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年孔聖手持《易經》,僅僅對著一頭狼聖口誦「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秧」這一句,不僅將狼聖誅殺,還在瞬息間讓擁有那頭狼聖血脈的所有妖蠻及其姻親全族死絕,橫屍三億。

    那是孔聖在妖界的第三戰。

    方運這句話,如同一記耳光重重抽在積善天子慶君的臉上。

    方運的聲音雖然不大,沒有舌綻春雷,但所有人都在關注,他附近的人向後面傳這句話,在短短的時間內,幾十萬人都知道方運說了什麼。

    「噗……」

    聶長舉突然口噴血霧,兩眼一翻,身體一軟,倒在地上。

    附近的慶官第一個反應不是扶他,而是急忙後退,生怕牽連自己也被千夫所指。

    聶長舉附近一丈內竟然空無一人,從城牆上看,那裡在數十萬人的人群中顯得格外醒目。

    數息后,聶長舉緩緩睜開眼睛,此刻已經日上三竿,陽光刺目,他不得不眯著眼,吃力地望著附近的人群,只看見白花花的陽光照著那些人,看不清那些人的表情。

    附近的人看著聶長舉,從他的目光中看到一絲茫然,彷彿痴獃的老人。

    一些人唉聲嘆氣。

    千夫所指沒有直接的攻擊力,身為翰林,聶長舉本可以堅持一陣,但兩國國君與其餘人見死不救,讓他心灰意冷,文膽再強,其主心志不堅也毫無用處。

    三息后,一聲清脆如玻璃裂開的聲音響徹全場。

    聶長舉文膽開裂。

    就見聶長舉嘴角涌動著鮮血,緩緩閉上眼睛。

    許多人看到,在昏迷的一瞬間,聶長舉的面目是那般猙獰,他的神色是那般憤怒,但卻無一人同情。

    這一切,都是聶長舉的選擇。

    國與國之爭,就是如此冷酷和血腥,很多時候並不亞於族群之爭。

    在東城門口不遠的地方,有許多孔城讀書人站在一起。

    「選擇慶國作為友方,非常明智,但選擇方運作為敵人,愚蠢至極。」孔德論道。

    附近的孔城讀書人輕輕點頭。

    數十萬人望著方運與慶君所在的地方,各有所思,方運不過說了幾句話,就讓叛國之徒聖道崩毀、文膽碎裂、晉陞無望,付出不下於死亡的代價。

    對於許多翰林來說,寧可死在戰場上,得到聖院和國家的撫恤,讓子孫後代收益,也不願意在這種情況下聖道斷絕,生不如死。

    慶江商行的隊伍中,葛憶明看向慶君,卻發現慶君毫無反應,又看了看跟在慶君隊伍里的叔父葛百萬,發現葛百萬也沒有看過來。

    葛憶明暗暗鬆了口氣,輕輕扭頭看向附近,看到自己召集的那些讀書人大都已經默默後退兩三步,自己與花青娘竟然與隊伍分開。

    看到花青娘那張疑惑的面龐,葛憶明眼中閃過一抹厭惡,若不是這個蠢女人的不當舉動,慶江商行和慶官也不至於倉促行動,被迫在八月十五與方運決裂,幸好張龍象還沒輸,幸好慶君還有後手,否則單憑一個聶長舉昏死,慶君就會顏面大失。

    更何況,方運先說「三旒國君」,后說「積不善之家,必有餘秧」,字字句句針對慶君,完全是一副縱然千萬人圍毆我一個也要揪著敵人的首領拚命的架勢,方運敢拚命,慶君不敢,慶國百官也沒準備今天讓慶君陷進去。

    葛憶明之所以鬆了口氣,是因為既然慶君與葛百萬不看自己,也就不會逼自己用過激的手段,昏迷一個聶長舉已經讓慶君騎虎難下,若自己出面對抗方運再失敗,那慶君也沒必要參與文會,只能調頭回慶國。

    葛憶明發覺官印氣息震動,立刻閱讀新到的傳書,看后更安心,這是葛百萬幕僚的傳書,說聶長舉遭受重創,慶君正處於風口浪尖上,慶江商行暫時不出手,不過,要時刻做好準備,一旦有恰當的時機,可以立刻出手,給予方運重重一擊。

    葛憶明急忙對花青娘低聲道:「走,我們暫時後退。」

    花青娘疑惑不解,道:「我們還沒告倒方運呢。」

    葛憶明差點要破口大罵,但強壓怒氣,低聲道:「事情有變,尋找下次機會出手。」

    花青娘這才明白,立刻與葛憶明一起後退。

    慶江商行的數千人緩緩退入道路兩旁的人群中,對方運的威脅消失不見。

    周圍的人看得清清楚楚,紛紛嘆息,方虛聖就是厲害,不過說了幾句話,就化解了難以對付的危機,不過,慶國一方也很聰明,見勢不妙便如壁虎斷尾逃生,接下來可以更加從容商討對策。

    「此地白日見血、翰林膽碎,大為不詳,諸事不宜。來人,把聶司正抬回巴陵城,好好救治。」方運說完一甩袖子,轉身登上龍馬豪車。

    跟著慶君前來的慶國眾官面色極其難看,慶君更是雙拳緊握,死死盯著方運的馬車。

    在場的景國人一愣,隨後笑起來。

    寧志遠笑道:「看來,咱們認識的那個方運即便成了虛聖,這不吃虧的性子也沒變。慶君戴三旒平天冠,藐視景國與方運,方運倒好,乾脆以血光之災為由,根本不迎接慶君,連基本的見禮都免了。」

    一旁的杜書岱也忍不住笑道:「這好比慶君身穿大禮冠冕不遠萬里會見方運,都到門口了,可方運打開門后,一句話也不說,給了他們一個白眼,然後轉身就走,能活活把人氣死。幸好禮殿那幫老傢伙不在,不然會被方運氣得拂袖而去,一個國君,一個虛聖,簡直在把禮法當玩物。」

    「慶君這一拳卯足了力氣,可方運一個挪移躲開,然後……慶君的老腰閃得不輕。」

    「慶君和那些慶國官員估計腸子都悔青了,若帶著正常的六旒或九旒冠冕來,方運根本沒借口反擊,然後他們可以順理成章拿慶江商行的人讓方運難堪。現在倒好,為了羞辱一下方運和景國戴三旒平天冠,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打斷了正事,還毀了象州的慶官頭領。」

    「這麼說來,自助者慶君助啊!方運和景國正好拿禮司和聶長舉束手無策,現在聶長舉犯了大錯昏迷,方運和朝廷可以直接指派景官擔任禮司司正!這樣,慶官在象州中的高官全軍覆沒,再無一人擔任四品或以上的官位。」

    「方運這時候估計會在心裡稱讚,慶君仁義!」

    方運的舊時同窗說著俏皮話,附近的人聽得直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