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坐在馬車上,離岳陽樓越來越近,一路上不斷聽到景國人在罵張龍象,用各種的角度解讀《觀洞庭湖贈慶君》和《登岳陽樓》。

    不過,讓方運忍不住發笑的是珠江公官印中那些傳書,有雷家的,有宗家的,還有慶君的親筆傳書,若是這些內容傳到外界,定然能在論榜形成大地震,同時讓一大批人笑暈過去。

    不多時,馬車停在岳陽樓三十丈外。

    一個進士將軍走到車門前,低聲道:「啟稟總督大人,按照文會的規矩,岳陽樓百丈之內不得乘坐馬車,只能步行,您是……」

    「好,我便在這裡下車。」

    方運說著,收起官印,掀開門帘,踏在地面。

    正午的陽光強烈,方運微微眯眼便恢復正常,在太陽的照耀下,金瓦紅牆的岳陽樓格外醒目。

    方運轉身向後方望去,就見士兵夾道排列,封鎖道路,不遠處站著大量的人,有象州百姓,有異國才子。

    看到方運望向他們,那些人興奮地歡呼起來,拚命揮手。

    「大人聖安!」

    「方鎮國必勝!」

    「方虛聖必能文壓文界!」

    方運心中無奈,自己只是虛聖,聖安這種話還真不太合適。

    方運向眾人一拱手,便轉身向岳陽樓走去。

    岳陽樓乃是城牆的城門樓,兩側都有通向城牆的樓梯,人族以左為尊,所以按照禮法,方運理當從左側樓梯登樓。

    方運還未等登樓,就見城牆之後出現許多人。

    一人高聲喊道:「方總督,張鳴州已經連作兩首佳詩,你若不作一首殺一殺他的威風,怎能登樓?」

    方運抬頭望去,說話之人正是文相姜河川。

    在姜河川的旁邊,是清一色的紫袍,有方運經常見到的陳銘鼎與張戶,有在聖院接觸過的巫九和何瓊海,還有已經磨礪歸來的笨大儒田松石,除此之外還有相熟的大儒,比如夜鴻羽、周晴天等等。

    還有一些方運只在眾議中見過,並不熟的他國大儒。

    這個陣容別說守岳陽樓,放到兩界山上都能讓妖界亂一陣。

    在那些大儒的兩側,還有幾個並未穿紫袍之人,比如身穿舉人服的武君,還有晉陞大學士不久的密州牧賽志學,因為賽志學是景國高官,即便是大學士,也有資格站在岳陽樓上參與這次文會前的會晤。

    方運也不行禮,仰頭笑道:「河川先生,你這是幫我助威,還是幫張龍象為難我?」

    「老夫這是避嫌,一視同仁!張龍象未登岳陽樓都寫出『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的好詩句,你必須要在登樓前寫一首好詩。」姜河川道。

    那些大儒們全都笑著點頭,甚至有幾人贊同姜河川,純粹在起鬨。

    「人心不古啊,自己人不幫,幫著外人……」方運輕輕搖頭。

    「快點吧,總不能讓我們這些老胳膊老腿等著,你忍心?」姜河川開始倚老賣老。

    「方虛聖,當年你能百步成詩,此次你在登樓的過程中,必然能寫出一首好詩,力壓張龍象!」

    笨大儒田松石道:「不是我不向著你,你總不能在文比前就被張龍象的氣勢壓倒!張龍象可是在『波撼岳陽城』!」

    城樓上的眾人笑起來。

    方運輕輕搖頭,一路上那些普通讀書人都嚴陣以待,完全是把張龍象當敵人,但這些大儒的眼界與心胸卻不一樣,他們並不看重這次文會的勝負,無論方運是勝是負,在他們看來都是意料之中。

    他們的地位和層次,已經沒有必要在意這種文會的勝負,不過,他們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態度,他們既然來到這裡,就已經是在支持方運。

    那些普通讀書人把文會勝負分析得頭頭是道,但在這些大儒眼中,方運即便輸了,也能東山再起,絕不可能被徹底擊垮,所以根本無須擔心。一些大儒甚至很希望方運輸一次,認為這對方運來說是好事。

    方運一邊向樓梯走去,一邊道:「今天可能要讓各位失望了,今天,我只作張龍象定下的文比詩詞。若張龍象沒有定文比詩詞題目,我便不準備作詩。當然,我一定會寫點什麼。」

    「罷了罷了,文比之前不能逼迫你。來,與我們這些老傢伙一起喝一杯。」姜河川道。

    方運笑道:「怎麼,文會還沒開始,諸位便喝上了?」

    「你遲遲不來,我們總不能幹等著。清風秋日下,幾個老友一起行酒令,暢飲數杯,不亦快哉。可惜我們來晚了,沒看到你迎接慶君的場面。」姜河川眼中充滿笑意。

    城樓上的許多大儒不厚道笑起來,「三流慶君」與「仁義無雙」的事情已經傳遍天下,人族已經多年沒有出現國君成為笑柄的事。

    「慶君啊……應該一直跟在我後面,快到了。」方運在樓梯上向城東張望。

    果然,慶君和谷君的車隊已經停下,到達岳陽樓區域,慶君與谷君先走下馬車,後面宗家家主宗甘雨等一些大儒也陸續下車。

    宗甘雨等人雖然參與了迎慶君,但始終沒有出面開口,那種小場面不值得他們出手。

    方運微笑掃視他們,輕輕點了一下頭,最後又看了一眼慶君的帽子,然後轉回頭繼續登城。

    慶君與谷君停下,等那些大儒走到身後,才一起向岳陽樓走來。

    這時候,所有人也都看到,慶君竟然換了冠冕,已經不再是國君正式穿戴的平天冠,改成普通發冠。

    大多數大儒神色不變,但景國的一些人卻毫不掩飾地微笑起來。

    姜河川向慶君一拱手,道:「老夫忝為景國文相,對慶君在巴陵城遭遇的不便,深表歉意。」

    慶君身後的慶官差點翻白眼,都說姜河川是仁人君子,即便面對敵國之人也彬彬有禮,現在倒好,剛一見面就揭慶君傷疤,這絕對是故意的,以姜河川的頭腦絕不會笨到不小心說這種話。

    顯然,三旒平天冠與慶江商行的拜慶君也引發了姜河川的不滿。

    慶君面色陰沉,道:「河川先生客氣了,景國地處偏遠,文風不濃,初次舉辦如此盛會,已經做得很不錯了。」

    .

    .

    《儒道至聖》手游來襲!想要了解更多關於遊戲的第一手資訊,請關注儒道官方手游微.信公眾號:儒道至聖(hj_rdzs),同時也可以搶先獲得預約資格,快人一步體驗儒道手游。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