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宗午源沒想到方運語氣如此嚴厲,只得狡辯道:「冤枉啊,在下真無此意,只是覺得您的反應過於激烈而已。」

    「本聖承載景國數億百姓、文武百官和與會讀書人的期盼,以兩州總督之身主持此次人族罕有的文會,無論意義還是性質,都非同尋常。本聖代替景國億萬子民與君臣接待各國國君、大儒與名士,第一杯酒未等敬上,就被你打斷,本聖還未追究你的責任,你反倒指責本聖反應過激?區區小事?是景國億萬百姓的期待事小,是景國文武百官的體面事小,還是在場百萬與會者的牽挂事小?我需要舌綻春雷,讓天下讀書人與巴陵城百姓評評理嗎?」方運盯著宗午源,字字如劍。

    方運一開口,天地間的氣息突然發生細微的變化,附近數百里的長江與洞庭湖波浪起伏,天空勁風吹動,整座巴陵城彷彿凝聚出一種威嚴浩大的意志,正在上空凝視宗午源。

    慶君當場變了臉色,本能地去看坐在旁邊的宗家家主宗甘雨。

    宗甘雨穩穩坐在那裡,彷彿沒看到自己的兒子深陷險境。

    「在下……考慮不周。」宗午源咬著牙擠出這六個字,這裡不是慶國,不在宗聖庇護之下,若是繼續硬頂,不知道方運會做出什麼事。但是,宗午源認為自己沒做錯什麼,是方運的故意刁難,那幾句話本就是爭論中常用的話而已,何至於鬧到如此大。

    「考慮不周?可笑。明明是你為人刻薄,連孔聖所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若我身後沒有億萬百姓,若我只是普通人,你就可以先出言挑釁,然後倒打一耙怪別人反應激烈?是別人都欠你的,還是必須像長輩一樣寵著你慣著你?」

    聽到這裡,許多人偷偷打量宗家家主宗甘雨,方運這話實際已經很客氣,換一種不客氣的說法,那便是:我們不是你爹媽,沒必要縱容你。

    若是再惡毒點,懷著挑撥離間的心思,甚至可以解讀方運當著宗甘雨的面在罵宗午源沒教養。

    宗午源聽出方運的潛台詞,氣得面色漲紅。

    但見方運風輕雲淡道:「區區小事而已,你何必如此生氣?」

    宗午源呆在原地,又氣又急,但在內心深處有個聲音說,方運說的沒錯,錯的是自己。

    在場的許多人突然微笑起來,輕輕點頭,尤其是那些心中偏向方運的人。

    陳銘鼎微笑道:「午源,伯父說幾句不中聽的話。論身份,方虛聖在你之上,他今天之言,雖非金科玉律,但也發人深省,你若能誠心實意接納,必能更進一步。」

    大儒周晴天點頭道:「能得方虛聖指點,是福氣。世人都以張龍象教子為楷模,今日一見,方虛聖也相差不遠。」

    一些慶國人愣住了,心道周晴天不是景國人,說這話什麼意思?到底是字面意思,還是在說方運剛才像訓兒子一樣訓宗午源?

    一些人心道這個方運真是太狠了,遇到地位低的,根本就懶得攻擊,直接進行教化,任宗午源有千般手段,只要被方運抓住把柄,一番話下來,不聽也得聽,聽也得聽。

    這種堪稱碾壓的反擊,宗午源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擾亂文會只是小事,不敬虛聖可是大錯。

    在場的慶國眾人很無奈,這就是地位高的好處。

    關鍵在於,連他們也有一絲心服,因為方運並不僅僅是為了反擊而反擊,是真的站在更高的角度在教導宗午源,不管意圖如何,但根據人族的道德來衡量,行為是好的,也能造成好的結果,那方運就沒有錯。

    若反抗,那宗午源就大錯特錯。

    而且,許多人也確實感覺到,方運就算生氣也是因為宗午源倒打一耙的行為,而不是宗午源的挑釁,說這些並非是反擊,更多的像是長輩在教育後輩,私心並不重。

    這個時候,宗午源終於醒悟,輸一次可能是對方僥倖,但連續兩次被各方面碾壓,這定然是自己找錯對手,對方畢竟是大學士,境界極高,思緒極快,玩任何小聰明小手段,都會被反擊得體無完膚。

    宗午源開始後悔,自己一開始就應該用最直接最基本的方式展開挑釁,不說那些沒用的話,咬定必須有張龍象在,不露絲毫破綻,方運必然無從下手。

    事到如今,宗午源知道大勢已去,自己若繼續糾纏下去,很可能和東城外的聶長舉一樣倒霉。

    「學生受教!」宗午源畢恭畢敬彎腰九十度作揖,正式認錯。

    方運微微一笑,道:「孺子可教。怪不得午德總在我面前提起你,你將來必然能與甘雨先生成為宗家支柱。」

    「學生愧不敢當。」宗午源雖然認輸,但心中憋屈,被一個比自己小十幾歲的人說「孺子可教」,而且是心中極恨之人,怎麼都無法釋懷。

    「犬子口出狂言,多謝方虛聖點破迷霧,悉心教導。」宗甘雨微笑起身,話語中有著強大的力量,讓人如沐春風。

    「甘雨先生客氣。」方運道。

    宗午源聽到父親的聲音,突然清醒,立刻覺察到自己的心態失衡,若繼續下去,極可能文膽蒙塵,心中感激父親,卻更加憎恨方運,認定是方運在搞鬼,想壞自己聖道。

    方運看了宗午源一眼,從他的眼中覺察到那抹憎恨,心道此人天賦在宗午德之上,但心思卻遠不如宗午德赤誠,兩人將來成就必然會逐漸拉大。此人若非宗午德的兄長,自己根本無須用這種近乎教導的方式,直接用更激烈的手段亂其心神,裂其文膽。

    宗午源慢慢坐下,輕輕嘆氣。

    慶國眾人無奈,可景國眾人則不斷點頭,方運的言行幾乎是讀書人的典範,面對慶君毫不相讓,面對地位較低的宗午源則教化與教訓並重,同時達到想要的結果,讓任何人都挑不出錯,實乃大家風範。

    方運再次為自己倒酒,然後舉杯道:「方運敬諸位一杯。」

    所有人起身,舉著酒杯,然後一飲而盡。

    「此次洞庭宴會,只談風月。」方運微笑道。

    宗午源從方運的目光中看到一絲寒意,方運這是定下規矩,若自己再挑釁,那麼將會遭遇滅頂之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