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宴會很快變得熱鬧起來。

    慶國和谷國的人故意抬高張龍象,但不貶低方運,而景國之人則抬高方運,也不貶低張龍象,至於其他讀書人則站在自己的角度,或喜歡張龍象,或喜歡方運。

    由於之前慶君與宗午源都吃了暗虧,慶國之人談論詩句的時候都點到為止,所以宴會的氣氛異常融洽。

    聊了許久,該說的都差不多了,就有人提議,讓方運作詩,畢竟今天張龍象已經作了兩首詩。

    方運笑著回答說見到張龍象必然會提筆,搪塞過去。

    時間徐徐過去,下午四點左右,宴會基本結束,岳陽樓上已經拾掇乾淨。

    董文叢走過來,一一通知每一桌的客人,日落之前一刻鐘,請眾人下樓,去岳陽樓下的坐席,這岳陽樓上,最終留給方運與張龍象文比。

    眾人或依舊坐在桌前,或站到城樓邊遠望天地,還有幾位大儒詩興大發,也不顧文會沒開始,當場作詩,惹得岳陽樓外的讀書人紛紛稱讚。

    方運則一直坐在座位上養精蓄銳,他手握濟王官印,可以從高空俯視全城,岳陽樓外無論發生了什麼,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臨近五點,方運突然微微一笑。

    一旁的姜河川正在修鍊,他的雙目中自蘊一片晴空,不斷變幻,目光未變,但開口道:「文會未開始,頗為無趣,你若發現好事,說來聽聽。」

    在場的大儒或近或遠,但都有目見千里、耳聽一城的可怕能力,或明或暗關注方運。

    方運微笑道:「也沒什麼,左相大人穿便服駕臨,剛剛上岸。」

    柳山是宗聖的執道者,地位尊崇,即便是宗家人看到,也會敬之如宗聖之子,宗午源等後輩看到,都需要先行禮。

    一些人或站在城牆邊尋找,或神念凌空,俯視下方,尋找柳山。

    姜河川聽到柳山穿便服而來,微笑道:「有意思。」

    宗午源等慶國之人的神色卻有些細微的變化,柳山與宗家的關係已經人盡皆知,他若穿文位服或官府抵達此地,必然要被請到岳陽樓上或甲席,那他的身份會變得微妙,既不能支持張龍象,也不能支持方運,穿便服似乎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往更深層次想,柳山此次穿便服,是對慶國沒有信心,若是柳山相信此次張龍象必贏,完全可以以左相之身阻撓方運,幫助宗家與慶國。

    方運與姜河川等人卻想到另一個可能,此次慶君與宗家的行動,可能未對柳山全盤托出,導致柳山有所顧慮。當然,也不排除柳山老奸巨猾,另有手段。

    在太陽即將落山、月亮即將升起的時候,岳陽樓上的人全部走下城牆,走到城牆外。

    在這些大儒國君走出來的時候,文會現場的所有人全部起身站立。

    三百七十餘萬人正在岳陽樓外的草地沙灘上。

    岳陽樓下,有一處高台,高台之前,坐席依次分佈。

    甲席都是一人一座,每人面前都有一張方桌,按照國度分佈,這些人只要稍稍抬頭,便能看到岳陽樓上的人,甚至能聽到上面的話語聲。

    等這些國君與大儒落座,後面乙席上的大學士才坐下,從乙席開始,都不是單人單桌,之後丙席落座,最後丁席與末席的人物坐下。

    在丙席的一處普通的角落,坐著一些年輕的讀書人,這些人都是進士。

    不遠處一些人對這兩桌讀書人指指點點。

    「你們看那裡,明明只是進士,卻坐在丙席,怕是來頭不小。」

    「什麼來頭不小,無非是些世家紈絝而已,若非世家弟子,進士豈能與翰林在一起?」

    「你們仔細瞧瞧其中一人,那是顏域空!這些人,都是方虛聖的聖墟友人!」

    「咳咳……」之前那人異常尷尬。

    丙席間,李繁銘一腳把大兔子踢走,笑著對近處的友人道:「多虧方運文比張龍象,不然咱們聖墟兄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次聚到一起,來,干一杯。」

    眾人一飲而盡,華玉青道:「我等已經結束聖院的修習,各奔東西,但現在文界通道消耗減少,兩年見一次面倒也不難。不過,那位可不好見。」華玉青說著,輕挑下巴,示意眾人看前方。

    眾人望去,華玉青指的正是方運。

    「沒辦法,如果說我等在五十年後能肩擔人族危難,那他現在就已經影響人族興衰。咱們現在還在學習,還在積累,還在磨礪,他現在做的事,我等即便在顛峰時期也未必能做到。他忙,就讓他去吧。」

    「的確。他不過是一次文比,就惹得天下英傑盡聚於此,我等這輩子恐怕都做不到了。」

    「只是他現在也不輕鬆,此次文會暗流涌動,估計諸位也能猜到一二。」

    「一群蠅營狗苟的宵小,豈是方運的對手!」

    「你們看,方運站起來了。」

    太陽最後的邊緣沉入西方,在天空留下片片雲霞。

    文曲星高懸正中,代替太陽成為天空中最亮的星體。

    東方的天空本來最暗,但是,一縷銀光以極慢的速度升起,並迅速變大。

    日沉月升,時辰已到。

    從高空看去,巴陵城城西的城牆分割內外,而岳陽樓作為西城牆的中心城樓,屹立在天地間。

    在岳陽樓下,文會的席位陸續向外擴散,形成了扇形場地,收納參與文會的所有精英。

    在末席的後面草地,許多人坐在長凳之上,人數已過百萬,在更外圍之處,大量的人或站立或席地而坐,從草地一直綿延到江邊的沙灘。

    長江與岳陽樓之間的空地,已經被黑壓壓的人群佔據。

    長江之水清亮泛光,江面上數不清的臨時海眼已經消散,許多水妖正排著整齊的隊伍浮在水面,用充滿靈性的目光望著岳陽樓下的人,望著方運。

    不止文星龍爵封地水域的水妖浮出水面,遠遠望去,洞庭湖的水面與遠處長江的水面,都浮現密密麻麻的水妖。

    洞庭蛟王亦從水中露出半個腦袋,遠望岳陽樓。

    在方運起身後,會場各處的人很快發覺,僅僅三息,聚集著三百餘萬人族和千萬水妖的岳陽樓前,竟然鴉雀無聲。

    「岳陽樓中秋文會,開始!」

    方運的舌綻春雷傳千里。

    .
最近更新小說