死。

    由於此地有聖廟,一些讀書人把所見所聞發到論榜,震動全人族。

    隨後,各地的讀書人陸續發文,不止谷國,包括孔城在內,每個國家都有百姓藉助海眼遷往景國。

    八月十五的清晨,人族所有的視線都被各地的臨時海眼和周圍的人吸引。

    在不需要海眼的象州巴陵城,暗流涌動。

    禮司衙門外的大街,已經被密密麻麻的馬車堵住,數以百計的象州官吏聚集在禮司衙門的大院之中。

    禮司司正聶長舉是一個面相和善的老人,但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彷彿看到,他雙眼倒映的晴空之中,電閃雷鳴。

    聶長舉掃視前方的上百官吏,淡然一笑,道:「諸位今日前往岳陽樓,不為其他,只為參與文會,一見張龍象與方總督之爭。此地,總督官職最大,諸位不可口出妄言,切記。」

    在場的官員輕輕點頭,聶長舉的意思很明確,方運執掌總督官印,只要他有心,這些人在巴陵城內的一切舉動都瞞不過他。不過,在成聖前,即便是有一心二用,方運也不可能同時監視上百人,那對他的文宮來說是巨大的負擔。

    聶長舉繼續道:「我等,是象州之官,是景國之官,但更是人族之官!聖人有言,君不君,則臣可不臣,若上官有錯,我等即便捨棄生命死諫,也要堅守讀書人風骨!當然,不出意外,我等今日只需靜靜觀看,若出現意外,那麼,便是諸位名留青史的大好機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