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又望向江中,接近巴陵城的長江都是自己的封地,裡面到處都是水妖,其中許多水妖身上都散發著金光,與龍門虛影的金光很相似,但並非所有水妖都越過前些天的龍門虛影。

    有了這些金光,這些水妖的靈智明顯大開,修鍊速度高於普通水妖。

    對於這種現象,方運百思不得其解,龍族碑文上也沒有相關的記載,只能歸功於文星龍門與九重龍門。

    這些水妖極為忠誠,甚至勝於景國的士兵,方運已經把它們當作文星龍爵的私兵,用來守護巴陵城江段,數量已經有十二萬之多。至於這些水妖身上的鎧甲兵器,全都是從洞庭蛟王那裡「借」來的,方運還寫了借條。

    方運準備以後挑選最精銳的水族送往血芒界,血芒界的環境得天獨厚,足以讓這些水妖突破妖位極限。

    目前這些水妖的極限不過是妖王,畢竟血脈很差,但若是進入血芒界,則有機會晉陞為大妖王,成為極大的助力。

    即便是坐擁四海的龍族,也會善待水族大妖王。

    無論是哪一族的大妖王,都是萬界極為重要的力量。

    最後,方運望向整座長江。

    不斷奔涌的長江猶如一條玉帶分開大地,一直綿延到東方的盡頭,彷彿與天相接,只看一眼,便能讓人心胸開闊,心神舒暢。

    方運轉身,慶君已經與其他人寒暄完。

    方運走向會場最前面的一桌,那裡都是景國大儒。

    州牧董文叢走過來,暗中傳音道:「還有幾位大儒即將抵達,等還是不等?」

    方運神念掃過官印,看了一下時間,傳音道:「等過了午時便開始。」

    董文叢又道:「張龍象行蹤詭秘,我用官印都無法探查,我看,您不如用官印找到他,然後悄悄盯著,避免他引來禍事。此次禁止他人登岳陽樓,就是避免慶江商行那些人鬧事。」

    方運微笑道:「張龍象的行跡已經暴露無遺,你不用擔心。」

    董文叢鬆了口氣,道:「如此便好。對了……您擔心的事已經發生,不過幸好早有準備,我與方守業都督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只要您一聲令下,便能將他們一網打盡!」

    「如此甚好。」方運輕輕點頭。

    「但是……那些外部的賊人,在下一個都沒發現,毫無頭緒。」

    「那些人你無須在意,我會解決。」

    「屬下告退。」

    董文叢說完匆匆離開,走到樓梯的時候,回頭望了一眼在場的眾多大儒大學士,臉上閃過遺憾之色,自己是象州牧,可以強行留在這裡跟人族最傑出的人攀上交情,哪怕只是一面之緣,在將來也有大用處。但是,這些人只能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

    董文叢最後看了方運一眼,邁步下樓。

    對董文叢來說,只有方運才是能雪中送炭的那個人,自己只要努力辦好今天的文會,即便與這些大人物一句話都沒說過,也會獲得應有的獎賞。

    方運看著董文叢離去,便舉起酒杯,先敬同一張桌子的人,有文相姜河川,有右相曹德安,有陳家家主陳銘鼎……等等這些景國的大儒。

    隨後,陸續有大儒趕到,有蜀國大儒賽霄宇,有雲國大儒雲慶玉,有悅國大儒許豪……

    午時剛過,岳陽樓上紫衣飄飄。

    岳陽樓上竟然坐了七十六位大儒。

    即便是當年第一次兩界山大戰的時候,也只有三次參戰的大儒超過這個人數。

    以至於有人在論榜上發文討論此事後,各地讀書人抓耳撓腮,全都想闖到岳陽樓上一觀眾位大儒的風采。

    人族歷史上,從未有如此多的大儒因為一場一州級別的文會聚集在一起。

    這讓一些宗家人雷家人在論榜上抱怨,其中大多數大儒明顯是沖著方運去的,說是兩不相幫,但張龍象明顯處於劣勢,這很不公平。

    未時一到,正是軍中時間下午一點,方運輕咳一聲,起身面向所有賓客。

    原本熱鬧的岳陽樓瞬間靜下來。

    在場侍候賓客的侍女侍者個個心驚,暗道這些大人物真可怕,明明已經身居高位,可在這時候的反應比最精銳的士兵都更整齊劃一,他們這些侍女侍者已經夠訓練有素,但竟然是看到這些大儒有所動作后才意識到方運要講話。

    方運微微一笑,掃視眾人,道:「此次文會前的小聚,我還有些忐忑,生怕慢待了諸位。河川先生說,方運,你不要緊張,現在巴陵城是大儒滿地走,大學士多如狗,往人群里扔一塊磚頭,至少能砸到三個翰林,沒什麼可怕的。」

    許多人笑起來,在場的大儒們心念赤誠,一聽便知道這不是姜河川的話,而是方運活躍氣氛故意如此說,同時表達自己對諸位大儒的敬重,沒有因為自己是虛聖就端著架子,與穿戴三旒平天冠的慶君完全不同。

    「不過……現在最緊張的不是我,而是武國、慶國與谷國的眾多將軍,萬一三位國君甚喜巴陵,流連忘返,不想歸國,他們是帶兵衝到象州呢,還是帶兵衝到象州呢?」

    眾人微笑,文會拿賓客開玩笑乃是常有的事,甚至有一些文會專門以相互諷刺為主題,用詞之毒辣讓人難以招架,甚至被一些老頑固批判。

    「到時候,慶國的大軍定然會最先衝到巴陵城下,畢竟他們熟悉道路。」方運微笑道。

    眾人一愣,隨後武君與一些人大笑起來。

    這話表面上是說慶國曾掌握象州,但實則在影射前不久宣武軍過境象州劫掠百姓,指責慶君治軍不嚴。

    大多數慶國大儒都沒有生氣,反而微笑,方運明顯沒有惡意,這種程度的諷刺其實在文會中很常見。

    慶君似乎也沒有生氣,只是乾笑。

    「第二個到的定然是谷國大軍,畢竟他們可以跟在慶國大軍後面。」

    這次笑的人少,谷國官員顯得有些尷尬,谷君也只能幹笑,因為方運諷刺得很准,谷國已經被宗聖的雜家弟子掌控,谷君只能當慶君的跟班。

    「不過,武君與谷君應該能按時回國,只有慶君會晚回去幾天,畢竟他剛到巴陵就被老相好們包圍。」

    這次笑聲更大,方運不僅嘲諷慶君好色,還指出慶君疑似與花青娘等慶江商行的花女有一腿。

    慶君這一次絲毫沒有生氣,反而有些得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